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在线阅读 - 290.换这根

290.换这根

        子受却意味深长地看了曾秉一眼,问道:“倘若朕一定要处以宫刑呢?”

        曾秉知道不反抗就会被割,当然得硬着头皮道:“倘若陛下执意如此,和夏桀又有何异?臣为三朝老臣,自然劝谏陛下遵循祖制,今日陛下若行此酷刑,臣便撞死于殿上!”

        子受一乐,得,又来个要撞死的。

        撞柱子的散宜生刚被抬下去呢!

        三日一撞估摸着快脑震荡了,正好轮替一下!

        子受转而问向其他文武:“诸卿认为,曾大夫为人如何?”

        见纣王问及自身,当即便有许多不忍的朝臣站出来。

        “曾大夫乃三朝老臣,为官清廉,为人正直,勤政为民。”

        “曾大夫曾被帝乙先王夸赞有傅说之风。”

        “曾大夫.....”

        这....

        还真是个好官。

        不过他卖女儿。

        这时候的人们,觉得卖女儿没什么问题,因为是常事。

        主要问题在于,人们认为将女儿辛苦养大,最后却成了别人家的人,女子到夫婿家,相当于多了一个劳动力。

        所以这时候男方就得支付女方家属一定数额的费用,其实就是变相卖女儿,也就导致曾秉当街卖女儿之后,有那么多人响应。

        因为只不过是把婚嫁暗着卖女儿变成明着卖,区别不大。

        反正这时候连自由恋爱都没有,看似关雎赞美了姬昌与太姒的美好爱情,如果不是姬昌家大业大,还真娶不了太姒,更别提什么搭船为桥了。

        卖女儿也是上辈子彩礼的雏形,不值得提倡。

        更何况现在的人们怎么看,子受不在乎,反正当昏君,挨骂的事冲我来就对了。

        子受也不理会群臣的焦急,大声道:“曾秉当街卖女,将其拿下,处以宫刑!朕倒要看看,他到底是要撞死还是要受刑!”

        余化还没动手,却是高三跑来,也不顾有人阻拦,硬生生冲入殿内。

        “陛下,臣有奏!”

        子受颔首:“奏。”

        “三年前,曾秉造新宅,暗中令巫祝祭祀,以人为柱。”

        “两年前,曾秉纳一巫女为妾,未至半月便弃尸荒野。”

        “去年三月,曾秉纳张家三姐妹为妾,七月,大姐、小妹死。”

        “去年九月,曾秉于摘星楼见仙姬美貌,暗中豢养巫女,以供欢愉。”

        高三含怒叱问道:“曾大人,在下所说,可有虚言?”

        曾秉丝毫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那又如何?同僚皆知在下好女色,莫非有罪?”

        “还是说高大人要以人祀治罪?陛下两年前严禁人牲人祀,在下却是在三年前行事,此后无有再犯,莫非也有罪?”

        群臣也微微点头,压根没什么啊!

        好色怎么了?取妾怎么了?身居高位谁不是有几个美妾?

        至于三年前人祀....

        那也没办法,纣王严令之前,几代先王都努力过,但没有形成法令,人家暗中祭祀也没法惩戒,而且人家在严禁之后也没有再犯是不是?

        至于豢养纳巫女为妾,这更没什么了,没有以巫祝取信于人,曾秉也没有因此提倡什么巫祝之道,只是纳妾,巫女不就和寻常女子一样吗?

        唯一让群臣觉得有些不妥的,就是曾秉说家贫无以维持生计所以才卖女儿。

        这样取妾,也难怪没钱,怪不得旁人。

        子受已然怒极。

        合着你卖女儿补贴家用是因为取妾太多无以维持生计?

        娶了四个妾结果死了仨,还有一个弃尸荒野,你这是取妾还是打猎?

        鬼知道那些妹子受了什么非人虐待,难怪你一个三朝老臣会生出几岁的女儿。

        做官做的的确清廉,但是私德有问题啊!

        这时候的人们看来没什么问题,但我看来有问题,这已经不是看不看得惯的问题了。

        子受大喝道:“方相、方弼何在?”

        镇殿将军方相、方弼出列,甲胄在拱手的动作下哐哐直响:“臣在!”

        “曾大人方才不是说要撞死于殿上么?朕想了想,为君者当从善如流,既然曾大人有此意向,朕也应该听从。”

        随即指挥方相、方弼道:“拿下!拉开百步,将其撞死于柱上!”

        方相、方弼齐声道:“遵旨!”

        当即一左一右抓住曾秉的臂膀,又腾出一只手来,按住其头颅。

        太快了,朝臣甚至都来不及阻止,纣王怎么就突然发怒了?这点事也要杀人?

        这...若说宫刑还能接受,处死却是有些过了。

        子受忽然一抬手:“且慢。”

        大臣们松了口气,陛下还不至于不考虑后果,正在诸侯朝贺的节骨眼上,哪能干这种事,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明摆着让人离心离德。

        子受指了指柱子:“换成这根,那根柱子是散大夫撞的,多半已经习惯了,散大夫虽说心有不臣,但还不至于与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同撞一柱。”

        方相、方弼转了个方向,按照子受的吩咐,拉开距离加速度,接着就是头颅迸裂,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子受摆摆手:“拖下去。”

        这下,他的脸色才稍稍放缓。

        下面的臣子欲言又止,止言又欲,一个个战战兢兢。

        子受舒服了,这些人明摆着有话要说,足以证明在现在这年代,曾秉的罪名不足以致死,甚至可能都不足以治罪。

        但自己还是把他杀了,妥妥的擅杀大臣。

        也就现在重臣都在休沐,大猫小猫两三只没人出头,不然已经开骂了。

        子受闭眼,等到殿中被清理干净后,这才睁开眼,淡淡道:“今日之事尘埃落定,朕便明说了,不管是何人,是大臣也好,是贵族也好,若再有卖儿卖女之事,一概宫刑,若取妾却不善待,乃至妻妾身死,便一命偿一命。”

        “陛下,臣..觉得....此事应该多加商议,如今朝臣多在休沐,事关重大,还请陛下三思。”

        子受一拍案:“够了,不要你们觉得,这天下是朕的天下,朕觉得应当如此,就当如此。”

        子受暗自窃喜,休沐真好,休一半大臣行政阻力就会少一半,怎么没早点想到呢?

        看看文武百官中只有高三一人赞同就知道这政令有多操蛋,他们都觉得女人就如同货物一般,妻妾的生死的确就掌握在主人家手里。

        “此事就交由高卿家,妇联配合玄鸟卫严查,自朝歌而始,但凡有犯,严惩不贷”

        “好了。”子受一顿:“今日还有几件事,需要卿等一起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