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签个生死文书

第二百五十一章 签个生死文书

        这场比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前所未有的热闹。

        因为大量媒体记者的涌入,于组委会不得不临时改换了一个更大的场地。

        当老刘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的时候,这里已经人满为患,在见到老刘那一瞬间,无数的聚光灯骤然亮起。

        各种微型无人摄像机在天空中安静的飞舞,镜头一起对准刘志远。

        大量记者疯狂的往前涌过来,嘴里都大声喊着自己的提问……没办法,不喊的话就被别人的声音给压过去了。

        当记者也没那么容易,肺活量差的在这种场合根本没有提问的机会。

        至于草鸡战队那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出现在发布会现场。

        这群兴奋的记者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所有提问全都抛向老刘这边。

        “刘队长,我想知道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刘队长能说说现在的想法吗?”

        “被称为买符大师的白牧野这场比赛大发神威,我想知道,他的那些雷电符全都是买的吗?”

        “请问你们百花城为了这次飞仙联赛到底拿出了多少钱买符?为了一场比赛,买了这么多符篆,是否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财?”

        “刘队长请问……”

        “刘队长!”

        哪怕老刘身经百战,在这一刻,也不由感到几分头疼。

        都什么年代了?

        为什么还要有这种现场采访?

        各大媒体就不能派点性情温和的机器人过来直接提问题么?

        一大群组委会的志愿者拼命维持着秩序,好在这些志愿者大部分都是古琴城各大高校的学生,修为还不错,总算挡住了这群疯狂记者的冲击。

        刘志远站在发布会的光幕前,语重心长的说道:“大家都注意点安全,别出现踩踏事件,为了一个新闻,弄得骨断筋折甚至搭上小命实在不值得啊!”

        然后他说道:“还有,你们现在这样,发布会根本没办法进行,我清楚你们迫切想要知道的几个问题,不需要你们提问,我直接说,行不行?”

        “快说快说,我快坚持不住了,快要被挤怀孕了!”人群中一个女记者奋力的大声喊道。

        轰!

        所有人都忍不住笑起来,躁动的人群,总算恢复了一丝理智。

        刘志远这才说道:“首先……”

        “等一下!”那边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随后,草鸡战队的队长赵坤海,一脸漠然的走过来。

        刚刚平静一点的媒体众人又有些躁动,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

        因为赵坤海那张冰冷的脸上,一双眼仿似要杀人一般,冷冷盯着刘志远。

        所有人都有些发呆,心说这什么情况?

        比赛输了不服气?还要在这里打一架不成?

        刘志远平静的看着赵坤海,没有说话,也没有主动伸手。

        他的手到现在,都是红肿的。

        跟在赵坤海身旁的,是草鸡战队这边的领队,眼中还带着几分担忧之色。

        刚刚从比赛室出来的时候,草鸡战队这四个人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四个人,有两个失禁了。

        虽然没有真的应了白牧野那句“打到你们漫天飞翔”的话,但却打得赵坤海满裤子飞翔……不是在虚拟世界,而是在现实中!

        雷电加身那一刻,这群人几乎都疯了!

        哪怕是在虚拟世界,那种强烈恐惧所形成的心理阴影哪怕到现在都还没有散去。

        尤其是被重点照顾的队长赵坤海,他现在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种白亮的光芒以及深入灵魂的疼痛。

        赵坤海和另一个失禁的棍法宗师霍君,出来第一时间就全都往淋浴室里面跑。同时他们的人现给准备的衣服,不然的话,这将是一场有味道的发布会。

        一场自信心慢慢的比赛,居然打到这种程度,这群人心情能好就见鬼了。

        赵坤海心中对白牧野的痛恨,也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亏着出席发布会的人不是白牧野,不然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当场就得动手。

        赵坤海死死盯着刘志远看了半天,然后才转过头来,冲着鸦雀无声的媒体说道:“我们是输了比赛,但我们不服!如果每一场比赛,符龙这支垃圾战队都买大量符篆进行比赛的话,那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可言?这就像一个三岁孩子,躲在坚不可摧的堡垒里面,使用能量不会枯竭的宗师级粒子炮对一群高级灵战士狂轰滥炸……”

        下面一众媒体记者,听到这话顿时发出一阵哗然,赵坤海的指责,也是一直以来网络上为数不少的一种声音。

        不管符龙战队的支持者们用什么方式去解释,但总有那么一些人,认为符龙战队买符打比赛这种行为是在破坏比赛规则,等于是在钻比赛的空子和漏洞。

        赵坤海说完,转过脸,看着刘志远,冷冷道:“你敢拍着胸脯说,你们战队从来没有买过一张符篆?买过一张就死全家?敢吗?”

        这话一出口,下面的很多记者都不由得皱起眉头,赵坤海这话说的,有点太过了!

        而且里面暗藏的陷阱也太明显,抖机灵抖的……有点招人反感。

        这场赛后的发布会全程直播,而且直播渠道不止一个。

        就连一些一直反对符龙战队买符的人,在听到赵坤海这番话之后都连连皱眉。

        给人家挖这种坑,有点太幼稚了!

        虽说还是高中生,可终究是年满十八岁的成年人,要为自己一言一行负责任的!

        动辄死全家这种话,实在太低级了。

        如果他能像符龙战队之前击败的那些对手一样,输了依然保持风度,别人自然会高看他一眼。

        可他并没有。

        赵坤海梗着脖子,像是获得了某种胜利一般,厉声喝问:“你敢吗?”

        刘志远原本心中无比恼怒,可看着赵坤海如同小丑般的嘴脸,他突然没那么生气了。

        “你等我问问。”他微笑着道:“大量买符肯定是没有的,但你要说是不是一张也没买过,我还真得确认一下。”

        他说着,直接按下通讯器——视频!

        下面的大量媒体记者顿时变得更加兴奋起来,但整个现场,却显得特别安静!

        这是要硬刚啊!

        因为这一次,面对老生常谈的这个问题,刘志远并没有选择回避。

        事实上,小白等人这会儿也在单独的休息室里面看着直播。

        就在老刘拿出通讯器要跟白牧野视频通话的时候,单谷还在那破口大骂呢!

        赛前的沉默,是不想被这种情绪影响到比赛的发挥。

        大家都看得出对手是在刻意激怒他们,都是聪明人,谁都不想上当。

        所以不去回应。

        如今他们已经获得了胜利!

        被愤怒的小白一个人给团灭。

        没想到这种时候,对方居然还在嘴硬?

        白牧野看着响起的通讯器,看了一眼在那骂骂咧咧的单谷,单谷闭嘴。

        白牧野接通了通讯器的视频请求。

        顿时,白牧野那张全无死角的英俊脸庞出现在发布会现场,刘志远身后的巨大光幕上。

        “真帅呀!”

        “怎么看都帅!”

        “你说人怎么能长到这么帅的?”

        “他要去当明星我肯定就粉他一个!”

        “他不当明星我也粉他呀。”

        下面一大群媒体记者中,一群女记者忍不住内心的澎湃,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这么大一群人,在白牧野影像出现在光幕上的一瞬间,发出了一阵比较强烈的感叹声。

        赵坤海的脸色更加冰冷,甚至看上去有些铁青。

        不等刘志远说话,他便大声喝问道:“白牧野,你敢说你一张符都没买过吗?如果说谎,你死全家!”

        “滚!”白牧野冷冷看了一眼老刘投影身后的赵坤海。

        “天呐,骂人都这么帅……哎呀我是不是疯了?”现场有女记者忍不住用手捂脸。

        “不会呀,就是帅呀!”

        “是鸭是鸭,太帅了!”

        “面对带有人身攻击的强烈挑衅和质问,竟然能如此从容优雅的骂了一句滚,真是个霸气的超级大帅哥!”

        现场这些女记者都有些疯狂了,本身符龙这边就占理,在见到小白之后,屁股更是歪到没了边儿。

        除了那些来自凤凰城的记者没办法觉得白牧野骂得好之外,就连绝大多数在场的男记者,都忍不住私下偷偷用力握拳,心说:骂得好!

        这位草鸡战队的队长,因为赛前的大话,加上比赛结果的失利,似乎有些疯了。

        真想不通,草鸡战队在这种时候居然还敢让他出来参加发布会?

        回头怕是要将整个凤凰城的脸都给丢尽了!

        赵坤海当场暴怒,如果白牧野在现场,他保证已经忍不住出手了。

        身边领队苦着脸,不断在他身旁提醒:“控制你的情绪……”

        “控制你麻痹!”他回头骂了一句自己的领队,然后指着投影中的白牧野咆哮道:“你他妈是承认自己买符了吗?无耻!垃圾战队!”

        草鸡战队的领队嘴角抽搐着,脸色非常僵硬。

        他现在非常痛恨自己没有宗师实力,不然哪怕硬拖,也得把这个发了疯的家伙给拖走。

        赵坤海的情绪已经彻底崩溃了,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草鸡战队和凤凰城更丢脸。

        视频中,白牧野淡淡的看着赵坤海说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你哪只耳朵听我说过买符了?”

        “敢发誓吗?你要是买符你就死……”

        “你要是再敢提一句那三个字,我现在就出去弄死你!”白牧野看着他,声音异常冰冷,哪怕隔着视频的镜头,他身上那股骤然爆发出的气势依然吓呆了无数人!

        站在白牧野身边的林子衿,无比精致的小脸紧绷着,一双眼中,闪过极度冰冷的一抹杀机。

        赵坤海也被吓得呆了一呆,被无数雷电劈中的恐惧再一次浮现在心头。

        他色厉内荏的道:“不敢发誓,就是心里有鬼!”

        这时候,已经有组委会的人进场,准备强行将发了疯的赵坤海给带下去。

        同时,草鸡战队其他那几个人,包括没上场的弓箭手耿锐,刺客于露,全都出现在场边,准备上来强行把队长拖走。

        为了这场比赛,为了能够在这一届飞仙联赛一鸣惊人,为了明年能够参加帝国联赛,赵坤海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以至于他完全没办法接受现在这种结果,整个人的情绪彻底崩溃。

        他看着一脸严肃往这边走来的组委会成员,大声道:“比赛不公平,难道还不允许别人有意见?谁敢在这里拦我?”

        说话间,他身上的宗师气势,骤然爆发出来。

        刘志远的眼神,在这一刻,瞬间冰冷下来。

        他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一个释放出气势的宗师,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手。

        这时候,视频中的白牧野突然间开口。

        “赵坤海,你不是说我买符打比赛吗?网络上,不是也有很多人说我是买的符吗?”

        “难道不是?”赵坤海红着眼珠子,大声咆哮。

        “我去现场画一张,如果我能画出跟比赛中一模一样的狂雷符,我会用它直接劈在你的脸上。”白牧野淡淡说道。

        “哈哈哈哈,有本事你就画出四十九张来,你画得出,老子就敢在现实中接!”赵坤海狂笑道。

        然后,视频中的白牧野,一脸淡定的站起身,边走边道:“那你等死吧。”

        这时候,组委会的人已经进场,大声道:“好了,都听我的,都不要闹了……”

        “你给我滚出去!”赵坤海冲着组委会这个工作人员咆哮一声。

        一股劲风,瞬间轰然朝着这名组委会的人轰过来。

        这个看着不怎么起眼的组委会工作人员站在那里没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吓傻了。

        刘志远瞬间跃起,要将这人推开。

        别看只是一声吼,如果站在那里的是个普通人,绝对会受到重创!

        所以说这赵坤海已经是疯了。

        可没想到的是,这名组委会的工作人员,面对扑过来的老刘,只是轻轻一挥手,老刘竟然直接轻飘飘的又飞了回去!

        然后,一股恐怖的音浪在这名工作人员面前直接被挡住,从无形化作有形。

        一道道波纹,在他面前散开。

        场域!

        竟然是宗师级的场域!

        我去!

        这一幕被无数镜头记录下来,也瞬间传递了出去。

        发生在发布会现场这一幕,让无数人大呼过瘾。

        如果不是刚刚的比赛太惊艳,无论如何也无法被掩盖风头,这场发布会看上去甚至更精彩。

        “闹够了,就跟我走,你需要冷静一下。”这名工作人员面色不变的说道。

        这时候,刘志远在一旁说道:“您好,我能说句话吗?”

        老刘刚刚下意识扑过来救人的举动,让这个工作人员对他印象非常好,温和的点点头:“你说。”

        刘志远一脸真诚的道:“这段时间,一直有人在网络上抹黑我们,认为我们符龙战队是依靠买符打比赛,至今为止,已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我们之所以不回应,是问心无愧,不想被这种事情分了心,影响比赛的状态。且不说我们是否存在买符这种行为,即便是有,那也是规则允许。否则那些用大价钱购买顶级战衣,购买各种极品武器的行为又算什么?战衣可以买,武器可以买,有钱人可以使用灵石、神像去快速提升境界……这些都是规则允许的,买符怎么就不行了呢?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现场一片沉默,是啊,说的没毛病!

        武器可以买,战衣也可以买,有钱人灵珠、神像都可以买,符篆怎么就不可以买了?

        那些来自名校的强队,无论背后的学校,还是城市,其实都会私下给参赛队伍提供各种高级符篆。

        怎么到了人家符龙战队这里就不行了?

        就要受到谴责?

        难道就因为人家用买来的符篆打赢了比赛?

        这种心态,当真是不可理喻。

        之前很多人都被一些论调带偏了思维,老刘这番话一出口,瞬间堵住了很多人的嘴巴。

        不过老刘的话,并未说完。

        他看着这名工作人员:“我想说的是,买符不可耻,是一种再正常不过的行为。但我们,并没有买符!既然有那么多人觉得我们是买符战斗的队伍,那么,我就在这里,恳请组委会给我们一次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

        这时候,白牧野一行人,已经从后面来到发布会现场。

        白牧野出现的一瞬间,赵坤海顿时激动起来,一双眼死死盯着白牧野。

        这种人,哪怕是黑域级天才,在白牧野眼里,也跟一个垃圾无疑。

        白牧野来的路上,便施展秘法,将自身精神力解封到两百出头,然后再次封印好。

        来到刘志远身旁,微笑着对那名沉思中的组委会工作人员说道:“可以给我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吗?”

        此时,网络上已经有大量符龙战队的支持者,发出愤怒的声音。

        “我们就算买符战斗那又如何?小白控符能力超强,以中级符篆师的精神力,便能完美驾驭高级符篆,你们谁行?”

        “输掉比赛不可耻,但输了之后这种小丑一样的嘴脸才真正可耻!一口一个垃圾战队,到底谁才是垃圾?”

        “真是输人又输阵,现在被小白当场叫板,不要个碧莲!”

        “臭不要脸的东西,本来对凤凰城的印象很好,对这支战队的印象也不错,很有天赋很有未来的一支队伍。可现在却只想对这支队伍吐一口吐沫,简直太垃圾了!许你们赛前临阵用灵珠、神像提升境界,许你们身上穿着昂贵的战衣铠甲,不许人家买符?”

        “老祖宗有句话,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们不是草鸡战队,你们是辣鸡战队!”

        这时候,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也在跟组委会那些高层进行着沟通。

        很快,他冲着白牧野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好的,我代表组委会,答应你们这个请求!但我还是要强调一件事……”

        他看着在场这群沉默的媒体记者,一脸认真的说道:“买符比赛,是规则允许的事情!符龙战队是否自证清白,并不影响这一规定。”

        很多媒体记者都忍不住点点头,组委会,还是公允的!

        如果禁止这一条,要以后参赛的符篆师全都必须自己画符的话,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因为无论飞仙联赛,还是帝国联赛,都以百分百真实著称!

        既然百分百真实,那么凭什么禁止人家买符?

        只要能够驾驭,只要精神力足够,你爱用多少用多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白牧野露出一个微笑:“感谢组委会给我们这次机会。”

        很多人在这一刻,都很心疼小白,非常心疼!

        明明规则允许,却被一个崩溃的神经病给逼得现场画符……要知道,符篆师画符,其实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情!

        因为画符的手法、运笔,包括每一处停顿,画符时候的呼吸节奏……都涉及到符篆师的核心秘密!

        这样暴露在镜头之下,回头肯定会被无数人拆开了揉碎了一遍遍去分析!

        那么,至少这种符篆术,就会有很大几率,被更多人学去。

        这倒没什么,敝帚自珍也不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可如果是被敌人学去了呢?

        所以,组委会这名工作人员很隐晦的上前交涉,表示可以在他们的见证下,通过不直播的方式,现场画符。

        白牧野微笑着摇摇头,婉拒了这名工作人员的好意,他微笑着说:“我的符篆术,别人学不走。”

        说罢,他看了一眼面色依然铁青,站在那里死死瞪着他的赵坤海:“来,弱鸡,签个生死文书!”

        ---------------

        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