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需要理由的战斗

第二百八十七章 不需要理由的战斗

        白牧野此时已将那艘星舰收起,跟林子衿两人身穿特殊的防护服,来到这颗星球表面,但于秀秀那边,却是迟迟没有回应。

        “走,进去再说!”两人选择降落的地方,是一道已经开启的门户。

        外面有两座自动防御塔,刚刚朝着小白他们的星舰开火来着,被一炮轰掉。

        此刻门户大开,两人如入无人之境,直接进到里面。

        这颗星球上的远古遗迹同样也是建立在星球内部,但却跟魔符宗那地心世界不同。

        这个宗门,是将星球内部大量空间掏空,建立起来一座如同地下城的巨大建筑。

        下面的空间非常大,看上去有些残破,但大体上却依旧完好。

        一些古老的雕像,矗立在街道两旁,不知什么能量供应的路灯都还亮着。

        这里的气氛显得有些阴森。

        两人刚刚走出不到十公里,从一旁霍地有一道剑气劈过来。

        白牧野瞬间将两张防御符打在身上,同时一张控制符已经拍了过去。

        噗!

        这道剑气狠狠斩在白牧野的防御光幕上,防御光幕出现了一丝轻微的波动,但这道剑气蕴含的能量太恐怖,将旁边的建筑冲击得摇摇欲坠。

        啪!

        这时候,白牧野那张控制符,已经在对方身上炸开。

        紧随其后的一张剑符化成的剑,如同一道光芒,刺向对方的心口。

        嘭!

        有人一脚将这个被控的人踹出去,剑符化成的光剑从那人胳膊上穿过。

        “好狠的东西!”一道冰冷声音传来,接着,七八张符高速飞向白牧野。

        白牧野这边十几张剑符飞出,半空中便将那七八张符拦住,直接爆掉,剑符化成的光剑却依然朝着对方符篆师飞去。

        那符篆师眼中露出骇然之色,身上顿时亮起一道防御符的光芒。

        噗!

        如同被戳破的气泡,对方身上那防御符被剑符直接斩破。

        几张剑符化成的光芒飞剑直接将那人身体刺出几个透明窟窿。

        那人一脸不甘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林子衿手持一把长剑,一剑刺向刚刚被白牧野控住那人,将其刺死。

        白牧野面色变得有些严峻,看来这处远古遗迹里面的形势,比他想象中要严峻得多。

        这才刚进来,就遭人偷袭,幸亏这两人境界都不高。

        他拉着林子衿,顺着街边继续往前走去。

        原本是打算乘坐飞行器往里飞的,但现在看来,却是不能那么莽。

        飞行器太容易被人攻击,人在飞行器里面,很难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这时候林子衿收到于秀秀那边发过来的消息:暂时脱不开身,这边打的很厉害,你们两个先进来,一定要小心。沧海帝国的人来了很多!

        林子衿将这信息给白牧野看过之后,白牧野轻声道:“三仙岛也一直在防着秀秀他们,十有八九还会有针对咱们的陷阱,如今又有沧海帝国的人参与进来,咱们多加小心。”

        林子衿点点头,她改用剑,其实也是有些担心被认出来。

        好在这段时间,她跟着方晴学了两套剑术。她的天赋太出色,学东西的速度快到让方晴教起来都觉得没成就感。

        两人往前推进的速度不算慢,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深入这遗迹几十里。

        暂时没有遇到敌人,反倒是看见了不少尸体。

        这些尸体基本上都是沧海帝国的人,从身上的伤口判断,多数是被符篆师所杀。

        三仙岛的底蕴非常强大,而且战斗经验丰富,沧海帝国这边除非派出真正的精英高手,不然在三仙岛出来的人面前,根本不是对手。

        “这遗迹看上去……没什么东西呀。”林子衿在白牧野身边微微蹙眉,小声说道。

        “要么这就是一个纯粹的陷阱,要么……就是好东西都在里面了。”白牧野道。

        当两人行进到两百余里的时候,白牧野终于发现了一座古老的神庙,神庙前有一座残破的祭坛。

        一群人正围在那,似乎发现了什么。

        两人一出现,顿时被那群人发现,一道道森冷目光,望向两人。

        不过在看见林子衿之后,很多人都是眼睛一亮。

        “嘿呦,长得这么丑的女人,我还从来没见过!真是有点意思,你们都是祖龙帝国的人吧?”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金发帅哥脸上露出微笑,开口问道。

        他说的,是另一种语言。

        同样源自银河系的人类阵营,白牧野跟林子衿在三仙岛上的时候,就曾学过这种语言。

        林子衿看了一眼对面这群人,冷冷说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祖龙帝国的奸细,胆子也太大了,竟敢跑到我们沧海帝国来刺探情报?”金发帅哥笑得似乎很开心,看着林子衿道:“你们还是自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不然伤到你,我可是会心疼的。”

        唰!

        林子衿一剑刺过去。

        对面这群人顿时一阵大怒。

        符篆师、灵战士,几乎瞬间出手。

        白牧野在林子衿一剑刺出的时候,也已经出手。

        防御符、力量符、敏捷符和速度符直接奶在林子衿身上。

        同时,速度符、剑符、破甲符和狂雷符分别飞出!

        这就是全系符篆师的牛逼之处。

        对小白来说,打架从来都不会感到为难。

        唯一能让他思考的事情,就是如何组合。

        轰隆隆!

        神庙前的广场上,顿时传来一阵轰然巨响。

        这群人直接围上来,朝着两人发起了攻击。

        在他们看来,这两个突然间冒出来的年轻人,肯定跟先前那些祖龙人都是一伙的。

        既然是一伙的,那就没什么好说。

        杀了就是!

        为首那金发帅哥应该是个辅助系的符篆师,各种辅助系符篆用的很溜。

        但也只打出了一波辅助,因为眨眼间他就被控了。

        身上的防御符被白牧野的破甲符直接破掉,然后被控制符控住,其他那些符篆,速度奇快,且威力巨大!

        配合着直接杀进去的林子衿大杀四方。

        几乎眨眼之间,这群人就只剩下一个金发帅哥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

        这群基本上都是高级境界的灵战士和符篆师,倒在地上依然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

        这到底是哪来的妖孽?

        祖龙的年轻人,现在都这么可怕的吗?

        金发帅哥神不能动口不能言,一脸骇然的看着越走越近的白牧野。

        白牧野站在他面前:“问你几个问题,回答好了,就放过你,回答不好,死。”

        金发青年依然不能说话,眼睛都不能动一下,又是恐惧又是愤怒,心中大骂:法克!我这样能回答问题吗?

        白牧野看着他:“怎么?你不愿意?”

        金发青年心中全部的愤怒都被恐惧所取代,在心里面狂吼着,我愿意啊!愿意回答问题!我愿意!

        “既然你不愿意……”白牧野沉吟着,看了一眼拎着剑的林子衿。

        林子衿面无表情的走过来,虽然一身土味,那张脸也丑的很,但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凛冽气势。

        气场惊人。

        “我愿意愿意愿意!”金发青年终于熬到控制符时效性过去,拼命吼出来,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声痛哭起来。

        被吓坏了。

        白牧野看着他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进入到这遗迹里面多久了?这里都有什么东西?另外,这遗迹里面还有什么人?”

        听着白牧野一口流利的沧海语,金发帅哥惊疑不定的看着白牧野,问道:“您是……沧海人?”

        就像祖龙帝国也有白人一样,沧海帝国里面,同样也有数量不少的黄种人。

        双方虽然谈不上关系有多好,但终究是一个国家的。

        听白牧野话里面的意思,似乎跟遗迹里面的那群人恐怖的人不是一伙的,金发帅哥顿时觉得自己有一线生机了。

        “是我在问你问题,不是你在问我。”白牧野那张小黑胖脸上露出一抹冰冷。

        金发帅哥顿时一哆嗦,这两个家伙如同魔王一般,太恐怖了!

        “我们是沧海帝国最大的冒险团……沧海冒险团成员,进入到这片遗迹还不到三天,里面似乎发现了一些灵珠和神像,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一群特别恐怖的人,我们的人被他们杀了很多……”

        金发帅哥不敢再继续乱问,赶忙回答了白牧野的问题。

        “沧海冒险团,我听说过,规模很大,在沧海帝国影响力非常大。”林子衿用祖龙语说道。

        金发帅哥明显也听懂了,但却装作不懂的样子。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道:“你们还有多少人在里面?”

        金发帅哥说道:“我们一共进来五支队伍,其他四支不清楚,我们这边,应该还剩下一百多人。”

        “都什么境界的?”林子衿在一旁问道。

        “我们带队的队长是大宗师级的法阵系符篆师,还有两个大宗师级的灵战士副队长,一个大宗师级的符篆师,三十几个高级宗师,四十多个中级宗师……”金发帅哥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团队的情况卖了个底儿朝上。

        “行,你滚蛋吧。”白牧野看他一眼,心中微微一沉,这样的队伍,他们竟然有五支?说明这一次三仙岛的消息走漏得非常彻底!

        金发帅哥如蒙大赦,朝着外面疯狂跑去。

        他只有高级符篆师的实力,在这两个恶魔一样的年轻人面前,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这种时候还不跑,那就是傻子。

        “等一下,”白牧野看着金发帅哥的背影,“把你身上的东西留下。”

        金发帅哥已经跑出去很远,甚至往自己身上打了一张速度符。但听见白牧野的话之后,却是微微一哆嗦,顿时站住。

        苦着脸道:“我很穷的,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少废话!我要你通讯器!”白牧野冷冷道。

        金发帅哥不情不愿的回来,将通讯器交给白牧野:“身上还有可以通讯的吗?”

        白牧野一边问,一边让高级智能扫描对方。

        “没有了,绝对没有了!”金发青年一脸真诚的保证。

        “还有。”高级智能在白牧野耳机中说道。

        “再问你一遍,身上还有没有通讯器?”白牧野看着金发帅哥,“撒谎你会没命的。”

        “没有!绝对没有!”金发帅哥一脸委屈,用力的拍着自己全身上下,试图证明自己的无辜。

        白牧野眼神一冷:“看来是你自己找死……”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还有一个……”金发帅哥顿时高举双手,然后小心翼翼看着白牧野:“我的一颗衣服纽扣,是一个微型通讯器。”

        说着将那枚纽扣扯下来,扔给白牧野,然后道:“我……可以走了吗?”

        心中却在咬牙切齿的发誓,等我联系上我们的人,一定将你们两个碎尸万段!

        可惜这女人长得太难看了!

        高级智能提醒白牧野道:“还有……”

        白牧野随手一张剑符,剑符化成的光剑洞穿了这金发帅哥的心脏。

        “屡教不改,去死吧你。”

        金发帅哥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为主,然后身子软软倒在地上,到死都没办法理解小黑胖子怎么知道他身上还有通讯器的。

        “他身上还有通讯器。”林子衿此时应该也收到了高级智能的提示。

        白牧野点点头,让随身的高级智能链接上金发帅哥的通讯器。

        “分析出他们的人员分布,还有各种有用的消息,随时汇报给我。”他吩咐了一句。

        随后,两人再次往前走。

        这就是三大帝国之间的现状,别看沧海帝国曾经跟祖龙帝国结盟,共同对抗神圣帝国。

        可实际上,大国之间,哪有什么友谊可言?

        私下里双方的人遇到,一千次里面,有九百九十九次都跟这次一样。

        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用什么原因,直接就是生死搏杀。

        因为你不动手,对方也一定会动手。

        两人继续深入,又接连遇到了三四波沧海帝国的人。

        无一例外的,每一次遇见,双方几乎都是同时动手。

        进入了宗师境界的林子衿实力强得惊人,即便没有白牧野的符篆加持,也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

        管你什么符篆师还是灵战士,一剑横扫过去基本上就飞了。

        几乎没什么人能挡住她一击。

        直到他们遇到第六波敌人。

        这一次,有人直接叫破了两人的身份。

        “大魔王,小妖女?是你们?想不到你们还真长这个样子?”对方说的是祖龙语,但却不是祖龙人。

        身上同样穿着沧海帝国这边的装备,看向白牧野和林子衿的眼神中,虽然也有那么一丝谨慎,但两人都有种感觉,对面这个同为黄种人的青年,似乎……并不怕他们。

        这青年身边围绕着七八个人,有老的也有年轻的。

        其中两个老者,身上气势很强大,虽然没到大宗师境界,但看上去,至少也有高级宗师的修为。

        三个青年男子,那一身能量波动也十分强大。应该都是宗师级的灵战士。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女子。

        这两个女子长的都很漂亮,金发碧眼,是两个白种人。

        叫出两人身份的人,在这群人当中似乎年纪最小,最多二十三四岁,长得玉树临风,身上穿着顶级的战衣,手中拎着一把剑。

        此刻,他一脸玩味的看着白牧野和林子衿:“我真的是有点意外了,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你们?”

        说话间,他身旁两个老者,突然间朝着白牧野出手!

        “杀!”年轻人声音阴冷的吐出一个字来。

        嘭嘭嘭!

        一连串符篆爆开的光芒骤然爆发出来。

        不得不说,这年轻人真的很阴险,是个小银币。

        想要趁着白牧野跟林子衿不注意,一举将两人干掉。

        但可惜,面对这种把戏,白牧野和林子衿都十分从容。

        辅助系的符篆和攻击系的符篆,几乎在同一时间炸开!

        那几张剑符太凶!

        即便是两个高级宗师,也不敢撄其锋芒。

        其中那个符篆师,也在瞬间出符,拍向白牧野和林子衿。

        双方的符在半空中相互对轰,一道道光芒如同烟花般亮起。

        玉树临风的年轻人背着手站在那,冷冷道:“不用留活口,直接杀掉就是。继续咱们的计算,不要耽误时间。”

        “是!”那两个宗师还有其他几个人轰然应允。

        朝着白牧野两人围过来。

        这就是真正的敌对,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什么仇恨,双方身在不同的阵营,就是各自出手的理由。

        林子衿舞动着手中的剑,身上顶着宗师级上品的防御符,一路横杀,剑气纵横!

        即便对手是宗师级的灵战士,她依然毫无惧色,恐怖的力量让对方那个高级宗师都震惊不已。

        那年轻人继续在一边提醒着:“这两个人不好对付,都是黑域里面的年轻高手,大家多加小心,不要伤到自己。祖龙的天才都该死,弄死他们!”

        啪!

        一张控制符如同鬼魅一般,从后面绕了好大一个圈子,卡在那年轻人身上防御符光幕消失的刹那——

        骤然间出现在他面前,直接在脸上炸开。

        随后,一张狂雷符,同时引爆,咔嚓一声,直接将他劈成一截焦炭。

        黑域里面的天才?

        这样的在黑域擂台上不知打死过多少!

        这群人瞬间狂暴了!

        “少主!”

        “少主死了!”

        “敢杀我们少主……”

        白牧野面无表情的继续控符,那张小黑胖脸上露出几分嘲讽之色:“废话那么多,不愧是无脑配角。”

        “小畜生!”那高级宗师境界的符篆师大量攻击型符篆直接轰向白牧野。

        他的控符能力也是相当强悍。

        白牧野打出去的符篆只破掉对方打过来的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攻击符篆,打在白牧野的防御之上。

        防御层被打的摇摇欲坠,但白牧野却在这个时候,祭出一堆狂雷符。

        咔嚓声连成一片!

        这地方瞬间变成一片雷海。

        当场就有两个青年身上防御光幕碎掉,跟他们那位年轻少主一样,被劈成焦炭。

        “退……退走!”那高级宗师境界的符篆师大声叫着。

        “啊!”那边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子一声惨叫,被林子衿一剑刺穿了喉咙。

        其他几个人虽然疯狂攻击林子衿的防御光幕,将那防御光幕打到有些裂开,但却依然没能彻底破防。

        白牧野的防御符……太恐怖了!

        剩下几个活着的,一窝蜂似的跑了。

        在跑的过程中,另一个青年,被林子衿一剑斩断双腿,倒在地上哀嚎。

        两个高级宗师有心回来营救,但面对浑身上下百余张符篆翻飞的白牧野,只能发出悲愤的怒吼,往远处退走。

        林子衿一个闪身过去,随手补了一剑。

        哀嚎声,戛然而止。

        林子衿那张村妞饼脸上露出一抹淡淡不屑。

        辣鸡!

        几乎是一个照面的功夫,对方一群人就只剩下两个高级宗师,还有一个白人女子。

        三个青年,一个白人女子,加上他们的少主五个人,全部折损在这里。

        白牧野往林子衿身上奶了一张灵力补充符,又奶了自己一张精神力补充符。

        遥遥望着对方剩下那三个人,忍不住摇头叹气:“没打好。”

        林子衿认真点点头:“怪我哥哥,要打好了,他们一个都逃不掉。”

        “你们两个杀人凶手,给我等着,你们死定!”对方那高级宗师境界的灵战士一脸悲愤的咆哮着。

        本以为带着少主在外围会安全一点,却没想到遇上这两个恶魔一样的年轻人。

        这让两个高级宗师惊怒不已,但却说什么都不敢再靠近过来。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刚刚双方打起来的瞬间,他们就知道坏事了。

        果不其然,这两个其貌不扬的人,简直就是两个妖孽。

        尤其那个小黑胖子,竟然是个宗师级的全系符篆师!

        而且他的符太变态了!

        竟然比他们这边高级宗师打出来的符还要狠!

        他们之所以损失这么大,就是错误计算那小黑胖子符篆威力的结果。

        祖龙帝国,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年轻人?

        还是说他长的年轻,其实是个老鬼?

        只可惜,祭坛那里的宝藏……

        两个高级宗师狼狈不堪,身边白人女子惊魂未定。

        白牧野冲他们勾了勾手指:“过来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