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在线阅读 - 第1159章 居然也姓关?

第1159章 居然也姓关?

        想是这么想,可关平安只要一出门,她还是忍不住去旧货市场啊,委托商店呀这些地方转一转。

        旧货市场呢,差不多都是许多市民家里用不着的东西拿出来卖,关平安的注意力就集中在旧家具上。

        通常来说,能摆在旧货市场的旧家具都是一些实在无法修改成新样式的旧式家具,否则就凭百货大楼的一个大衣柜都至少要上百元块,还要票券,谁家不先凑合着用,哪舍得拿出来贱卖。

        可也是如此,往往这些旧家具的料子都是好木料。她不嫌弃的,积攒多了说不好哪天还能凑凑。

        关平安的运气一向很好。

        这天她就遇到了一个有三层小抽屉的红酸枝木妆匣。虽说上面的螺钿已经被抠掉,但她还是花了两块钱买下。

        随后,她再转悠一圈儿,就遇上了一位三角眼的中年妇女向她推销一个古朴雅致的乌木雕花首饰盒。

        可能是见过她之前交易怀里抱着的妆匣,这位说着说着都能说得嘴角白沫都出来的中年妇女就是拉住她不放。

        原本关平安是真不想要的,人家不是说了家里连一粒米都没有嘛,甭管是不是祖传的还是咋得来的,她真不好意思捡便宜的。

        可人家实在太热情了~

        “被逼”之下,关平安不得不以一块钱买下。啥,三块钱?姑奶奶抱着的妆匣比你的大了好几倍!

        回到家,关平安直接送给她娘。她娘不是想攒玉石嘛,她娘不是老担心没法帮她兄妹俩人攒家底嘛。

        “花了多少钱?”

        关平安的眼珠子一转,“两块。”

        “这么贵!”

        嘿……她就知道她娘会这么说,她还没说要加上小盒子花了一块钱呢。“我瞅人家挺可怜的,贵点就贵点吧。”

        “你呀,就跟你爹一样心软。”

        “……”关平安连连点头,“我娘也心软,我也随我娘。喜欢不?送给娘你装东西,比你的饼干盒子可好多了。”

        叶秀荷鄙视地斜了闺女一眼,“木头哪比得上铁盒子。娘还是洗洗干净给你装头绳装个雪花膏啥的。”

        “真不要?”

        “不要。你少出门比啥多好。你说你要是在外头遇上坏人可咋整?记住啊,一个人在外头不能跑远。”

        迟了~

        见她出手宽绰,不可能没人动主意,她还跟人打了架呢。谁让她的这张脸,好看是真好看,就是看起来太好欺负了。

        后来打着打着,被她揍的小混混多了,倒是没人再敢打搅她好事。瞅瞅,还是拳头硬才有理吧?

        “听到没?”

        “肯定的啦,我可听话了。”说完,关平安将小的首饰盒放到她娘腿上,“这里头有宝,你自个找。”

        “哈哈哈……傻闺女,你逗你娘我玩儿呢。”叶秀荷乐得不可开支,还喊着外屋自家男人先进来。

        关平安:“……”

        “啥事儿?”

        叶秀荷朝关有寿摇了摇首饰盒,笑道,“咱闺女说这里头有宝,送你了。”

        “……”关有寿瞟了眼一脸懵的闺女,顿时笑喷。接了媳妇递来的盒子,掂量了一下又递给了媳妇。

        “分量不对。”

        要是闺女说这话,叶秀荷还会半信半疑。但关有寿?别说他会一手木匠活,就是他没掂量一下,估计她也会信。

        “真的啊?”

        关有寿点了点头,看向闺女,“那找的?乌木,还是明朝的。稍有点眼力儿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段时间先别去。”

        “好。是一个中年妇女,长了一对三角眼,我要走了,她跟上我死也想要我买。当时注意到的人不多。”

        对于自己闺女的能力,关有寿还是比较相信。点了一句之后,他就抛开这个问题,示意闺女先别急着帮她娘开盒子。

        父女俩人就一人坐在炕沿,一人盘腿坐在炕上,看上对面的叶秀荷翻来覆去的倒趟着手上的首饰盒。

        关有寿看着看着,伸手去挪过另一位一个妆匣,“明儿个爹就帮你刷一层红漆,给你放点小玩意儿正合适。”

        对于什么都喜欢刷一层红漆的老子,听了,关平安捂嘴闷笑不已。为啥?那年她曾祖父不是过世了嘛。

        守孝期间,过年期间别说贴红对联,挂红灯笼,就连风吹日晒的大门和窗框都不能刷上红漆。

        结果可把她爹给郁闷坏了。

        关有寿呼噜一把闺女脑袋,“乐啥?红色多喜庆。尤其是这些旧物,刷一层红漆就是去了晦气都不懂。”

        “爹爹,你是大学生,咱要相信科学。”

        “大学生,快帮我瞅瞅。”

        关有寿斜视着媳妇,接过了首饰盒。和她小心翼翼地掂了掂分量,又瞅了瞅再瞅不同,他可就暴力多了。

        这一拆不要紧,以她男人的手艺,盒子还是能恢复如初的。可很快的,叶秀荷立马就愣住了。

        ——拆掉的首饰盒居然真有夹层,夹层里还有东西。

        关有寿从夹层内扯出一个塞得相当密实的红绸子包,随即一层一层地打开,先是一左一右两个小黄鱼。

        中间是顶着两头的两根款式极其简单的银发簪,而下方底部铺着一张发黄的房契和几张地契。

        “哎?居然也姓关?”关平安再凑近一看房契上的地址,位于鼓楼一带。至于地契的范围可就大了。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地契上面反而是一位姓顾的卖给了姓夏的……突然,关平安心里一动,想想,她又觉得不可能。

        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倒是关有寿突然蹙紧眉头。

        “爹爹?”

        “孩子爹?”

        关有寿的扫了眼房契上那一行地址,朝媳妇孩子安慰地笑了笑,“没事儿。你们看下面日期了没?无效的。”

        叶秀荷怪嗔地瞪了他一眼,“吓死我了。闺女,你还能找出卖咱盒子的人不?等你爹拼起来还给人家。”

        “娘,这里头有规矩的。别说就两根小黄鱼,就是一盒子金子,我都不能还给人家,会出大问题的。”

        “孩子爹?”

        现在可懂爹为何有些事情要瞒你娘?“确实,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再说了,你就不怕牵扯上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