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七章 夫人是个好人

第四百零七章 夫人是个好人

        段元新面容儒雅,笑容温和,看起来特别像是一个慈祥且正直的中年男人。

        气质温婉的女人脸上看不出太多表情,多半都是在静静听着男人说话,一脸恬静。

        “勇儿这一次进入天湖圣地,出来肯定会变得更加优秀。”

        “嗯。”

        “唉,说起来,你我夫妻一场,却没能真个做个夫妻,倒是叫人有些遗憾。”

        女人抬起头,看了段元新一眼,眉宇间带着几分探究之色,多少有点奇怪。

        因为平日里,这个男人虽然面子功夫做得很足,让外人看上去他们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可实际上她心里面清楚的很,段元新对她应该是半点感情也没有的。

        “你是个好女人呐!”

        段元新不知为何,一脸感慨的叹息一声。

        女人静静看了他一眼,依然没问。

        段元新看着女人温婉的脸还有那双明丽的眸子,忍不住问道:“咱们认识,也快三十年了吧?”

        “嗯,二十八年半。”女人声音温和的点点头。

        “嘿,你记得到时比我还清楚。”段元新自嘲的一笑,然后看着她问道:“我有个问题,一直憋在心里,挺好奇的。”

        “什么问题?”女人声音糯糯的问道。

        “从我认识你那天起,你就是这样的,到今天也没变过。你是我见过的女人当中,极少数几十年如一日,始终表里如一的,”段元新看着她:“可为什么……”

        女人也看着段元新。

        段元新犹豫一下,苦笑着摆摆手:“算了,我不问了。”

        女人愣了愣,看着站起身,似乎想要离开的段元新,忽然轻声道:“元新。”

        “嗯?”段元新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很少这么称呼自己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女人温柔的问道。

        “我……没,没有心事。”段元新脸色渐渐平静下来。

        “你是个好女人!”

        他想了想,又说了一遍,像是在说服自己。

        “其实,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女人忽然幽幽说道。

        “嗯?”段元新微微一怔,大概是没想到这个从来都是温婉贤惠的女人,会以这样的口吻说话。

        “我总觉得你最近好像有心事的样子,当然,这是你们男人的事情,我也不便多问,”女人柔柔糯糯的说道:“不过关于我为什么会……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想和你说说。”

        “哦?”段元新原本已经打算走出去的脚步,又不知不觉的退回来,坐在女人对面,看着她。

        “我知道你有心上人,也知道你看我不起。”女人道。

        段元新失笑着摇摇头,否认道:“没有没有,这个真没有,若是看不起你,我不会经常拉着你这样说说话。”

        女人不置可否地笑笑,她没有在意段元新的解释,只是声音轻柔小心翼翼的道:“我是家里面最小的姑娘,我上面有三个哥哥,还有两个姐姐。”

        “嗯,这我知道。”段元新点点头。

        女人道:“我的家境不是很好,但我的哥哥姐姐们天赋都不错,只可惜他们没有钱,更没有资源……”

        “现在他们厉害啦,有你帮衬,过得都很好呢!”段元新笑道。

        他那名义上的舅哥跟姨姐们,现在可不能简单的用“过得好”这三个字来形容。

        身为段家当代家主夫人的哥哥姐姐,他们随便哪个,都是这天湖星的大人物了。

        虽然没有住在段家主城,但每个人都是名动天下。

        说起来,这女人一家子都挺优秀的,她的那些侄男外女,一个个也都厉害的很。

        “嗯,这一切,还要感谢您。”女人低声道。

        “你我夫妻,何必言谢?”段元新笑着道:“即便是假的,但该做的事情,我也会做。”

        心中却忍不住叹息一声,这女人着实是个好女人,若没有太上长老横在中间,就真的娶了她,然后再生一个儿子,扶植他做世子,是不是也可以?

        如果可以这样,他又何必要冒着极大风险,干掉段勇,干掉太上长老,然后去把人家上官家的夫人给接回来?

        当然,跟妹妹的感情是真的,可她终究做了那么多年的上官夫人……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其实也正是因为这些,我当年……当年才会。”女人低声道:“可我心里面,也是真真感谢您的。”

        “嗯,你是个好女人!”

        段元新第三次说起同样的话,然后站起身,一脸认真的看着女人道:“你放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不管你,更不会……伤害你!”

        说完,他大步流星,出了大殿。

        大殿里,女人秀眉微蹙,眼神中带着几分迷惑跟不解。

        她预感到要出事,可到底要出什么事,她却完全想不到。

        虽然做了这么多年段夫人,但她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个大家闺秀也没什么分别。

        几乎在所有人眼里,夫人一直都是这么单纯的。

        所以即便她现在想要问一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却悲哀地发现,她竟然无人可问。

        段元新出门之后,身边两名护卫自动跟上来。

        “保护好夫人,不要让任何人伤害到她!”

        段元新低声道。

        “是,家主。”两名护卫齐声答应。

        我还能保护她多久?

        等她回来的时候,能容得下这女人?

        唉,她回来之前,还是要把她送走。

        这两个她,一个是跟他有名无实,做了二十八年半夫妻的女人;另一个……却是跟他有着兄妹关系,但并无血缘,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的女人!

        孰轻孰重,他拎得清,可不知为什么,他很舍不得这个有名无实的妻子。

        所以,他是真的不会伤害她。

        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当天夜里,天湖段家的这座主城里面,爆发出一连串的巨震。

        仿佛地震了一般,整座城都在剧烈的颤抖。

        大量的建筑垮塌,人员伤亡经过初步统计,至少有数千人之多。

        段家对此作出的解释,是有地龙翻身了。

        可实际上,真正有点修为的人都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

        惊天的大事!

        狗屁的地龙翻身,分明就是有强者出手了!

        三天后,段家主城这里,传出太上长老突然暴毙的消息。

        尽管众说纷纭,但还是有各种各样的流言传出。

        基本上都跟之前那场“地龙翻身”挂钩。

        有说太上长老被仇家所杀,也有说太上长老其实是跟家主不和,甚至还有更离谱的,说太上长老当年把夫人嫁给家主之前,就跟夫人有私情,甚至就连如今的世子段勇都……

        有人觉得传言这东西,根本靠不住,不过也有人认为无风不起浪。

        反正最近几天,各种各样的传言顺着段家主城,迅速蔓延整个天湖星。

        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

        段家死了太上长老,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不说举国哀思,也差不了多少。

        家主段元新跟夫人那次谈话后的第五天,段家迟来的公告终于出来了。

        “太上长老大人因病离世,天湖星哀悼一月。”

        只有这样短短的一句话,看上去就特别敷衍。

        虽说哀悼一月,已经等同家主离世的待遇,但还是让人觉得段家官方的态度有问题。

        似乎给人一种就连表面功夫都不愿做的感觉。

        如此,那些流言蜚语,甚嚣尘上!

        但家主的后宅里,夫人该养花养花,该喝茶喝茶,该弹琴弹琴,总之,一点都没有受到外面风浪的冲击。

        她甚至连太上长老暴毙的消息都不知道!

        整个后宅,从上到下,没有一个人嚼舌根跟她说这个。

        甚至连私下里的议论都没有。

        因为后宅上上下下,哪怕心肠不好的人,心里面都清楚——夫人是个好人。

        接下来的这些天里,整个天湖星都沉浸在一种紧张的氛围当中。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大家哀悼段家太上长老的离世。

        而是这颗星辰,正在刮着一场剧烈的风暴!

        风暴之下,人人自危!

        几乎所有跟太上长老有关的人,不管无辜不无辜,全都遭到了清算!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其他长老的那些手下,迅速开始上位。

        让人有些看不懂的,则是连世子都受到了牵连。

        但凡跟世子有关的人,同样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清算。

        虽然没有打太上长老一系那么狠,但一个个也全都灰头土脸,甚至连头都不敢冒出来。

        这天湖星,真的是要变天了吗?

        于是,一个更凶的谣言就这样突然间冒出来了——

        “呵呵,早就说过,家主跟自己亲妹妹……还有了两个孽种,就是上官家那两位,不是我造谣,先不要说验血这事儿,网上有那两位的照片,你们好好看看,那照片上两兄弟的长相,跟咱们家主是不是特别像?是像舅舅吗?不,是像亲爹!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如果回头天湖段家的新世子不从这两人当中选,我特么就自杀谢罪!”

        “原来的世子?原来的世子当然是要被干掉的!原来的世子再亲,那也是外面的女人生的,可不是他妹妹生的!”

        所谓杀人诛心,这个传言一出,简直石破天惊!

        过去虽然也有无数人怀疑段元新跟他妹妹之间有问题,但终究都是在私下里偷偷议论。像这次这样,直接光明正大发在天湖星的网络上,并且还找不到出处的大胆言论,尚属首次。

        这传言几乎在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天湖星的每一个角落。

        段元新坐在书房里,坚硬的木质座椅上,还坐着几个老人。

        段元新有些踌躇满志的感觉。

        这么多年了,如此的意气风发还真是第一次。

        第一次有种——我就是家主的感觉。

        第一次有种——这颗星球我说了算的感觉。

        同样也是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家主的地位,和尊严。

        后者在他看来,更重要!

        低调隐忍了这么多年,为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太上长老实在是太老了!

        就像是一只没了牙的老虎,趴在那看着还挺吓人,可实际上,他连站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即便面对一条狗,只要胆子够大,将死的老虎也根本不是对手。

        当然,胆子那么大的狗几乎没有。

        远远吠叫几声没关系,真要让它冲上去,老虎一个眼神就能把它吓尿。

        所以,是段元新亲自动的手!

        虽然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一条狗,太上长老养的狗。

        可实际上,他自己心里面非常清楚,他不是狗!

        他是一头壮年的狮子!

        当他羽翼彻底丰满,当他做好了全部准备,当他终于鼓足勇气,一剑刺向那个行将就木的老者心脏的时候,他才突然间发现:原来那个他心中有如梦魇一般的太上长老,竟已虚弱到了那种地步。

        那可是一个真正的神级大能啊!

        接近神级巅峰的存在!

        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不死,掌管上官家族无数年的老祖宗!

        竟被他一剑给刺死在当场。

        虽然他临死前的那一下也挺狠的,甚至让段元新受了点伤,让整座城都受了点伤。

        可那跟他的死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心中横亘的最大一根刺……被拔除了!

        如果不是事情太多,他甚至差一点点,就想在夫人的房间留宿了!

        不过最后关头,他还是忍住了。

        夫人是个好人。

        书房里。

        其中一名老者面带得色的道:“恭喜家主,贺喜家主,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整个天湖星……已经有百分之六十,完全被我们的人所掌控,剩下那百分之四十,都是来自各大财阀,目前还在观望状态,相信他们只要不傻,就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另一个老者说道:“家主,关于最近那个谣言……我们要不要澄清一下?另外,也为接夫人回来……做个铺垫?”

        第三个老者也点点头,说道:“对,家主,这件事应该重视一下,不然的话,那谣言越传越离谱,到最后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三个老者,都是天湖段家长老会成员,是段元新这些年来,暗中扶植起来的真正自己人!

        这些人可以说,是段元新的绝对心腹,是死忠,知晓他的一切秘密。

        段元新脸上露出一抹冰冷,最近流传出来的那传言,他一听就知道是出自段勇的手。

        冷笑道:“呵呵,终于忍不住出手还击了吗?可惜,等他回来的时候,所有靠山,所有羽翼,都已经被我剪除掉!他还能拿什么来跟我斗?”

        “家主,道理是这样,不过我们也不要大意。”一名老者道。

        “圣地入口处的埋伏,都已经设好了吗?”段元新问道。

        “回家主,都已经设好,五名大宗师级的符篆师,早已将符阵布好,只要他一出来,符阵立即发动,他必死无疑!”另一个老者微笑着,然后看着段元新道:“当然,前提是他能出来。如果我没猜错,这会儿他的尸骨……可能都已经冷了吧?”

        “哈哈哈!”房间里,一群人全都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

        段家家主的后宅。

        温婉贤惠的女人正在用剪刀修剪一株玫瑰花,却不小心被那玫瑰上的尖刺扎了一下手。

        她境界很低的,只有不到三级灵战士这样。

        从小就没有这方面天赋,也从来没想过要修炼一下。

        所以皮肤又白又嫩,被刺扎一下,顿时有一滴血流出来。

        “夫人您没事吧?”身边的侍女见状顿时吓了一跳。

        这要是让家主看见,挨顿骂都是轻的,这还是夫人一直护着她们这些下人,不然被拉出去打死怕是都有可能。

        “没事没事,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女人将手指放在嘴里,轻轻吸吮一下,然后看了一眼身边侍女:“不要跟别人说。”

        “嗯,知道了,夫人!”侍女看向女人的眼神,充满尊重。

        女人微微一笑,继续拿起剪刀,剪向那根看上去不太整齐的枝杈。

        咔嚓!

        一剪子下去,那根歪歪扭扭不整齐的枝杈掉在地上。

        “嗯,这回看着,就顺眼多了呢。”女人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身边侍女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那边正在干活的下人们,也全都跟着笑起来。

        虽然不知道笑什么,但夫人开心,他们也都跟着开心。

        可却没有人看见,夫人笑的时候,眼里却是没有丝毫笑意的。

        甚至在她眼底,藏着一抹深深的冷意,还有恨意。

        尸骨无存么?

        你们才尸骨无存!

        我儿若有半点差错,即便拼了这条命,我也会给他讨个公道!

        女人将剪刀递给身边侍女,然后轻声道:“我有些累了,回去休息吧!”

        “好的夫人。”侍女答应一声,将剪刀收起,然后扶着女人回房。

        心里面却是心疼的很,夫人太柔弱了!

        这才剪了几根花枝,就觉得累了,也不知道家主怎么想的,段家真的缺乏灵珠吗?

        就不能用灵珠将夫人的境界提升到高级灵战士,让她的体力变得更强一些?

        ……

        ……

        天湖圣地里面,眼看着就要到“门”那里。

        段勇跟白牧野两人聊了一路,乱七八糟的,什么都聊。

        倒是越聊越投机。

        身为一个上古时代的老灵魂,段勇的见闻太广博了!

        天文地理,音乐艺术,各种杂学。

        但凡是这世间有的知识,就很少有他没涉猎过的。

        不过这倒是没什么,作为一个上古活到今天的老灵魂,知道的多些似乎也没什么。

        真正惊讶的人,其实是段勇。

        因为他几乎可以确定,白牧野这年轻人和他不一样。

        他是一个“转世投胎”重新练级的老灵魂。

        但白牧野……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年轻天骄!

        即便他生在白家,但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懂的知识,也着实有点多得过分了。

        才多大呀!

        即便从娘胎出来就开始看书,又能看多少?

        他却不知,白牧野空间指环里面,装着一个上古时代大宗门的图书馆!

        而看书学习,又是小白的最爱。

        几乎所有一个人的空闲时间,小白都是用来看书的。

        所以原本就对小白印象不错的段勇,愈发的欣赏起这个当时的超级天才。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呢,其实是占了天大便宜的人,我带着无尽岁月积累的海量知识,重新转世重修,所以,用玩游戏的说法,我是开了外挂的!但小白你不一样,你真的是绝世天才!就像我曾经那个时代的年轻王者一样,你们的天赋……太厉害了!

        白牧野心说,你转世重修就算开挂?

        那我的造化液算什么?

        停在入口处,段勇对白牧野轻笑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

        “怎么?”白牧野看了段勇一眼。

        “我母亲,她虽然灵力值低得很,境界也很差,但有一点,她的精神力还是挺高的,至少,谁要是想害她,也没那么容易。”段勇幽幽叹息了一声:“只可惜,这些年来,段云新那狗贼对她的看管太严了,不然,她怕是早已踏入神级!”

        白牧野微微一怔,正琢磨段勇这句话什么意思呢。

        段勇笑起来,眼圈却有点微红,轻声道:“我那前辈找遍整个天湖星,给我选出来的母亲,怎么可能是个凡人?”

        说着,段勇看着白牧野:“前世不论,只谈今生,从今后,我认你白牧野是我兄弟!”

        这一番话,有点没头没脑的,不过白牧野多少有点懂了——

        段勇是真的在乎他这一世的娘亲,然后,好像是发生了一些他现在还不清楚的变故。

        “情况有变,咱们出去,怕是就要有一场恶战了!”段勇笑起来,看着白牧野,“我认你这兄弟,所以,你们可以留在这里,回头去天湖吧!如果有一天,进来找你的人不是我,那你们就进这个地方!”

        说着,段勇扔给白牧野一枚玉简:“这里面有几处禁地,里面都是上古超级存在,嗯,属于脾气性情还算温和,不至于做出夺舍这种事情的。可以找他们,寻求庇护。”

        白牧野看着段勇,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段勇仰天叹息一声:“那狗贼,提前发动了,我那前辈,为了稳住他,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