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大符篆师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第五百二十二章 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邰铭整个人都彻底懵了。

        惊愕!

        愤怒!

        震撼!

        难以置信!

        他就算做梦也都想不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的大脑瞬间几乎是一片空白。

        看着那张超级英俊的脸孔,邰铭整个人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完全搞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不能动了?

        刚刚那绚丽的光芒,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的,到现在,这位都不敢相信自己是被控制符给打中了。

        关键问题在于,他不是没见过控制符,但却没见过这种会发出五颜六色光芒的控制符!

        啪!

        老何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邰铭脸上。

        “褐皮?”

        啪!

        老何怒不可遏的咆哮着:“老子打你个王八蛋!”

        啪!

        “你他妈才是褐皮!”

        啪!

        “你全家都是褐皮!”

        “白痴!”

        “二傻子!”

        “想杀你老何爷爷?”

        “这一路,几次三番想对爷爷动手?”

        “做你的梦!”

        已经憋了一路的老何这一通疯狂的耳光,直接把邰铭太打成了猪头。

        帝四打帝一,着实不要太轻松。

        一个自由的符帝当然是恐怖的,如同大魔王般的存在。

        但一个被控住的符帝,在战帝眼中,那就是一个渣呀!

        身体素质简直脆弱得要死!

        根本就不堪一击!

        老何刚刚抽邰铭耳光的时候都不敢太用力,生怕直接给打死了不好和左丘韵交代。

        这时候,一大群人都从里面走出来,看见这一幕,也都颇为无语。

        尤其对老何比较熟悉的左丘韵、孙婷和裴静几人,都一脸无语的看着老何,心说得这得把老何给气成什么样,才能让他如此疯狂?

        觉醒的天河生灵,越聪明的,在天河这种地方生活得越是小心翼翼。

        它们很少会流露出太多的情绪和欲望。

        只想安安静静的好好活着就够了。

        得到资源的手段,也大多都是以物易物,或是自己寻找。

        那种通过杀人越货来弄资源的天河生灵,比例远远少于天河畔的人类。

        左丘韵她们认识老何也已经数年,从没见过这个比很多人类还有礼貌的天河生灵如此动怒。

        不过听见褐皮那俩字儿,再加上邰铭一路上一直想杀老何,两个原因综合到一起,也的确可以让老何如此动怒了。

        其实小白也挺无语的,他是真没想到,一张控符就能干掉一尊符帝。

        他本以为会有一番大战。

        毕竟最了解符篆师的人,肯定是符篆师。

        他用一张加了特效的控制符偷袭,纯粹就是恶心对方的。

        想要跟对方斗一斗谁的手段更高明!

        谁能想到一张符就凑效了啊?

        这特么真的是符帝?

        就算老头子那种神符师,也很难被这样一张符就偷袭成功了吧?

        去掉帝级对神级的境界压制不谈,小白没什么信心能通过这样一张符就控住老头子。

        所以眼前这个,是个假的吧?

        “他是来搞笑的吗?”小白跟老何也算是熟悉了,看着老何问道。

        邰铭被这一顿耳光差点直接给抽死,脸肿得像猪头,嘴角往下滴滴答答淌血,整个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

        可却被小白这句话给气得差点冲开控制符对他的封印!

        他身体不能动,眼看着小白走到他面前,上下打量着,然后他看着小白冲他撇撇嘴,说道——

        “就这……符帝?”

        老子就是符帝!

        若非你偷袭,若非这该死的褐皮出卖我,我怎么可能被你控住?

        邰铭终于明白,这一路上,这该死的褐皮天河生灵一直就是在算计他!

        他竟然被一个天河生灵给坑了?

        内心深处的羞愤简直要突破天际了!

        “真是个符帝,挺厉害的。”老何一顿大耳光抽过去,气也出了不少,心里面也变得平静了很多。

        “哦,要不放开他打一架?”小白有些蠢蠢欲动,不过想了想,还是打消了这念头,“算了,他太蠢了,跟这种打,当真是一点提升都不会有,甚至有可能把我智商拉低,认为符帝都这么蠢……”

        邰铭站在那气得七窍生烟,虽然不能动,但心中却已是恨意滔天。

        “杀了吧,这家伙在邰家的地位一定不低,”老何建议道,“这样年轻的一个符帝,却从未听说过,肯定是被隐藏起来的。如今跑出来,大概是想要增加一点阅历和见识,但太蠢了!”

        你这该死的褐皮,你才蠢,我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啊啊啊啊啊!

        邰铭心中在咆哮。

        但同时,一颗心也不断的冷下来。

        他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威胁也好,哀求也罢,根本没意义。

        他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身上替死符发挥效用,然后他肯定第一时间逃离这魔窟。

        回家找泽胜老祖弄死他们所有人!

        白牧野看着邰铭,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单谷。

        单谷顿时嘿嘿笑着走过来,特别熟练的上前一把将邰铭手指上的空间指环摘下。

        试探一下道:“呦,上锁了。”

        “哦,那先收起来,回头再开。”白牧野说着,看着邰铭笑道:“你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身上有替死符吧?”

        邰铭猛然间怔住,幸亏他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不然一瞬间的表情都能出卖他。

        “不过这种东西,通常都是以符文方式种在你的身体里,不太好找,所以,还真不好直接杀你呢。”白牧野说着,绕着邰铭转来转去的。

        左丘韵道:“儿砸,传说,邰家和龚家,各有一名帝五境界的符帝老祖,但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出来过了。这年轻的符帝,怕是邰家帝五境界的符帝培养出来的接班人。”

        左丘韵这是在提醒儿子当心。

        但凡是这种被当成一个顶级势力接班人培养的,身上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肯定不会少。

        家族的老祖也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防止看好的继承人中途陨落。

        而且一般来说,像邰铭这种身份的人,身边肯定是有护道者的,不知道怎么一个人跑出来。

        像他这种经验和阅历的家伙,几乎随便一个老油条都能把他给玩死。

        这样的二傻子,背后的老祖宗是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出来的?

        老何在一旁冷笑着给众人说明情况,提到了这件事——

        “这人脑子就跟有病似的,邰家这次派出了五名帝四、二十名帝三跟一百名帝二境界的强者,进入雾瘴区,试图寻找之前那波人死亡真相。”

        “结果这傻子嫌那些人行事太过谨慎,觉得他们胆小怕事,干脆把那些人都甩了,一个人跟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转。正好被我撞见,发现他的目的之后,我就已经想要算计他了。”

        “结果巧的是,他也一直想杀我,这下我连心理负担都没了!”

        老何此刻特别得意,这简直是它生平做得最畅快的一件事了。

        将一个符帝骗得团团转,最后生生给玩死!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如果不是事情还没彻底结束,它都想要浮一大白。

        “对了,他还给了我一根能增长百万灵力的大药,试图稳住我,所以左小姐,裴小姐,我不要什么其他好处了,有这一株大药,已经足够了,哈哈哈哈!”

        老何特意走到邰铭面前,两手叉腰,仰着脸,鼻孔对着邰铭:“褐皮?知不知道,你就是死在褐皮手上!”

        邰铭继续崩溃中。

        内心深处也只剩下一个念头——替死符!替死符!替死符!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眼前这群人要么直接出手杀他,那么替死符就会将他救下,然后他会随机出现在这里的某一个地方。

        这种地方利于藏匿,他有信心逃走!

        如果这群人不杀他,老祖接到他的传讯之后,时间长不见他回去,也一定会亲自出来找!

        肯定能找到我!

        泽胜老祖,他一定能够找到我!

        这时候,林子衿走到白牧野身边:“哥哥,不是有惊魂符吗?直接把他精神体拍出来不就完了?”

        白牧野摇摇头:“惊魂符不行,等级太低,用来拍灵战士还成,但这货虽然是个白痴,可精神力却一点都不低,神级惊魂符,怕是对他起不了什么效用。”

        “那就杀了吧。”林子衿说道:“这种垃圾,跟龚家那群人没什么分别。”

        白牧野想了想,道:“单谷。”

        单谷顿时过来,把邰铭那空间指环递给白牧野。

        白牧野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

        “咱们是兄弟啊!”单谷嘿嘿笑道:“你问题问的就有问题,我跟你说啊……”

        白牧野面无表情的接过了空间指环,用精神力探知了一下,发现上面的确是带着某种封印的。

        而且解起来还挺麻烦的!

        这也说明邰铭除了一点阅历和经验都没有之外,在符篆师本身这个领域中,还真是挺厉害的。

        终究是一尊符帝。

        “像你这样,也敢一个人出来当坏人,心思还敢那么肮脏,挺佩服你的。”白牧野一边破解那枚指环的封印,一边看着邰铭淡淡说了句。

        这时候,一个符帝被少爷抓住的消息在这里不胫而走。

        那些正常闭关的人全都跑出来围观。

        一个个指着邰铭啧啧称奇。

        “呀,这就是符帝啊?除了少爷,还第一次见到符帝呢!”

        “他也是邰家人?邰家有这么傻的吗?被少爷一张符就拍在那了?”

        “切,这话说的,他算个什么东西,哪有咱们少爷厉害?”

        “那是,别看少爷年轻,但却也是身经百战啊!”

        “嗯,听说少爷在人间……”

        一群人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进邰铭的耳朵里,让这位邰家的“年轻”符帝在震撼到灵魂发抖的同时,也生出了一股强烈的羞愧感。

        他不敢相信,仅凭借一张符就把自己给控住的英俊年轻人,才二十出头……

        这他妈怎么可能啊?

        即便天骄如他,凭着天河这里的顶级资源,踏入帝境也足足用了一百几十年!

        这世间怎么可能有生灵在二十出头就成帝了?

        他们一定是在骗我!

        邰铭心里面疯狂的翻腾着,那种要吐血的感觉愈发强烈。

        下一刻,他真吐血了。

        因为小白终于破解了他的空间指环!

        “你这空间指环不怎么大呀,有点配不上你身份。”白牧野在那嘀咕着,“咦?这怎么还有一件战衣?这战衣……这战衣应该能抗住控制符啊,你怎么不穿?”

        虽然那张符是拍在邰铭脸上的,但小白依然觉得奇怪,有这么好的衣服,为啥不穿上?

        邰铭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被气死的!

        老何在一旁笑嘻嘻地道:“我劝他脱下来的!”

        白牧野嘴角抽了抽,看了一眼老何,突然道:“对了,何前辈,什么时候您帝五了,我送您点好东西。”

        一声何前辈,叫得老何眉花眼笑,随后他看着白牧野:“呦,小少爷还有东西送我?”

        白牧野笑着点点头:“是啊,怎么?何前辈觉得小子来自人间,身上就没有好东西?”

        “不是不是,那肯定不是!”老何连连摆手,“小少爷年纪轻轻,踏入帝境,成为史无前例的符帝,身上的神奇之处,岂是我这种糟老头子能猜的?”

        “哈哈哈,何前辈谦虚了,您这手段,当真是太高明了!”白牧野一边说,一边从邰铭的空间指环里面往外掏东西。

        很快他身旁各种顶级的符篆材料便堆积如山!

        小白往外掏这些,目的不是别的,是想让老何看见这戒指里到底有多少东西。

        这一次如果不是老何,他不可能有这种收获。

        前阵子在邰达、邰文那些人身上虽然也得到了不少好东西,可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是灵战士用的,没有多少小白能利用的符篆材料。

        这位可不一样!

        这位是地地道道的符帝啊!

        还是邰家这种豪门出来的符帝。

        身上的那些符篆材料,随便一种,那都堪称顶级。

        他来这里,简直是送上门来的人形宝箱!

        小白最近正穷着呢,邰铭就好心的送温暖上门。

        多好的人呐!

        所以小白对老何也特别感激。

        之前那株大药,原本就没打算永远对老何藏私。

        只是事关重大,一时半会不能跟它说。

        如今老何又送宝上门,他这边总要有所表示的。

        老何却是做梦也想不到那株大药居然会在小白手里,迄今为止,所有人都还认为,那株大药是在龚家。

        龚家这黑锅背的,也真瓷实。

        小白虽然嘴上嘲讽邰铭的空间指环太小,可实际上一点都不小!

        看看大门口空地上堆成一座小山的那些符篆材料,所有人都觉得有些眼晕。

        即便是不懂符篆师,但架不住这些材料的品阶高啊!

        光是那种可以增长百万灵力的大药,小白就掏出来九株。

        这九株大药直接就把老何的眼睛给看直了,都快掉进去了!

        其他人也都看得目瞪口呆。

        这特么哪里是个人形宝箱,这分明是个人形宝库啊!

        邰家就能这么任性吗?

        一株百万灵力,算上老何手里面那一株,这就是千万灵力啊!

        这种规模的资源,给到任何一个帝四境界的人手中,都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资源!

        虽说帝级提升境界需要悟道,并非有资源就够的。可这种资源,整个天河畔,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说拿就拿?

        太特么富有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左丘韵:“妈,这些东西,我做主了?”

        左丘韵点点头:“你打下来的,当然你做主!”

        白牧野开心的笑笑,然后对老何道:“何前辈,这家伙的空间指环里面,基本上都是符篆材料,这些符篆材料对我有大用,所以我就厚颜留下了。”

        老何笑眯眯地道:“其实小少爷根本不用都拿出来的,我这糟老头子已经说过,有那一株大药,就足够了!”

        我信你个鬼!

        小白心道,我往外掏的时候,你可是一句都没阻止!

        不过在心里面,倒是真的很喜欢这个觉醒的天河生灵。

        可以说,来到天河之后,才真正了解了天河生灵,也改变了之前种种观念。

        白牧野将那九株大药,拿起来走到老何面前,一股脑的塞到老何怀里,看着整个人都懵了的老何,笑着道:“如果没有前辈,我们不可能有这收获,所以这些大药,前辈先收下。千万别嫌少,晚辈说过,什么时候前辈帝五了,来找晚辈,晚辈送您个礼物,您一定会喜欢!”

        老何哭了。

        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当着这一大群人的面,被感动得直接落了泪。

        他看着白牧野:“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

        “前辈这是您应得的。”白牧野微笑。

        “不,没有什么是应得的,我不肯出卖你们,是你母亲,还有裴小姐孙小姐这些人都尊重我。”

        “我这糟老头子,没有与生俱来的记忆,我不知自己是什么种族,没有父母……”

        “觉醒之后,也只是在天河这里苟延残喘,在龚家和邰家的威势下苟活,勉强混口饭吃。”

        “我喜欢人类的文化,从左小姐、裴小姐和孙小姐那里学到了太多东西。”

        “她们都对我很好。”

        “但对我最好的,是你,从没有人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呜呜!”

        老头说到最后几乎泣不成声。

        人有同理心,但别人真正的痛苦,却是很难感同身受的。

        除非,你经历过。

        老何这种在一些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反应,在小白和子衿看来,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别看两人年轻,但他们俩真的能感受到老何那种情绪。

        “你是我妈妈她们的朋友,虽然不是人族,但我都当您是人类老爷爷看的。”白牧野认真的看着老何说道。

        “小少爷真把我这异族糟老头子当人类看?”老何看着白牧野。

        “当然啊!”白牧野理直气壮地道:“我这人说话最诚实了!不信你问他们!”

        “信,信,我信!”老何连连说着,然后将手里面九株被封印着的大药朝左丘韵递过去,“左小姐……不,是白夫人,这些大药,我不能要,虽然是小少爷给我,但我不能那么贪心。而且从今以后,若是白夫人你们也不嫌弃,我愿意……我愿意加入你们这里!成为这里的一份子!”

        左丘韵有点被震撼到了,看了一眼白牧野,心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气运吗?

        简直太神奇了!

        整个天河畔,有无数跟人类做交易的觉醒天河生灵,可有史以来,从来没见过哪个天河生灵,会主动投靠人类的!

        那边的邰铭也彻底疯了!

        我的!

        那特么都是我的啊!

        你们在拿着我的资源送来送去!

        谦让个鬼啊?

        有天理吗?

        有王法吗?

        这世界,还有公道吗?

        你们都该死啊!

        谦让再三,老何最终只收下三株,算上他原本那一株大药,三株。

        嗯,并不是口服液。

        是可以让它一身灵力,提升三百多万的宝贝!

        这时候,白牧野在那对材料里面挑挑拣拣,最终随手扔出一张桌案,一张椅子,大马金刀坐在邰铭面前。

        笑容满面道:“你这材料是真好!品质太好了!有好些我从来都没见过。我现在画一张符,然后把你精神体拍出来,加以封印,这样,你就可以活着了。”

        邰铭:“……”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

        依然被控制符封印着的邰铭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两眼一翻,气得昏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