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托孤?

第三百四十四章 托孤?

        老宋面露为难之色,看着皇帝,又看看皇帝身边人,这时候,一直在窗边往外看的方晴突然道:“我也想看!”

        下面一群人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阵哄笑声。

        主要是三仙岛这群年轻人。

        他们原本看见皇上心里都多少有些忐忑,皇帝好骗,他身边那群神级的护卫难欺呀!

        虽然这些人在白小花的神奇化妆术之下,一个个全都变了个人,但这样扎堆出现的宗师级年轻人,终究还是挺引人注目的。

        不过见皇帝态度亲和,加上林子衿和林采薇刚刚的强势,这帮原本就胆子很大的年轻人终于露出了他们活泼的一面。

        听见方晴的声音,大家都笑着起哄。

        “宋老师,我们也想看!”

        “宋教授,让我们开开眼吧!”

        “对呀宋教授,我们都还没见过虚空画符呢!”

        老宋一咬牙,心说怕啥?

        就当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次,今天老夫是新郎官,还不许放肆一次浪一下了?

        他冲着皇帝一抱拳:“陛下既然想看,那我就献丑了!”

        说话间,他抬起手来,往虚空处,看似随意的比划着。

        皇帝身边几个人全都凝神看向那虚空处,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似的。

        白牧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老白撇撇嘴,低声咕哝道:“显摆!”

        林子衿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白牧野:“哥哥,那里有啥?”

        白牧野一脸认真的看着虚空处,轻声道:“我也看不见!”

        林子衿:“……”

        看不见你那么认真?

        其实在场这些人,大多数人都看不见。

        大宗师这个级别的,多少能感应到老宋前方的虚空中,仿佛有能量在流淌,但同样看不见!

        那些原本跟老宋处于同一境界的大宗师们,一个个都有点酸溜溜的。

        这神级……就是不一样啊!

        随着老宋的手势,那虚空中,渐渐的开始有些不一样了。

        这群宗师级的年轻学生们,也都感觉到那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翻腾滚动。

        皇帝饶有兴致的看着,眼神不经意间瞥一下白牧野身后低着头的顾英俊。

        小顾同学正在心里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对于一个不向往皇位的皇子来说,看见自己的老子,总会有点慌。

        随着老宋的手势越来越复杂,皇帝身边几个人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他们甚至不经意间,往皇帝身边挪了挪。

        皇帝倒是一脸不慌不忙的样子,完全不觉得会有什么威胁。

        五分钟后。

        额头已经见汗的老宋突然低喝一声:“去!”

        老白翻了个白眼:“这老货,真卖力!”

        呀的一声清脆鸣吟,骤然在那虚无的空气中响起,接着,一片金光,骤然从那里爆发开来。

        在场所有人全都目不转睛,一脸震撼的看着那里。

        一只金色的孔雀,足有三丈多长,张开双翼,缓缓飞起!

        “哇!”

        在场很多女孩子全都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呼。

        就连那些女教授们,一个个也早都忍不住,从别墅里面冲出来,一脸痴迷的看着那只金色的孔雀。

        方晴坐在窗边,眼圈有些微红。

        她忽然想起很多年前,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年轻。

        老白跟林采薇整天给大家撒狗粮,以至于她也有些羡慕,有一天当着众人问老宋——等你结婚那天,你要给新娘子一个怎样的惊喜?

        老宋当时哈哈大笑着说道,老子是不结婚的!

        然后就被她给揍了一顿。

        符篆师对上灵战士,在不敢出符的情况下,显然是要被吊打的。

        揍完之后,方晴让老宋重说。

        老宋被逼无奈,说了句——老子若是结婚,就给新娘子虚空画符,画上一只大大的金色孔雀!

        “为什么不是凤凰?”当时的方晴问他。

        “因为你喜欢啊!”老宋当时也是脱口而出的。

        说完之后,连老宋自己都愣住了。

        那大概是……他们两个年轻时候,老宋唯一给她说过的最动人的情话了。

        后来她逼问老宋是不是对她有意思,老宋却死都不承认,还让她死了那条心吧……结果当然也是显而易见的。

        老宋又被她打了一顿。

        回想当年,几十年光阴匆匆而过。

        就连她都快要忘记老宋年轻时候说过的话了,没想到他还记得。

        方晴看着那只冉冉升起飞天的金色孔雀,脸上露出特别幸福的笑容。

        这是属于他们两个的秘密!

        而他还记得!

        真是有心了。

        笑着笑着,眼泪便从方晴的脸上流下来。

        一旁准备随时给她补妆的花姐一脸淡定,她的妆,随便哭,不花!

        现场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痴痴的看着那只飞天的金色孔雀。

        神级的符篆师,符篆术的时效性自不必多说,这只金色的孔雀一直飞到高天之上,依然不散,竟一口气飞入云霄当中!

        直到看不见的那一刻,院子里很多人忍不住发出一阵叹息。

        皇帝鼓起掌来,微笑道:“精彩!太精彩了!”

        所有人都跟着用力的鼓起掌来。

        那些身在飞大校区的宾客们,以及很多古琴城的人们,全都看见了这只金色的孔雀,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那金色孔雀到底是什么。

        但所有人都忍不住对那金色孔雀发出一阵阵赞叹。

        当真好美!

        这时候,白牧野看着那群依然站在别墅院子里红着眼圈望着天空发呆的飞大女教授们,突然大喊一声:“敌方虚弱,冲啊,抢亲了!”

        一群年轻人几乎将各自所学施展到了极致,朝着别墅里面就冲去。

        老宋更是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张防御符,大声吼道:“好徒弟,控住她们!”

        控个屁呀!

        白牧野可不敢,往自己身边人身上奶了一堆速度符和敏捷符,冲进去就算赢。

        真敢控住这群飞大女教授,以后他也就不用来这上学了,得被修理死!

        糟老头子也不教点好的!

        好在那群飞大的女教授们当着皇帝,加上刚刚看见那金色孔雀,一个个心中充满感动,只是笑着看着一群人冲进去,并没有进行任何阻拦。

        二十分钟后,美滋滋的方晴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搂着老宋的腰,开心地道:“骑快点……再快点!”

        老宋用力的蹬着自行车踏板,朝着自家一溜烟的冲去。

        一大群人,跟在后面,笑着闹着往回走。

        方晴的别墅里,皇帝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里面的陈设,然后对白牧野和林子衿道:“你们两个坐吧。”

        他留住了白牧野跟林子衿,没理会自己的儿子,就像完全不认识。

        小顾同学也如蒙大赦一般,跟着姬彩衣、单谷和司音一群人跑了。

        小白跟子衿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看向皇帝:“不知陛下留我们两个在这里,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

        皇帝没回答,走回到客厅的沙发处坐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先坐下说吧。”

        白牧野有些无奈,他还想回去跟着一起热闹呢,这种场面,他第一次经历,还想学着点呢。

        皇帝看向白牧野,声音温和的道:“小白,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白牧野点点头:“当然了。”您是皇帝,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呗,我还敢反驳您不成?

        皇帝笑笑,说道:“你们不要拘谨,留你们在这里,就是想跟你们说说话。”

        我信你个鬼!

        堂堂帝国君主,竟然悄无声息地跑到飞仙星这种地方来,专门把我们两个留下,只是想说说话?

        现在星际旅行的成本都如此低廉了?

        还是说您老人家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

        “朕就是想和你们拉拉家常。”看着有点心不在焉的小白,皇帝依然温和的笑着。

        “嗯,您说。”白牧野满脸真诚。

        不愿意听也没办法,没见那些神级的护卫们,一个个都守在门口?

        闯都闯不出去。

        “你现在,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吧?”皇帝看着白牧野问道。

        “嗯,知道。”

        “那,你对自己这身世,作何想呢?”皇帝又问。

        “没什么想法啊。”白牧野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看着皇帝:“努力学习,努力成长,争取成为一个对帝国有用的人才呗。”

        皇帝:“……”

        这种套话他在当皇子的时候经常能够听到,可自从他登上大位,成为一国之君后,已经太多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了。

        不过从这小子嘴里说出来,明显不是在跟他表忠心。

        这小不点,是在跟他表示不满呢!

        自幼被偷偷送进三仙岛,与父母分离,甚至对父母都没有任何印象!

        幼年出逃,历经生死劫,又被封印六年……

        这一切,看上去是齐王的锅,可这背后,若是没有他这个皇帝的默许,齐王肯定也不敢如此放肆。

        “过去的事情,有很多历史原因在里面,很难说得清谁是谁非,”皇帝看着白牧野,“这种事,即便你们父母在这里,我也会这样说。但是,你的成长速度,有点惊人,齐王封印了你六年关键的成长期,却依然没有封住你的成长,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白牧野沉默着,没有吭声。

        “朕今天过来,不是想和你解释什么,也不是想要要求你什么,就是单纯的过来看看你。”皇帝和颜悦色的看着白牧野,“想看看当年那个号称万古无一的白家天才,如今成长为什么样子了。”

        白牧野笑了笑:“那您看见了?”

        皇帝哈哈一笑:“是啊,看见了!”

        “看见了就行了呗,我们是不是可以去参加婚礼了?说起来,我师父那老光棍也不容易,这么大岁数了,也就我师娘不嫌弃他……”

        皇帝笑吟吟看着白牧野,林子衿在一旁憋着笑。

        就知道哥哥哪怕是面对着皇帝陛下,也不会有所畏惧。

        不过小白有点说不下去了,看着皇帝,有点无奈的道:“陛下,您是一国之君,您金口一开,便是圣旨,您那么忙,哪有太多时间浪费在我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身上?所以,有什么话,您直说便是。您是君,我是民……”

        “那朕就直说了吧,”皇帝突然打断了白牧野,轻轻一叹,“朕希望你……跟李英在交往的时候,不要考虑他的身份,能真正把他当做朋友。”

        李英?

        白牧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您说小顾?”

        “小顾?”皇帝嘴里咂摸一下,然后笑着点点头,“对,就是小顾。”

        白牧野道:“我也从来没拿他当什么皇子呀,子衿也没有,连我家大鹅都能欺负他。”

        皇帝:“……”小子你是不是有点过于放松了?

        无语的看了白牧野半天,皇帝道:“朕对李英,寄予厚望。”

        白牧野挠挠头:“陛下,这种话,您跟我一个小孩儿说,有点不合适吧?”

        “朕,时日无多。”皇帝依然很平静,语气平淡的很,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

        白牧野却是被吓了一跳,身旁林子衿也愣住。

        “陛下,这种话可不能……”

        “孩子,听我说。”皇帝轻轻摇摇头,“国师推演过,子衿身上的气运,他尚能猜到一二,但你,他看不透!所以,朕将李英送到你身旁。只希望你能真正把他当做朋友。这孩子看着有点孤傲,却是从小成长环境造成,实际上宅心仁厚,朕这些子嗣当中,唯有他,最适合成为那个接替朕的人!”

        白牧野已经有点说不出话来了,呆若木鸡的看着皇帝。

        这比他听老头子说起造化液的事情更让他感到震撼。

        祖龙帝国,万亿人的君主,竟然从帝都星球,跨越无尽星系重重星河,跑到自己面前来说帝国未来储君的事情?

        我不是您的首相,也不是您的智囊团成员,我只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呀!

        您的国师太不负责任了!

        您也太草率了!

        这种事儿跟我说啥呀?

        “朕相信国师的话,因为,他从未错过。”皇帝看着白牧野,似乎看穿了他在想什么。

        “万一这次就错了呢?”白牧野咕哝道。

        皇帝淡淡一笑:“显然不会,因为国师这一次,是用命推演的。”

        哈?

        白牧野缓缓抬起头,一双已经呆滞但依然好看的眼睛更加呆滞的看着皇帝。

        “是的,国师已死。”皇帝说道。

        虽然不知道国师是谁,但白牧野在这一瞬间,还是有种很难过的感觉。

        至于吗?

        为了推演一个人,把自己的命搭上?

        图啥?

        “图的是帝国的长治久安,图的……是这李氏皇族的将来。”皇帝一双眼,也真是锐利,直接说出了小白的全部心声,“因为,国师也是皇族中人,他姓李。他既然享受着这个姓氏带给他的无尽荣耀,那么,就要承载属于这个姓氏的全部责任!他是这样,朕,也是。”

        白牧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往后一靠,瘫在沙发上,有点破罐子破摔的看着皇帝:“您觉得,即便我是那个大气运之人,但您这样光明正大的来找我,别人看到之后,会放过我吗?”

        “你指的谁?齐王吗?他不会动你的。”皇帝淡淡说道:“即便他到现在,依然还想着那个位置,但他肯定不会再动你了。”

        “为啥?帝国战神他老人家,突然间喜欢我了?”白牧野看着皇帝,十分大胆的道。

        “因为你白家一位先祖回归了。”皇帝微笑着道,“他成帝了,就在前日,警告了齐王一句。”

        白牧野:!!!

        白家一位成帝的先祖回归?

        老头子怎么没说?

        还是说,老头子都不知道?

        然后我的老祖宗,还因为我警告了齐王一句?

        “警告什么了?”白牧野有些失神的问道。

        “老祖宗说,别人不管,但李彧你这么做,有点过分。”皇帝微笑道。

        老祖宗,皇帝都叫他老祖宗?

        不过想想,这似乎也没什么,毕竟李白林三家的先祖就是结拜兄弟。

        白牧野突然有点好奇,忍不住问道:“我那位老祖宗,是创立三仙岛的那位吗?”

        皇帝摇摇头:“那位先祖,早已跟我李家先祖和林家先祖一起,遨游星河去了……”

        “那您……又是怎么回事?”白牧野看着皇上。

        这话问得也很大胆,但这是皇帝自己说的。什么叫时日无多?

        “朕,被人暗算了。”皇帝微笑的看着白牧野,“已经不可逆,朕知道你很厉害,也知道你连活体符篆术都能破解,但朕的问题,已经不是人力可以解决的了。不然,你白家的老祖宗就能给朕治好。”

        呼!

        白牧野长出了一口气,眨眨眼,看着皇帝,依然有点不敢相信,轻声道:“没试过,怎么知道?”

        “呵呵,要不你试试?”皇帝笑眯眯看着白牧野。

        白牧野道:“那陛下也得先说说您的症状!”

        “症状么……就是你现在看见的皇帝陛下,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

        白牧野整个人都彻底懵了,身边的林子衿也呆住了。

        这明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身上的生机是骗不了人的,怎么可能是一个死人?

        这忽悠谁呢?

        一国之君就能这样信口开河吗?

        皇帝站起身,轻轻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然后说道:“朕这身体,只是一具仿生体,真正的朕,在半年前,就已经死去了。”

        林子衿忍不住说道:“可是,即便是仿生体,陛下的灵魂仍在呀!”

        “这灵魂,也快散去了。”皇帝淡淡道。

        林子衿一脸骇然的看了一眼白牧野,白牧野无比震惊的盯着皇帝,他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

        “说了你们也很难理解,简单来说,就是朕被人暗算,真正的身体早已死去,精神体却通过某种方式存在下来。但这精神体在当时一并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最多,只能在这仿生体里面留存一年。”

        皇帝依然保持着微笑,看着白牧野道:“朕终究不是上古时代那些神级大能,没有他们那种精神体存活万古的本事。如果朕不是这一国之君,恐怕在当日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所以朕,将李英送到你这里,所以朕,发出信息,恳求你白家老祖回归,所以朕,今日来到这里见你。因为,朕将离去,尘土归宗。但朕希望这祖龙不乱!希望你能辅佐李英,成为一代明君。”

        “朕知道你身边的那些小朋友,都是顶级的精锐,朕也知道即便是齐王的阵营里面,也被你收服了不少人。”

        “朕还知道……”

        “所以,朕知道你是个有想法的孩子,经过观察,朕也相信你的人品,更相信白家世代忠良……”

        白牧野看着眼前满脸平静跟自己说话的皇帝,倒不是多震撼皇帝知道的怎么那么多,而是心里面有种淡淡的悲哀——这是在托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