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叫白小花

第二百三十七章 你叫白小花

        鬼脸姐心里顿时有点懵,如果这个时候,白牧野转身跑回到飞车上开车就跑,十有八九还是有机会的!

        不行!

        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怎么了……”鬼脸姐虚弱的道。

        白牧野皱着眉头。

        鬼脸姐看着白牧野的表情,心说皱眉头都那么帅!

        跟他比起来,无数当红的男明星简直就是渣呀!

        “没事,就是感觉……有点不安,”白牧野笑笑,“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说话间,他还四处踅摸一圈,一脸警惕的样子,然后一步步走进鬼脸姐。

        隐藏在暗中的吴不凡此刻无比紧张和激动。

        来了!

        终于来了!

        小东西,任你奸猾似鬼,还不是要喝老子的洗脚水?

        这个身材颀长相貌英俊得不像话的年轻人,关系到他的前途和未来!

        太好了,鬼脸姐……还是靠谱的!

        其他那些人则非常冷静,甚至连情绪波动都没有多少。

        因为这么多年,他们早都已经习惯了。

        都是一群莫得感情的杀手。

        执行一次任务而已,有什么可紧张和激动的?

        随着白牧野走近,鬼脸姐不知为何,心里竟然也升起了那么一丝紧张和犹豫。

        这样一个生在三级小城的俊美少年,和王爷能有什么仇?

        该不会是王爷看上了他的美貌……哦,天呐,我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回头会不会被王爷给灭口?

        正想着,白牧野已经弯下腰,作势要扶起鬼脸姐的样子。

        而鬼脸姐此刻,依然有些纠结,但她也清楚,这是最佳的动手时机。

        不过就在这时,却突然听见弯着腰的白牧野在她耳旁微笑着小声说道:“姐姐,如果你不是还有点人性在,现在的你,已经死了。”

        什么?

        鬼脸姐心中警兆大生!

        下意识的就要出手!

        可就在这一瞬间,白牧野的一只手,穿过她的脖子,已经搂在她肩头,在外人看来,就是要把她搀扶起来。

        然后鬼脸姐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控制符!

        他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拍了一张控制符在我身上!

        鬼脸姐心中大骇。

        每一次她动手之前,都会将目标研究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

        白牧野那么多的比赛视频,她当然都看过,甚至还不止看过一遍!

        虽说当时主要是在看那张脸,但白牧野的控制符也让她印象深刻。

        一旦被控,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可问题是,他手上,怎么会有符?

        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我被他看穿了?

        怎么可能?我还从来没出过差错!

        现在的我……是他老师呀!

        他为什么要控制自己的老师?

        难道这少年对董颖有什么想法不成?

        可惜,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没办法去问。

        白牧野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让她有种浑身冰冷的感觉。

        那些一闪而过的念头,都是瞎想。

        她知道,她一定是被看穿了!

        这简直堪称鬼脸姐这么多年来最重大的一次危机。

        在过去,她从来没有被拆穿过。

        比如刚刚骗吴念平那个小屁孩的时候,就很完美。

        被发现是因为她当时已经控制住了对方,不想演下去了,毕竟那孩子挺乖巧,没给她添乱。

        白牧野面色平静的架起了鬼脸姐,以他四级巅峰的力量,想要扶起一个不能动的女人,根本没有任何压力。

        跟扶着一个稻草人差不多。

        “别担心,我一定会尽快把你带进城里的!”

        白牧野大声说道。

        藏在暗中的那些人顿时懵逼了。

        这什么情况?

        鬼脸姐为啥不动手呀?

        吴不凡:这娘们被这小子的美色给迷住了?

        除了他之外,没人会这么想。

        鬼脸姐是干啥的?

        她是个杀手!

        就算没有彻底莫得感情,就算她厌倦了这个行当,可她终究不是刚入行的新嫩小菜鸟。

        这么多年来,被她这样暗杀的人不知有多少。

        所以,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从鬼脸姐所在的位置,到白牧野的车只有三十米左右的距离。

        如果他们不能尽快做出选择,那么下一刻,好容易被骗出来的目标就有可能带着鬼脸姐离开这!

        不能等了!

        吴不凡瞬间冲出来,怒吼道:“小畜生,哪里走!”

        刚刚他还觉得鬼脸姐靠谱,现在却觉得鬼脸姐就是天字第一号的超级大蠢货!

        人家说熊大无脑,你熊也不大,脑子呢?

        脑子哪去了?

        为什么不动手?

        带着强烈的愤懑,吴不凡直接冲向白牧野,以他九级灵战士的实力,试图直接拿下白牧野!

        一个买符打比赛的中级小符篆师罢了,现在他根本没有能力出符!

        弱鸡一只!

        他这一动,其他那些人也都没办法隐藏了,一个个分别从藏身之地冲出来,几乎刹那间,便将白牧野给团团围住。

        同时还有一个宗师级的灵战士,抬手就是一刀,将白牧野那辆普通小车一刀两断。

        白牧野眼睛瞬间瞪大,顿时怒了!

        凭什么啊?

        凭什么每次都要弄坏我的车?

        他记住了那个宗师的样子,待会让你最后一个死!

        还得拿你们那艘星际飞船来赔!

        一群辣鸡!

        白牧野面色平静,他一手扶着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鬼脸姐,另一只手自然垂下,看着已经冲上来的吴不凡,突然轻轻一笑。

        一张剑符,骤然飞出,对着吴不凡当胸穿过!

        快到吴不凡自己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就像子弹穿过人体的刹那,被击中的人是没什么反应的。

        总要过了那么一两秒,才会反应过来——卧槽我被干了?卧槽我要死了!

        恢复了宗师境界的白牧野,精神力驾驭剑符的速度可比子弹快多了。

        所以直到吴不凡冲到白牧野面前那一刻,才突然间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

        他一个标准的狗啃屎动作,扑倒在白牧野面前,给人感觉,像是五体投地的跪在那。

        他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

        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没有力气了?啊!我要死了!

        然后他就死了。

        垃圾就应该这么死,不配轰轰烈烈。

        剩下那些人,瞬间一片哗然。

        一个照面的功夫,他们的合作伙伴竟然就死了?

        只骂了一句人……就死了?

        死了?

        对这种人渣,白牧野没有任何同情和怜悯。

        他从漂亮姐那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所以不需要留任何活口去拷问他们。

        这时候有人注意到,鬼脸姐这么半天依然还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

        “操,资料有误,这小王八蛋是强大的符篆师!鬼脸姐中了他的符篆!拿下他……生死不论!”这群人的首领顿时大声咆哮起来。

        他是见识过强大的符篆师究竟有多可怕的!

        知道一旦给对方出符的时间,他们这群宗师境界的灵战士想要留住人家都难,更别说抓了!

        来之前,他背后的主子曾经说过,齐王对这小东西恨之入骨,恨不得他去死!

        既然如此,生擒还是尸体……有那么重要吗?

        干死再说!

        一群人,瞬间就要冲向白牧野。

        白牧野笑了笑,引发了这里的法阵符。

        轰!

        轰!

        轰!

        轰!

        一连串沉闷的爆响,如同弱化版的雷声一般。

        但威力……却是比雷声可怕多了!

        爆裂法阵连环爆炸,瞬间将这群杀手炸得人仰马翻。

        “这里风景不错,风水极佳!你看,三面环山,一面对水,坐西向东,每天都可以看见太阳初升,你们还真是帮自己选了一处上好的墓地呢。”白牧野微笑着在鬼脸姐耳边说道。

        这一刻,鬼脸姐魂飞魄散!

        跟这少年比起来,她算什么魔鬼?

        不过是藏在暗中,用见不得光手段去杀人的杀手罢了!

        这帅气得令人不忍心下手的少年,却光明正大套路了他们一群人!

        他们甚至连人家什么时候在这里布下的法阵符都不清楚,更不知道原来这少年的真正实力比展现出来的那些……还要高得多!

        白牧野吹着口哨,一手架着鬼脸姐往外溜溜达达的走,一手抄兜。

        一群人被困在爆裂法阵当中,看不见从他们身边溜达过去的白牧野,都惊慌失措的挣扎着,想要冲出这不断发生恐怖爆炸的法阵。

        可惜,都是徒劳的。

        这一次……可不是一秒钟。

        这次特别持久。

        直到白牧野走到外面,计算着控制符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才把鬼脸姐地上一扔。

        换成两手抄兜,转过身去,嘴里还叼了一根随手从地上拽起来的草。

        嗯,大自然的味道。

        他静静看着小山坳里面那群苦苦挣扎的人。

        耳畔想起大漂亮的话。

        “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每一个都是满手血腥,他们犯下的罪行,早都死有余辜。所以小白,姐姐不希望你心软。”

        “其实那个鬼脸姐也该死,她犯下的罪行,一点都不比其他人少。”

        “不过这个人挺有用的……如果真的能将这种人给收服了,对你未来的一些事情,应该会有帮助。”

        “但这种事,你自己选择就是。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白牧野在等待着,他在等着鬼脸姐做出选择。因为这会儿,鬼脸姐中的控制符,已经到时间了。

        小山坳里面的爆炸,依然还在继续当中。

        有那么三五个宗师级的灵战士,怕是灵力不低,竟然撑到现在,还在试图冲出去。

        这其中就包括那个一刀劈了白牧野车的家伙,一脸惶然。

        鬼脸姐发现自己突然间能动了!

        她本身就是一个刺客,刺杀对她来说就像吃饭喝水,特别简单自然!

        看着背对她站着的那道颀长身影,她的眼中露出犹疑之色。

        但这一次,可不是因为这小子太帅,而是别的。

        白牧野不知通过什么方式知晓了他们秘密,提前布局,在这地方将这么一群人活生生给坑死。

        别看现在那法阵中还有人苦苦撑,但早已是强弩之末,那些人活不久。

        那么,一个如此干脆果断的少年,会是那种给她机会让她偷袭的人吗?

        当然,也说不定对方对自己太自信了!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嘛。

        鬼脸姐不敢确定,她不敢赌,不敢动手!

        白牧野曾在她耳边说过,如果不是她还有那么一丝人性的话,她已经死了!

        说明他“看”到了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

        他并不想杀了我?!

        鬼脸姐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通了。

        所以她倒在那,并没有动,也没出手。但却幽幽说道:“别等了。”

        “你挺聪明。”白牧野没回头,吐出嘴里那根草,说了一句。

        “这算是给我一个活命的机会吗?”鬼脸姐问道。

        “我挺纠结的。”白牧野依然没回头,看着爆裂法阵最后的火焰吞噬了仅存的那几个杀手,然后回转身,看着鬼脸姐。

        “纠结不杀我的话,应该如何处置我么?”鬼脸姐此刻还是董颖的模样。

        “你能不能先把你这样子改改?我看着别扭。”白牧野皱眉。

        “好。”鬼脸姐也不去刺激白牧野,她知道少年人是经不得激的,尤其是这种杀伐果断的少年。

        她动作很快,恢复了本来样貌。

        特别普通,不好看,也不难看,跟刚才的样子简直天地之差。

        她看着白牧野说道:“我可以提供两个建议给您。”

        白牧野无声的看着她。

        “您已经是宗师级的符篆师了吧?”鬼脸姐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不是傻子,身为一个杀手,对各种知识都是要掌握一些的。一张控制符控了她两分多钟,接近三分钟的时间!

        而高级符篆师,根本不可能有这么久。

        白牧野没回答,依然静静看着她。

        没回答,就是一种默认。

        “我听说,宗师级符篆师精神力超强,可以用精神力催眠别人,也可以封印甚至抹除一部分记忆。更厉害的,还可以改变一个人记忆。您有没有这种能力?若是有,可以对我使用。如果能改变我的记忆,那就太好了!比如说,让我觉得,是出现了一个大高手,突然间杀得我们人仰马翻。反正您这种有资格被齐王恨的人,背后肯定不可能一点能量都没有。”

        鬼脸姐认真建议道:“这样一来,我捡条命,回去之后,还能误导很多人。”

        “另一种建议呢?”白牧野问道。

        鬼脸姐笑起来:“这种,我怕您不愿意用。”

        “你说说。”白牧野道。

        “同样,用您的精神力,改变我的记忆,让我觉得您才是我的主人。只是我这种两手血腥的人,没资格留在您的身边。”鬼脸姐轻声道。

        “这两种,都会彻底改变你的记忆,你甘心吗?”白牧野问道。

        “甘不甘心先不说,问题是我不想死呀!”鬼脸姐看着白牧野,“我很清楚,刚刚是您给我的一次机会。当然,我可以装作什么不知道的样子不提这茬,但我不愿抖这个机灵,没意思。大家谁都不是傻子,还不如干脆一点,诚实一点。”

        “你想选哪条路?”白牧野问道。

        “我还能选?”鬼脸姐看着白牧野,叹息道:“我这种人,从生下来就注定了这一生的命运,满手血腥罪恶滔天,哪有资格选?看您吧。另外,我再多说句废话,不然回头失去了记忆,就没有这个机会了。”

        白牧野看着她。

        “您真帅!”

        白牧野:“……”

        “咳咳……不是这个,不好意思,秃噜嘴了,我就算变成白痴也看得出您很帅……”鬼脸姐有点尴尬,“飞船上还有十几个人,那些人当中,同样有宗师境界的高手,而且这边的动静,他们说不定已经察觉到了。所以你想做什么,尽快。不然那边没准儿会驾驶飞船逃离。对了,还有一队人马,为了遮掩这件事,已经进了次元空间。那些人,真的就是一群冒险者,所以抛下他们,飞船里那些人没有任何压力。”

        白牧野看着她:“还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嗯,我想想,还有啊,我背后的人做这件事,其实并没有告知齐王,我也不清楚您跟齐王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但这件事,我觉得还是跟您说清楚的好。好了,要说的就这么多。”鬼脸姐看着白牧野:“您动手吧,最好把我的记忆彻底删除掉,然后让我干什么都行,不管我,任我自生自灭也可以!”

        “你好像很希望我能这么干?”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谁天生就想当个坏人?但我没办法。”鬼脸姐说着,一脸坦然的看着白牧野:“这么多年的记忆里,没有一点真正属于我自己,丢掉了也不可惜。”

        “那行,那我就成全你。”白牧野向前走来。

        鬼脸姐站起身,弹开两手,依旧一脸坦然的面对着白牧野:“您最好快点,别让那些人跑喽,不然您的老师可就救不下来了!”

        白牧野笑笑没回答她。

        他们跑个屁!

        现在那群人连星际飞船都出不来!

        要是普通的民用飞船,说不定宗师级的灵战士还能强行破开。

        可这种星际飞船,护甲的坚硬程度远超想象。除非有大宗师在,不然没有人能从里面出来。

        整个系统早就被漂亮姐给彻底控制了!

        鬼脸姐这人,如果保留她的记忆,白牧野还真不敢用她。

        因为这人没有家,没有父母亲人,更没有朋友。

        她就像是一件工具,一把武器。

        可能除了死,她对任何事情都无所畏惧!

        而且最重要的是,大漂亮说,她对背后的主人极为忠诚。

        刚刚看似说了一些话,却根本没说过她背后的人是谁。

        但白牧野也不在意,因为他已经知道了。

        所以鬼脸姐这种人要么直接干掉,一了百了。就像那些葬身于爆裂法阵中的杀手一样。

        要么,就彻彻底底的改变她的记忆。

        对白牧野来说,催眠不难,但想要彻底抹掉一个同境界宗师的记忆,却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没有鬼脸姐自己的配合,哪怕他从符篆师宝典上掌握了这种手段,也几乎没可能做到。

        而且他还要防着一件事,那就是,鬼脸姐会不会突然间对他出手!

        人这东西,太过于复杂,太多事都是在一念之间决定的。

        但鬼脸姐真的很配合,配合得白牧野都有些不可思议。

        这世上真的有人对自己的记忆一点都不在乎?

        或许,她在揣度白牧野的心思,觉得这少年绝不会放任她这样离去。

        或许,她是真的过够了这种杀手的生活,累了,想要歇歇了。

        她真正的心思,注定永远成谜。

        因为记忆一旦被抹除,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抹除记忆和封印记忆,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结果。

        封印可以打开,抹除……却是不可逆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白牧野满头大汗,看着眼前一脸茫然的鬼脸姐,长长的松了口气。

        中间不知奶了自己多少张精神力补充符,才总算把鬼脸姐变成了一个白板。

        从始至终,鬼脸姐都是一脸平静,仿佛她对自己的过去,完全没有一点点留恋。

        就连大漂亮都有些惊讶了。

        “看来,她是真的不想再过这种生活了。”她在白牧野的耳机里面说道。

        白牧野轻轻嗯了一声。

        鬼脸姐茫然的看着白牧野,用手揉揉脑袋:“我是谁?我怎么在这?你是谁?我这是……怎么了?”

        “易容术,你还会吗?”白牧野问道。

        “易容?什么易容?那是什么?”鬼脸姐眼中尽是茫然。

        白牧野:“……”

        卧槽,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抹除了鬼脸姐全部记忆,当然也包括她这一身惊天地泣鬼神的易容本领。

        大漂亮在白牧野耳机里面说道:“没事儿,姐这有全部教程呢,回头姐教她。有些东西对她来说,已经是烙印在生命中的一种本能,学起来快的很。不过小白,你还打算把她当成一个杀手来用吗?”

        “这个……看情况吧。”白牧野轻声道。

        大漂亮非常欣慰,她的小白,真的长大了!

        “什么是易容术?我是谁?”鬼脸姐茫然的看着白牧野。

        白牧野看着她,一双眼再次化成两道深不可测的漩涡:“来,看着我,你叫白小花,是我刚刚招来的保姆,你的任务,是伺候我即将到来的小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