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在线阅读 - 第405章 纸鹤童子

第405章 纸鹤童子

        朱府上朱承还在为着自己父亲生气而担心,生怕自己耽误了父亲的大事,结果等朱言旭回来的时候,朱家上下发现老头子神清气爽心情极佳,就连说话也比平常和气了些。

        居安小阁那边,等朱言旭走得没影了,计缘才回了院中,随后院中细细的嘈杂声一下就炸了。

        “呼……终于走了!”“是啊是啊,这人正能待!”

        “没错,一待就到太阳落山了!”“不请自来的老头!”

        “哎呦可憋死我了!”“也憋死我了!”

        “你没我憋。”“你放屁,我更憋!”

        “他带了什么糕点?”“庙外楼的,大老爷最喜欢的那种。”

        “哦哦,挺有心的嘛!”“是个官呢。”“花雕,还有花雕!”

        “花雕算什么,能有大老爷千斗壶里的酒好么?”

        ……

        这一片叽叽喳喳的全从大枣树上冒了出来,正是因为朱言旭的到来,憋了半下午没说话的小字们。

        计缘揉了揉额头,也没有呵斥他们,走到院内观赏着自己下午的作品。

        这四个字的墨迹早已经干了,常人初看只会觉得字好,哪怕是真正懂书法的人觉得惊艳,驻足细观之下其实也看不出什么,因为这四个字虽然有门道在里头,但神韵内敛收而不显。

        只不过这块匾额确实不是那么简单的,如今《天地妙法》最关键的上半部已成,计缘修行几乎是自然而然的就向之转变完成,这段时间观察小字也算是在文字一道上受益匪浅。

        所以这四字虽不是书写的法令,也不是更具力量的敕令,但引出的不光是一个小院的名字,更是其中一份意。

        拿着这块牌匾,计缘再次回到了小院门口,单手托着牌匾往上一送,木牌就自行飞起,正正当当地挂到了原先的位置上。

        “不错,面目一新!”

        笑了一句,走入院内关上了院门,随后坐在石桌上拿出了那一叠信件开始看了起来。

        这些信中果然有两封是慧同和尚的,陆乘风也有一封,杜衡有三封,尹家人的就多了,得有二三十封。

        慧同和尚的信件内容,在大梁寺计缘已经知道了,计缘拆了扫过一眼就放在一边。

        剩下的信计缘一封封拆开来看,里头讲的都不是什么大事,有见闻有求解,更多的是一些家长里短,在看信的时候也不由会心一笑。

        信自然是不能将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写进去的,但看这些信,计缘就好似感受到了这些年发生的事,见证了尹家二子的成长。

        。。。

        近千里外的玉翠山上空,一只纸鹤驾着一阵风急速飞行着,此刻纸鹤拍打的翅膀速度快得带起一阵阵残影,飞行速度达到了自己鹤生目前为止的巅峰。

        到了玉翠山某处迷雾环绕的上空,小纸鹤的速度才缓慢下来,拍打翅膀的频率也同样变为正常。

        悬浮在高空,朝着下方望去,有很大范围几乎白茫茫一片,但来过一次的小纸鹤知道,下头就是玉怀圣境迷阵入口。

        下降一些高度,绕着这一片迷雾飞了几圈之后,纸鹤并未从迷雾的最中心位置进入,而是绕到了边缘某处,下方一头窜入雾气中,就像一头撞入了一团大棉花糖一样。

        与普通入山的山民容易迷失不同,纸鹤的飞行轨迹极为明确,绕来绕去拐东拐西,一会正着转一会反着转,总之就是不飞直线,玉怀山的迷阵好似在其面前形同虚设,至少迷惑功能是如此。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小纸鹤中窜出了迷雾最密集的地方,进入了一片雾气相对较为稀薄的地方。

        纸鹤落到一块大石头上,扭动身子抬头向周围的高空望了望,没见着什么东西,于歪着脑袋低头四处看来看去,最后把纸脑袋扭到最低,看向了身下的大石块。

        “咚……咚咚当……咚当咚当咚……”

        时而清脆时而刺耳的声响在山谷中传递开来,有时候声音小,有时候声音大,时断时续的也很富有规律。

        “咯……咯……”

        天上有鹤鸣声传来,在天际响过几声之后又远去。

        “咚……咚咚……当当当……”

        这种怪声依然持续不断。

        没过多久,有一名身着羽衣的温婉女子从雾中穿行而来,远远的朝着这边张望,四下找寻一番之后,终于发现了一块巨石上,有一只小小的纸鸟在不断啄着那块石头,并且已经凿除一个指甲盖深的浅坑。

        “难道是纸鹤?”

        这仙鹤正是当初与魏家有旧的那一位,守山仙鹤轮值时间虽然快到了,但现在依旧还是她。

        这只纸鸟的样子鹤姑并不陌生,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同一只,但应该是一位了不得的大神通高人的妙法所成的纸鹤,所以这纸鹤代表的意义非凡。

        看清了是纸鹤,鹤姑便不敢怠慢,赶紧现身出来,几步之间就走近了大石块,见鹤姑来了,纸鹤也停下了嘴上动作,抬头看向了她。

        鹤姑对着纸鹤拱了拱手,询问道。

        “请问你可是专程来我玉怀山的?”

        纸鹤点点头,拍打着翅膀飞起来,落到了鹤姑的肩上,扭头看了她一眼之后就不动了,鹤姑估摸着意思应该是让她带着它去玉怀圣境。

        鹤姑也略作查看,没发现纸鹤上有什么邪气,便飞天而起,带着纸鹤穿入玉怀山大阵,朝着玉怀圣境而去了。

        计缘派遣纸鹤前来传递消息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如今舒云楼值守的大真人耳中,并直接让鹤姑带着纸鹤进入了舒云楼顶。

        一段时间之后,舒云楼顶不但有两位值守的大真人,还有包括裘风等人在内的一众修士,而纸鹤就在任大真人掌心。

        纸鹤看着这个安然盘坐的宽袍仙修,记忆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似乎这人当初想拿火烧它来着。

        “计先生的意思我已知晓,现在说给你们听,据这纸鹤……呃……”

        任真人话说到一半,似乎觉得这纸鹤正以一种奇怪的眼神顶着自己,虽然明明这纸鹤连眼睛都没有,眉头一皱便顺口说道。

        “据这纸鹤童子带传神念,计先生过一阵子会来我玉怀山拜访,这是计先生首次登临我玉怀圣境,需要好好招待,并且计先生似乎要去北境恒洲九峰山的仙游大会,有意同我们一起前往!”

        任大真人下意识低头看看掌中纸鹤,觉得在他说出“纸鹤童子”的时候,小纸鹤那死盯着自己的怪异感觉也消失了,或者说柔和了很多。

        下面盘坐的阳明真人几乎立刻就道。

        “师叔,仙游大会的请帖虽然早已发来我山门,但我们玉怀山可是两个甲子没去参加那大会了。”

        “可是计先生要去啊!”

        下面另有仙修插嘴。

        “嗯,因为计先生想去,我倒觉得我玉怀山这次也可以去,甚至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那大会虽然无趣,但到底同道众多,接着计先生的光露露脸也好!”

        裘风这番话说得似乎很俗气,但却和很多人心里想的不谋而合。

        “裘师侄说得不错,任师弟,百多年前的事也是紫玉师叔祖的事,都这么久了,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了,不若我们传讯玉铸峰,征求一下意见?”

        边上的另一位大真人说话,也令大家点头,很快这消息便又传入了玉怀山静关之地的玉铸峰。

        玉怀山上除了决定这一次前往九峰山之外,还认为既然计先生回到了居安小阁,于情于理都不该就这么等着他上门,玉怀山也该前往拜访一下。

        思前想后之下,这重担最后落到了裘风、阳明两位仙修身上,他们也会各自带着一名子弟前往,正是魏元生和尚依依,此外修为高深的居元子也会一同前往。

        小纸鹤已经提前一步离开玉怀山,朝着宁安县的方向快速拍打着翅膀飞去了,身上计缘施加的法力还没有完全耗尽,所以这会翅膀依旧扇得飞快。

        此时的宁安县夜深人静,头顶繁星点点,计缘就着庙外楼的糕点,坐在院中喝着花雕酒,小酌之间面露笑容。

        ‘白日遇乡民,夜里见鬼神,我这回家一趟就和上辈子过年回家一样啊……’

        这么想着,院门已经被敲响。

        “咚咚咚……”

        “计先生,宋世昌来访,可方便一见啊?”

        院门外的宁安县老城隍说话间还抬头看着头顶匾额,显然这是今日新写的,字里行间书法的韵味十足,但似乎也就是一个名头,并无神异之术蕴含其中。

        计缘快步到院门前亲自为老城隍打开门,双方见面相互拱手致礼。

        “老城隍别来无恙啊?”

        “计先生好!”

        “快请进!”

        “好!”

        计缘借花献佛,正好拿之前朱言旭带来的东西招待老城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