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在线阅读 - 第387章 非法聚会

第387章 非法聚会

        在安排好修葺逍遥客栈等事,又叮嘱萧金衍不要误了时间后,第二日李倾城就离开了苏州。

        婚期将近,他还有许多事要做。虽然包喜糖、剪窗花、装饰婚房这种事都有家中仆役来做,但家族之中有些重要之事,却要他亲自出马,此外还要去一些重要人物家送请帖。

        这也是李小花的意思。

        按李倾城想法,他与李金瓶成亲,是两人之间的事,在族内亲戚之间摆场婚宴就行,但李小花作为家主,自己儿子的婚礼,那可是今年族内除了祭祖大典中外的头等大事,更何况,他还想着李倾城将来能够接班,所以邀请了各路人马。

        由于祭祖大典,还有许多人并未离去,如此一来,再组织一场盛事,倒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婚宴嘛,图的是热闹。

        所以李倾城只得从了父亲的意思,毕竟,娶李金瓶这件事,在族内曾引起不小的争议,要不是李小花力挺,也不会这么顺利。李倾城才将全家族拯救于危难之间,有人再提此事,那就是不开眼了。

        至于武林大会,李倾城并不感兴趣。

        如今武林联盟在江湖之中的存在感太低了,每年除了交会费之时会喊几嗓子外,其余时间,都不怎么办人事。尤其是这位左盟主,这几年挪用会费四处游山玩水,每到一处,就宣扬他那一套江湖和平、止戈纷争的理论,真正落到实处的政策,一个也没有。

        比如数百年来,武林大会禁止唐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暴雨梨花针,结果在他任期之内,死灰复燃。比如西域尸魔徒弟唐糖出现在江湖上,她的生化武器,也曾引起各大门派的恐慌。

        在左斯坦那一套理论没有作用之后,他又开始跟环境保护杠上了,不知从哪里找来个无知少女,姓郝,名戴幽,宣称“修炼真气破坏臭氧层”,四处走穴,每次开口第一句话,尔敢如何如何等等,?被江湖人取了个诨号,“好带油”少女。

        这边是武林联盟的现状。

        萧金衍当年当盟主之时,年轻气盛,又仗着登闻院的势力,在江湖上也算做了不少实事,比如挪用登闻院银子赈灾等,当然也做了不少荒唐事,但总而言之,要比左斯坦要强那么一点点。

        当然了,左斯坦口中是绝不会承认的,新盟主上任,如何快速树立威信?那就是全面否定前任,不论对错,一概否决。错的决定,要坚定不移的否决,并夸大坏处,正确的决定,也要温水煮蛙。只有如此,才能重新拉拢和聚集新的死心塌地之人。

        至于人的水平与能力?

        谁在乎?

        只要没人威胁到左盟主地位就可以,那些不听话的门派,直接驱逐出去,反正还有许多人排着队想要混进来。而四大世家、八大门派,更不会将他们放在眼中,反正武林联盟只是他们争夺利益的一个工具,如夜壶一样,用的时候,喊来说几句,用过之后,弃之如弊履。

        左盟主也有自知之明,对上拼命讨好一流门派,打压二流门派,拉拢三流门派,在江湖各大势力之间博弈,所以,这几年来,左盟主以一个知玄境的修为,统领武林联盟多年而没有下台,与其采取的方针政策息息相关。

        而招惹了东方暖暖,是左盟主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决定。若干年来,江湖之上虽然淡化了正邪对立,但光明神教有魔教的传承,行事我行我素,又保持一种相对神秘状态,同时还不怎么搞公益和宣传,口碑并不太好,所以当东方暖暖提议赞助武林联盟之时,他还犹豫了一下,然而当东方暖暖给他下了毒之后,他只能妥协。

        萧金衍帮了半天忙,又趁机去原来的小镇,找了几个朋友叙叙旧,到了第三日一大早,他与宝路就被范无常喊起来,开始忙里忙外,拉横幅,做水牌。

        范无常特意穿了一身崭新的绸缎,大清早就站在门口,迎接前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豪杰。

        日上三竿,依旧没有人来,范无常有些慌了神,心说难道自己记错时间了?派人去天香楼询问武林联盟的人,再三确认,才放下心来。

        临近正午。

        “左盟主到!”

        左斯坦带着五六个武林联盟理事,还有一名十六七岁少女,踏入逍遥客栈,范无常上前拱手,道:“左盟主莅临逍遥客栈,真是令小店蓬荜生辉啊。”

        左斯坦没听过这个客栈,总觉得不怎么入流,但看到范无常满脸期待的样子,心中暗想,果然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仰着头,“嗯”了一声。

        生人面前,得端着架子,尤其是堂堂武林盟主,得有武林盟主的气魄,自己身份尊贵,能少说就少说,总不能连个破店老板,自己都要和颜悦色吧。

        左斯坦四下打量客栈,虽然不大,但好歹收拾的干净,问,“人都到齐了吗?”

        范无常道,“算上您六位,来了十来个人了。”

        “那就再等等。”

        他脸色并不好看,苏州城虽然没有一流门派,算上江南一带,也有三四十股势力,武林盟主,号令江湖,盟主令一出,就算掌门不来,也得派几个副掌门、长老来给个面子吧。

        左斯坦问属下,“你怎么通知的?”

        那属下连道,“盟主,我们这些天快马加鞭,盟主令确实发出去了,而且都拿到回执了。”

        “若正午之前,人来不及,唯你是问!”

        那人见状,连道,“我再去催催,兴许路上堵了。”说罢,一溜烟跑出去,径直向城东劳工市场奔去。

        左斯坦背负双手,来到一张八仙桌前,挑了个凳子,一屁股坐了下来。

        哗啦!

        前两日宝路与萧金衍打架时,不小心损坏了几个凳子,范无常为了省钱,凑合拼了一下,并没有修好,本来武林大会在二楼,没想到,左斯坦却正坐在了上面。

        左斯坦坐在地上,脸色阴沉。

        范无常连道,“不愧是武林盟主,行走坐卧都有神功护体,轻轻一下,就将我这百年沉船木的凳子坐坏了,佩服!”

        这一通马屁,让左斯坦心中十分舒坦,先前的捕快抛之脑后。范无常又搬来一只凳子,自己先试了试没问题,才道,“盟主请坐!”

        又对后厨喊道,“还不上茶!”

        萧金衍端着茶水,来到大厅之中,站在了左斯坦身后,道,“盟主请用茶!”

        在场众人都是武林联盟的人,但萧金衍当武林盟主已是七八年前的事了,盟中的老人早已退隐的退隐,被打压的打压,都不认识萧金衍。

        左斯坦头也不抬,端起茶,饮了一口,噗的喷了出来。

        “这是茶,还是盐?范老板,你们店做事就这么不用心吗?”

        萧金衍笑道,“这是上等的海盐,经过八道工序炮制而成的盐茶,我们伙计半夜去寒山寺挑的井水,盟主怎能说我们不用心?”

        左斯坦皱着眉,“那还不一样是盐?”

        同来的少女道,“盟主,依我看,他就是故意的,这小子油嘴滑舌嬉皮笑脸,长得很不环保,若不施以惩戒,怕是坠了咱们武林联盟?威名!”

        萧金衍看了她一眼,“左盟主还没开口,你就替盟主做决定,难道不怕落了左盟主的威名吗?”

        “尔敢用这种口气跟本姑娘说话?”

        “姑娘怎么称呼?”

        “郝戴幽。”少女道,“你一个伙计,想必没有听过。”

        左斯坦道,“小郝啊,少说两句,一会儿给你说话的机会。”又对萧金衍道,“还不给姑娘赔礼?”

        萧金衍笑道,“不如我给左盟主赔礼?”

        左斯坦听着声音耳熟,回过头来,看到是萧金衍,猛然一惊,愕然道,“怎么是你?”

        萧金衍摆摆手,“这不被人拉来当壮丁吗。”

        萧金衍虽然看不惯左斯坦这等装腔作势的做派,但对他也没什么恶感,反正这个武林盟主是自己不想做的,他不过是趁势抓住了机会而已。

        萧金衍的名声,如今在江湖上并不好,尤其是在隐阳城与江湖同道翻脸,杀了若干江湖同道,算是公然与各大门派为敌。为此,许多门派还发函来质疑,为何武林联盟不将他纳入黑名单,还有人建议武林联盟发动盟主令,追杀萧金衍。

        但左斯坦怕得罪了登闻院,一直装聋作哑,等李纯铁一失势,光明神教又找上门来,将讨伐他的事抛之脑后了。

        郝戴幽问,“盟主认识此人?”

        左斯坦苦笑道,“他是萧金衍。”

        郝戴幽闻言,柳眉倒竖,“原来是一个江湖败类,今日召开武林大会,正缺一个由头,不如先杀了这小子来祭天?”

        萧金衍见少女如此无理,道,“郝戴幽!”

        少女道,“为何不敢?”

        左斯坦想了想自己中的毒,摆了摆手,“是东方圣女请你来的吧?算了,我不跟你计较,范老板,麻烦你去再泡一壶茶。”

        不多时,范无常端了一壶高碎,给左斯坦倒了一杯,刚才海盐入口,嘴中发苦,也察觉不出茶的好坏来。

        范无常问,“茶还可口?我珍藏了二十多年的好茶。”

        左斯坦板着脸,“凑合。”

        这时,东方暖暖从店外走了进来,看到场内众人,脸色一沉,“左盟主,怎么才这么几个人?”

        左斯坦被东方暖暖拿捏的死死的,连站起身,“圣女息怒,人还在路上,想必马上就要到了。”

        话音刚落,门外来了三四十人。

        这些人衣衫陈旧,穿着打扮都是乡下人,有的拿着扫帚,有的挑着馄饨担子,还有人端着糖炒栗子。

        左斯坦皱眉,望了属下一眼。

        那属下连忙向门口退了几步。

        东方暖暖故作不悦,“这都是些什么人?“

        左斯坦怕她怪自己办事不力,连道,“容我向圣女介绍一下。”他指拿着扫帚的光头道,“这位是少林寺藏经阁的扫地僧。”

        “这位卖馄饨的,是衡山派刘掌门的师弟何三七。”

        左斯坦哈哈一笑,“这位则是卖糖炒栗子的熊姥姥!”他拿起一个栗子,剥开了放入口中,“熊姥姥,今天的糖炒栗子,没有放毒啊。”

        那老妪道,“奶奶个熊,你家糖炒栗子才放毒呢!要不是看在那小子买了我三十斤栗子的份上,我才不惜得来!”

        左斯坦一脸尴尬,随便介绍道,“这位卖白菜的是白菜帮帮主,那位乞丐打扮的是丐帮的无袋长老,都是江湖中成名已久的英雄。”

        “是吗?”

        “圣女,您久不在江湖,却不知江湖之人,大隐隐于市。”他指了指萧金衍,“您看,连前任武林盟主,都在这里端茶倒水。还有旁边那个和尚,一看就是金刚不败之身。不信你看!”

        左斯坦对宝路道,“和尚!”

        宝路瓮声道,“干啥?”

        左斯坦道,“我这里有十两银子,你打我一拳,若能打倒我,这块银子便是你的。”

        宝路挠头问,“有这等好事?”

        “在下武林盟主,说话当然算话。”他心中打定主意,若和尚来打,他便装作对方内力高强,然后顺势跌倒在地,尽量做出疼痛状,演得像一些,来蒙混过关。

        宝路来到他身前,“我真打了。”

        左斯坦站定,运起内力,顷刻间,衣衫无风自起,浑身鼓胀,显然是用上了真本事。

        躲在门口的那属下,心说这个和尚可不是他花钱雇来的,一会儿可别穿帮。

        宝路一拳轰出。

        左斯坦整个人向后飞去,径直撞烂了门,跌在了门口之外,左斯坦躺在地上,只觉得胸口如被重锤轰了一下,浑身真气紊乱,终于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想要站起来,可浑身使不出力气,对那属下道,“过来扶我一把!”

        那属下连过去,将他搀起来,低声对左斯坦道,“盟主,您演得可真像!”

        左斯坦现在只想将他揍一顿。

        他心中暗骂,李正义推荐的什么破店,连个跑堂的都有这么高身手。

        回到客栈,宝路一伸手,“拿银子来。”

        左斯坦兑现诺言,将银子递过去。

        宝路得了银子,心中欢喜,道,“再来一拳,我给你打个折,只收五两!”

        左斯坦心说再来一拳,不用你打折,我这身老骨头怕是要骨折了,连连推辞,“好汉不必了。”

        东方暖暖满意的点点头,“不错,这和尚确实有些本事。左盟主伤得不轻啊。”

        “为圣女办事,不敢有半点偷懒。”

        东方暖暖道:“坐下说吧。”

        左斯坦感激涕零,来到凳子前,先用手试了试,确定凳子没问题后,才坐下。

        他看到范无常在旁边偷笑,喝道,“愣着干嘛,还不倒茶?”

        范无常连端着茶过来,给他倒了一杯,又来到东方暖暖这边,给她倒茶,“姑娘也喝一杯吧。”

        东方暖暖连站起身,侧身避过,道:“谢谢。”

        已是午时,眼见二百人的武林大会,只来了三四十人,范无常心中打鼓,口中低声嘟囔,“三十,十一,三。”

        这时,李正义来到客栈,身后跟着若干江湖中人。

        “正义堂李正义,率江南武林同道,来参加武林大会。”

        左斯坦不悦道,“怎么才来?”

        “路上发生了点事,耽搁了些时间。”

        话音刚落,门外众人纷纷报上家门。

        “江南鬼头帮,前来赴会,见过东方圣女。”

        “无锡无双门刘长水夫妇,前来赴会,见过东方圣女。”

        一时间,众人纷纷自报家门。

        左斯坦心想,这些门派,在江湖上虽然略有名气,有些人也是成名高手,但干得都是绿林之事,算是旁门左道,一直被排斥在武林联盟之外,怎得今日齐齐来了?

        转念一想,原来,他们都是冲着东方暖暖来的。

        范无常继续道,“十九,二十三。”

        萧金衍见他自言自语,奇道,“你在算什么呢?”

        范无常道,“一共八十六人。”

        “那又如何?”

        范无常沉着脸,看着门口来了三十余人,挑着十几个食柜来到逍遥客栈门口,为首一人道,“哪一位是范老板?”

        萧金衍指了指范无常,“这位是。”

        “您在醉仙居定了二百人的饭,我们从昨夜一直忙到现在,总算赶着饭点儿,跟您送来了。”

        范无常浑身发冷,颤声道,“能不能退掉一百二十份?”

        那人道,“这三天,范老板每天都去盯着,我们醉仙楼推了其他生意,专门来准备您这里的饭菜,您说退就退,我们也没法跟东家交代啊。”

        范无常有些慌了,四百两银子啊,本来好大一笔生意,谁料来的人这么不靠谱,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萧金衍都有些同情他了。

        东方暖暖道,“不用退,再等等。”

        又过了片刻,只觉长街之上人影攒动。

        “光明神教左右护法郑玉飞、任鹏举,前来赴会,见过圣女!”

        “光明神教四大长老前来赴会,见过圣女!”

        一时间,左右护法、四大长老、十八尊者这些光明神教之人,纷纷抵达逍遥客栈。

        当年,宇文天禄夺权,以前教内的老人,或退隐,或被逼出山门,其余势力,被宇文天禄以八大邪王为主力,收编到一笑堂之中,如今宇文天禄倒台,这些人又纷纷出山。

        就在这时,听到有人道:“光明神教八大邪王行六,无法无天吴法天,前来赴会,见过圣女!”

        “光明神教八大邪王行五,人面鬼心柳桃花,前来赴会,见过圣女!”

        顷刻间,又来了四人。

        八大邪王之中,除了宇文天禄外,血魔影孙无踪被萧金衍斩杀,赵无极在西楚境内失踪,剩下的这五人,来了四人。

        左斯坦心中暗叫,这哪里是武林大会,这分明是魔教非法聚会!今日之事,他日若是传了出去,堂堂武林盟主与魔教混在一起,这盟主以后可怎么做?

        要不要通知官府?

        可自己身中剧毒,小命不保啊。

        这时候门外又有人道,“光明神教八大邪王行八,白面书生戚成威前来赴会,见过圣女!”

        左斯坦心中惊呼,“戚成威?苏州知府?”

        东方暖暖淡淡道,“戚知府,众人之中,属你最近,来得却是最晚,架子可不小。”

        戚成威连躬身道,“今日神教与江湖中人齐聚逍遥客栈,属下不敢怠慢,一早就派人封街,待交代完毕之后,才敢过来。还请圣女恕罪!”

        东方暖暖神色稍缓,对众人道,“来的差不多了,先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