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上官家族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上官家族

        说好的展现两个全系符篆师之间的全面能力呢?

        说好的一场精彩激烈的对决呢?

        说好的全面阻击大魔王上钻石呢?

        这就完了?

        被人家一波带走?

        擦!

        弄半天是一个银样镴枪头?!!!

        这种战斗,几乎没人觉得它很精彩。

        甚至在很多不懂符篆师战斗的人眼里,这特么分明就是一场碾压式的战斗啊!

        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可言。

        只有少数符篆师,还在替天下乌鸦一般黑辩解——

        “你们不明白,大魔王的那些剑符肯定有说法,绝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高级符篆,我觉得,大魔王那些剑符,很有可能已经达到大师品质了。”

        “乌鸦真的没你们说的那么弱,他不过是对自己的防御符太有自信,同时也太小看大魔王的剑符了。”

        “正常情况下,大魔王那些剑符不可能那么容易击破乌鸦的防御符,换做是我,我也不敢相信那剑符威力那么大呀!”

        “上官清平可惜了,他其实本来是有机会的。这种高手对决,出现这种情况也很平常,这不能说乌鸦真的那么弱。你们应该也看过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战斗,她秒杀灵战士秒杀符篆师的战斗少吗?但谁能说她的那些对手都是弱鸡?”

        当然,不同的意见肯定也是有的。

        “没人说乌鸦弱,但他太装了!”

        “呵呵,一开始装的那么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黑域排名第一的天才呢!”

        “连胜榜上排名第三,并不能说明他在黑域中就能排到第三了,而且好笑的是,他在连胜榜上都落后人家大魔王,哪来的勇气嘲笑人家呢?”

        “论天下乌鸦一般黑同学这一战的损失,第一,他从钻石掉回了黄金,当然,这没什么,他如果能够调整好心态,今天晚上就能重新打回来,但掉了就是掉了;第二,他的六百多场连胜,就此宣告终结。或者这个连胜场次还能在榜单前十挂上一段时间,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一点点超越,他想要重新打回来,太难了;第三,他暴露了自己身份,哈哈哈,神圣帝国上官家族的第一年轻天才上官清平。好吧,这也没什么,敢跑到上官家去刺杀他的人也没几个。关键问题是……特么太丢人了啊!通过乌鸦同学这场约斗,教会了我们一个道理,那就是——人可以嚣张,但要等结果出来之后再嚣张。在结果出来之前,千万别装逼呀!容易遭雷劈!”

        这个帖子,在黑域论坛广为流传。

        嚣张要在出结果之后,否则千万别装逼,已经成了黑域里面的一个梗了。

        人们想象中会暴跳如雷的上官清平从虚拟舱中出来之后,英俊的脸上十分平静,并没有那种战败了的强烈沮丧。

        当然,失落情绪肯定是有的,但也没多严重。

        眼里也没有了在黑域中的那种傲然。

        他平静站起身,来到外面的客厅。

        客厅里面,坐着五六个人,其中两个身穿华服的老者,还有三个面容威严的中年人以及一个三十岁左右,看上去有些吊儿郎当的青年。

        说他吊儿郎当,主要是因为这家伙上半身穿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衬衫,下面穿着一条同样花花绿绿的大裤衩,脚上趿拉着拖鞋,跟这屋子里的众人格格不入。

        “哈哈哈,怎么样?吃败仗了吧?”穿得花花绿绿这青年在上官清平出来一瞬间,便大笑着嘲笑起来。

        上官清平翻了个白眼,撇撇嘴没吱声。

        其中一个华服老者淡淡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再说这一次,也是我们要他去试探的。”

        “老爷子,你们一天到晚无不无聊?黑域是什么地方?那里天才云集,出现什么样的妖孽也都不奇怪。你们不过是看了几段战斗视频,就在那怀疑这怀疑那的……有意思吗?”青年笑嘻嘻的道,“你看,我这宝贝弟弟好容易积攒起来的六百多场连胜,就这样没了,一会不得一个人悄悄哭鼻子呀?”

        其中一个中年人训斥道:“怎么说话呢?有点正形!”

        青年嘿嘿一笑。

        上官清平有点无奈的看了一眼这青年,依然保持着沉默。

        他跟整个不着调的哥哥不一样,他骨子里是一个特别上进的人。

        他哥哥上官文平名字里虽然有个文,但人却跟‘文’这个字一毛钱关系没有,当然,武也就那么回事。

        三十多岁的人了,也才达到中级宗师境界,一天到晚就知道到处去浪。

        让他这个弟弟都跟着操碎了心。

        不过有一点,上官文平的情报收集能力非常厉害,以至于家里这群人虽然经常训他,骂他不着调。但在关键时刻,还是很器重他的。

        前段时间,上官家的老古董之一……也就是上官文平和上官清平的爷爷,上官远飞,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看见一段小白在黑域中的战斗视频,顿时引起他的关注。

        因为上官远飞也是一个符篆师,而且还是一个神级符篆师!

        他的眼睛,=自然毒得很,一眼就看出那个叫大魔王的人施展的符篆术不对劲。

        很像是真正的古符篆术!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场挑战。

        实际上,如果不是爷爷有交代,上官清平肯定不会主动去挑战排在他前面的大魔王的,更不会随便暴露出自己身份来。

        吃饱了撑的么?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可能打不过人家?

        但没办法,老爷子有交代——你必须要激怒他,甚至还要暴露出你的真实身份来。

        虽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让他这么做,但他已经很好的完成了。

        在整个黑域过半天才的围观下,丢了一个天大的面子,连带着家族也跟着有点蒙羞,但他完成了老爷子的任务。

        比赛的录像,他也已经拿到手。

        很快,上官清平将比赛视频放出来。

        就连看起来很不着调的上官文平,也认真看起来。

        当然,他认真看也看不出什么。

        但那两个老者,在白牧野出符的一瞬间,眼睛便都亮起来。

        目不转睛的看着光幕上,小黑胖子的每一个动作,甚至就连表情他们都不放过!

        “看见了吗?他在出符的瞬间,他身体周围的气场就已经变了!”

        上官远飞对身旁的另一个老者说道,“这意味着……这个叫大魔王的人,应该是个宗师!虽然他没有释放出宗师的场域,但这瞒不过我的!”

        “啊?”上官清平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这个……真的有点不敢相信啊!

        宗师?

        黑域里面,灵战士宗师比比皆是,甚至不是宗师才稀罕。

        可符篆师宗师……除非是一些年岁很大的老家伙跑进去,不然,在一群年轻人当中,根本找不出任何一个宗师!

        即便是四十岁的符篆宗师,也足以令人感到震撼。

        符篆师从高级到宗师那一步,是最难的!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进大宗师还难。

        另一个老者却微微点点头:“你说的不错,看那气场,应该是只有宗师才能使用并驾驭的,如果只是一个高级符篆师,怕是连那气场是什么东西都不清楚。”

        上官清平:“我就不清楚。”

        上官远飞目光柔和的看他一眼:“你这次做得很好,以后我会教你。”

        上官清平嘿嘿一笑:“谢谢爷爷!”

        上官文平嘴角微微抽搐,看着被暂停下来的画面,多少有些不敢相信的道:“这个叫大魔王的小黑胖子,看样子最多也就二十几岁吧,有这么年轻的符篆宗师?这该不会是个老家伙吧?”

        他虽然平时以怼弟弟为乐,可那终究是亲弟弟,没事怼一怼没问题,但如果说有人比他弟弟优秀,他也是不愿承认的。

        “这个不好说,这么年轻的符篆宗师,当代几乎是没有的。准确的说,在我们人类来到仙女座,重启修真文明的历史上,应该没出现过二十几岁的符篆宗师。”上官远飞说道:“但在上古文明中,二十几岁的符篆宗师……虽然不多,但却是有的!”

        “真有这种天才?”一个中年人惊讶的问道。

        “咱们如今的人类文明,其实属于科技和修炼并行的文明,但根据那些上古时期的遗迹来看,上古时代,基本上就是单纯的修真文明,没有太多科技产物。”

        上官远飞说着,用手指着光幕上的白牧野道:“这个叫大魔王的年轻人,更像是上古时代那种修行者,无论他对符篆的驾驭还是掌控,对符篆术的理解,甚至包括他的战斗方式,都更加接近上古修行者。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个人……应该是一个上古文明的传承者。”

        上官文平问道:“那又如何呢?”

        上官远飞看了他一眼:“文平,我希望你去一次祖龙。”

        “哈?”上官文平顿时一脸不情愿,“出国?还是去祖龙?”

        “怎么,你不愿意?”上官远飞淡淡问道。

        “这……不是不愿意,而是……哎,老爷子,您不会是要我去把这人找出来吧?”上官文平一脸的不情愿,他还有很多妹妹需要照顾呢,这一走,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再说,出国……还是去祖龙那种不如神圣的国家,不但危险,也无聊呀!

        那边的妹妹不好看!

        “就是要你把这人找出来!”上官远飞道:“如今还能得到完整上古传承的人寥寥无几,尤其符篆师,就更稀罕了。这样的人,每一个身后都隐藏着惊天的秘密和机缘。我们上官家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靠的……就是那些上古文明的碎片。所以,这关乎到我们家族的千年大计。”

        上官文平叹了口气,点点头:“好吧好吧,我去,不过老爷子,你怎么能断定这人是祖龙的?他难道不能撒谎吗?”

        上官远飞微笑道:“沧海那边,我同样也已经派人过去了,甚至我们神圣帝国,也有专人在盯着!不过那人是咱们国家的可能性不大。”

        上官文平顿时一脸无语,心说还以为老爷子有多睿智,一眼就能看出对方的身份,原来也是广撒网啊!

        “不过这人,是祖龙人的可能性更大。”上官远飞道:“虽然我们神圣也讲祖龙语,但口音还是有所不同的。他说话虽然听不出什么口音,但多多少少,还是带着那么一点点祖龙的味道。所以,你去了那边,千万不要放松。正好他们的帝国联赛也要开启了,按照这人的年龄,你注意盯着点他们的帝国联赛。一旦发现可疑目标,就立即将信息传递回来。”

        上官文平道:“好吧,我知道了。”

        “孩子,这可能是一项漫长而艰巨的工作,它有可能持续几年,甚至十几年……但只要能够把这个人找出来,对我们上官家族的未来,就一定有很大帮助。同样的事情,我当年也是做过的。”上官远飞语重心长。

        上官文平点点头,也认真说道:“爷爷,您放心吧,我肯定认真完成这项工作,把这人给揪出来。”

        “你不能打草惊蛇,只许暗中观察,记住了,所有一切,我们这边来决定。”上官远飞道。

        这时候,上官清平才在一旁忍不住问道:“爷爷,到底是为什么呀?我们找到这个人,然后要把他抓过来,从他身上夺取传承吗?可是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太好?”

        上官远飞忍不住笑起来:“你这傻孩子,怎么,觉得我们是坏人?在做坏事?”

        上官清平微微低头,没承认,但也没否认。

        其实沉默,就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一个中年人淡淡说道:“你没离开过家族,更没有什么阅历,所以很多事情,你都不懂,或许以后有一天你会明白……所有的一切利益,都是建立在掠夺之上的。”

        “怎么会这样?我们家不是做正经生意的吗?”上官清平觉得自己的三观有点要崩。

        “做正经生意?”中年人忍不住笑起来,点点头:“现在跟你说太多,你也理解不了,以后慢慢你就懂了。你现在不需要参与这些,只要好好把实力等级提升起来就好。”

        上官远飞微笑着道:“不错,你是家族这些年来最优秀的天才,以后你会大放异彩。一些阴暗的,见不得光的事情,自然有别人去处理……”

        上官文平在一旁眼眸里闪过一抹淡淡的黯然,心说我就是处理这种事情的……“别人”。

        上官清平看了一眼自己哥哥,低声道:“那哥哥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上官远飞摇摇头:“他只是去观察和寻找,不会有危险的。”

        “那就好!”上官清平这才高兴起来。

        ……

        ……

        从黑域中出来,林子衿精致的小脸上还带着强烈的兴奋。

        拉着白牧野:“哥哥,你今天的表现真的是太出色了!嘻嘻,那个上官清平牛皮都吹爆了,结果却瞬间被秒……”

        小顾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皱眉看着白牧野:“那个人为什么要自爆身份呢?目的是什么呀?”

        “大概天生就喜欢炫耀吧?”林子衿在一旁道:“这样的人黑域里面不少的。”

        “我知道不少,但这个人,我看过他之前的一些比赛……平日里没这么嚣张,也没这么高调。”小顾看着白牧野,“总觉得,他今天的表现,似乎挺刻意的。”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白牧野微微皱眉。

        “是吧?我就觉得他自爆身份完全是没必要的,不过也没什么,神圣帝国……离咱们这里远着呢!”小顾说着,冲着楼下大声喊道:“大鹅,我要两份牛排!”

        “收到!”楼下传来大鹅愉悦的声音。

        这厨师当然不是白当的,需要拿白菜来换!

        大鹅是个居安思危的鹅,如今它的储物空间里,已经存储了大量白菜。

        这些白菜足够它吃好几个月的!

        但这么好的东西,它才不会嫌多。

        小顾虽然觉得上官清平的表现有些刻意,但这件事大家都没怎么往心里去。

        就当它是一场寻常的黑域比赛好了,大家都没想太多。

        大魔王这个名字,也因为这场比赛,彻底扬名黑域。

        一时间,挑战他的人更多了。

        所以说,天才集中的地方,很难用常理去揣度。

        明知道大魔王厉害,但还是想要挑战他的天才比比皆是,大概都觉得自己行。

        除非能像林子衿那样,生生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凶名远扬的妖女,不需要太久,就没有多少人敢找她挑战了。

        姬彩衣、单谷和司音几人,也算真正见识到了黑域中的顶级战力是什么样的。

        他们也因此变得更加努力起来。

        接下来这几天,已经成功升到钻石的白牧野依然每天进入黑域。

        打架、画符。

        甚至偶尔也会挑选几个对手应战,他挑人之前,先看对方胜率,然后看连胜场,最后再看看对方的比赛视频。

        觉得有意义的,他才会同意。

        现在关注他的人,已经不比关注问君能有几多愁的人少了。

        所以,每一场比赛,只要他选择公开,总会引来大量的人进入围观。

        至于挑战他的人,肯定是选择公开的,都指望能干掉他出名呢。

        可惜的是,几天下来,没有一个挑战者能实现这一心愿。

        神圣帝国的上官家做事很稳,他们完全没有在黑域里面派任何人试图近距离观察白牧野。

        即便有,也全都是坐在观众席中,往人群里面一混,低调得一塌糊涂。

        问君能有几多愁果然找白牧野约战了。

        其实当天比赛结束之后,如果不是白牧野走的太快,她都想当场跟白牧野约战来着。

        大概是有事,问君随后几天没上线,这天一上线,就直接在论坛上发帖子,希望大魔王能够跟她打一场。

        所有期待这场比赛的人,又都兴奋起来。

        他们不但希望看见一场精彩对决,更希望看见连胜榜上那些神话破灭!

        因为只要开打,就必然会有人终止连胜。

        其实对真正的强者来说,连胜榜那东西是可有可无的。

        就像问君能有几多愁自己也明白,她虽然连胜榜上排名第一,但却不敢说自己是黑域第一。

        不过,如果能够击败大魔王,然后再慢慢击败掉一些出名的人,那么她这个第一的含金量,也会变得更足。

        她甚至准备击败大魔王之后,直接挂一个帖子在黑域论坛上,长期邀请各路高手对她进行挑战!

        所以,问君妹子只是做人低调,做事……可一点都不低调!

        白牧野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其实是想让林子衿把问君约出来,大家聊聊天,看能不能交个朋友。

        对这种高手,他还是很想结交一下的。

        之前林子衿也约过,但都被问君给婉拒了,这次同样也是如此。

        她告诉林子衿,这一战打完之后,会主动邀请他们见面。

        “整天神神秘秘的,在咱这皇子也没有那么大架子啊……”林子衿也多少有点不开心。

        小顾看了林子衿一眼:“皇子不是没那么大架子,是根本没架子好吧?你是我的大姐头,小白是我老大,哪敢有架子?”

        “那你鹅爷我呢?”大鹅问道。

        你是个屁!臭鹅!

        小顾心里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满脸堆笑:“你是我哥,尼古拉斯·高贵·大厨·鹅哥!”

        大鹅很满意!

        在这家里,它也就敢欺负欺负小顾。

        另外那俩,眼睛一瞪它就哆嗦了。

        都特么是魔鬼!

        一言不合就要吃它……都是文明人儿,太不体面了。

        上官清平在打完那场比赛之后,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其实并没有,只不过连胜中断,排行榜上找不见他了。

        白牧野在跟上官清平那一战结束后的第五天,终于答应了问君能有几多愁的约战。

        双方约定,明天晚上八点,随机地形打一场。

        之所以不用擂台,是因为问君妹子觉得她一个超级灵战士,选择擂台的话是欺负白牧野这符篆师。

        没等出符,就被她给秒了!

        是的,连胜榜第一,就是这么自信。

        对小白来说,其实在哪都是无所谓的。

        在客厅和厨房打他都没意见。

        随着双方的约定,黑域再一次轰动了。

        这场约斗,要比上一场跟乌鸦那场……更加引人注目!

        两个自黑域重启以来,从未败过的人之间的战斗,谁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