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历史小说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单骑

第四百九十八章 单骑

        阴天与晴天的一大不同,在于无法判断时辰,有时让人甚至分不清上午和下午。

        自从刃族的战船被鲲头舰轰得只剩下十之一二,已经过去了小半日。幸存的战船在珲英布下的冰层中找到了通往东北方的一个小缺口,那里也是相对离滨州码头岸边最接近的地方。

        船上的士兵已是拼死护住扮成温和模样的温兰,尽管他们也略微感到有些诧异,为何温枢密比起平时来要显得脾气暴躁了些,但显然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些细节。

        而温兰则意外地发现,迄今为止他自以为以威严治军所赢得的尊敬也许还真比不上弟弟温和平日宽仁待下博来的好感。

        他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离不开弟弟,刚柔并济才是兄弟二人最好的互补。

        当然,他不会知道这个时候在瀚江江面上温和以王舰直奔鲲头舰的事,他心中除了忐忑和猜测这种玄无边际情绪以外,完全摸不着底。

        回顾身边,能护卫自己的卫士只剩下区区三四百人。罗布儿留下的金甲兵基本上都被沉了江,刃族……怕是要名存实亡了。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温兰强硬的性子没有允许这种软弱而消极的念头在脑海中停留太久。

        逃出滨州,一路向东!

        只要能入了太液城,可攻可守可退霖州,宝坻城还在自己手中,莫大虬手中也还有钱有粮,一切都可以重新再来。

        没错,重头再来!

        温兰几乎在赶走绝望念头的同时已经想出了一个恶毒的对策。

        不如干脆撤回到镰谷,把谷口用火雷炸坍后以碎石封死。

        不管是碧海人、苍梧人还是琉夏人,不过是因为有自己这个共同敌人才会一时间蛇鼠一窝地聚在一起。只要堵住镰谷,再加以时日,他们之间必然会生出嫌隙窝里反,而自己则可以在宝坻城休养生息,最重要的是,把珲英这个叛徒一并丢给他们,不怕他们不生出内乱来……

        温兰一言不发地骑着快马带着那三四百人朝东疾行。

        他忽然想到,珲英是叛徒,那么血族的祁烈呢?会不会也是同谋之一呢?温兰仔细回想先前的每一个细节,依然说不出祁烈有什么异常,除了临阵忽然退兵上了岸。

        但是此时此刻,温兰已经无法冒险去相信一个本来就对自己怀恨在心的人。他所处的局面已是几近崩溃边缘,禁不起任何风吹草动的试探。

        就在这时,他隐隐觉察到前方有些不对劲。

        虽然林中看似空无一人,但他分明能感到一阵杀气。身为伊穆兰刃族来说,这杀气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

        血族……

        温兰急急地勒住马头,朝远处看去,然而已经迟了。

        岔路口处传来一阵战马嘶鸣声,显然已将前方的道路全部封住。

        此时,半空中一枝箭矢飞过,响起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血族的劈风箭!

        能射此箭者当世只有一人……绝不会错,祁烈就在附近!

        温兰心中一惊,已是勒转了马头。

        身周数百金甲兵都知道血族骑兵的厉害,事已至此,知晓逃脱无望,纷纷涌到温兰身前。

        “请温枢密走小路,此处自有我等挡住血族!”

        温兰听见远处渐渐响起嘈乱的马蹄声,知道再不走便真要来不及,只得纵马朝左侧丛林中一纵,独自逃了。

        向东去的大路被祁烈封了,还有哪里可以去?

        温兰对着马屁股急急地抽了几鞭,忽然想到了什么。

        北面的落英湖。

        树林茂密,地上的枯枝败叶可掩住马蹄的足迹,湖水声震耳欲聋,也不会被听到的动静。虽然要向北迂回一阵,但确实是个难觅行踪的去处,当初无论是朱玉潇还是苏晓尘,从落英湖畔被劫走时都是无声无息不曾留半分痕迹……

        是了,从落英湖边绕过去!

        温兰心中主意一定便不再踌躇,全力向前策马疾奔。

        时值初春未至,落英湖南面的树林中正是枝枯叶黄之时,疏疏落落的枝杈交驳间,透着说不出的荒凉。

        温兰急急向前赶路时,隐隐约约瞧见前方树下坐着一人。

        他以为又是有人埋伏在此,急忙勒住马头,再仔细看去,发现那人动也不动。

        温兰瞧着有些狐疑,便小心向前靠近。不料凑近一看不觉一惊。

        靠着树干坐着的正是林通胜,他双手尚握着拳,垂头颓胸

        看他脸色灰白身上的血迹已是墨黑色,显然已死去多时了。

        “原来是死了……”

        温兰喃喃道。

        温和还说这世上没有谁能杀得了林通胜……所以自己以为林通胜一定是临阵脱逃了,可现在看来显然没有。

        看似暗怀异心的,却不曾背叛。看似温顺服从的,却背后捅刀。

        “哈哈哈哈。”树林中爆发出一阵剧烈的笑声。

        我温兰纵横世间数十年,自诩看人无数,没想到到了这把年纪依然还是会看走了眼。

        他忽觉得一股悲凉堵上心口,痛得险些跌下马来。

        林通胜算是他半个老师,但多年来彼此又颇有些戒备。俩人之间没什么交情,不过是因为利益而相安无事。

        可人与人之间,因利益而联手的关系有时反而更牢固,也不拖泥带水,干干脆脆。

        温兰下了马,朝着林通胜深深行了一礼,心中默念。

        你与我弟弟情谊颇深,恰好我现在又是扮成了温和的模样,也权当是代他来送一送你罢。

        行罢礼,温兰复又上了马,继续向前赶路。

        他忽然想起自己的父亲第一次带他入苍梧的时候,好像走得也是这条路。那时他曾经感慨这落英湖畔风景如画,想在沙柯耶大都也造一方这样的瀑布来,哪怕只是瀑布的一角……

        然而父亲那时的话让他一辈子也不能忘记。

        “有了中意的,就该去夺过来,而不是照着样子再做一个。”

        锦绣河山,能者掌之。

        不夺了这天下,真是辜负了此生。

        温和曾问过自己,夺了天下又将交托于谁。

        其实自己何曾在乎过……就譬如那牡丹,若能镇得群芳,一季足矣,何必去在乎能不能结果呢。

        ————————————

        今日精神不好,更新篇幅略短,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