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平凡苦难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赵崇敏收到曾仕湖的信是在五天之后,拿到信之后,赵崇敏心里还甜滋滋的,心想这个仕湖哥哥还是很牵挂我,记得给我写信,只是看那寄信地址是从桂林市里寄来的,不知道这家伙搞什么鬼,跑去桂林市里干嘛呢?赵崇敏先不急拆信,想下班了回到宿舍后再拆开来读,这样晚上睡觉了可以有比较多的幻想和憧憬……

        “崇敏!你的仕湖哥哥又给你写信了呀!”

        秦洁茹和李秋菊、李冬梅两姐妹下班回到宿舍后,又拿赵崇敏打趣地问道。

        “是呀!那又见不了面,两个人又都没手机,没办法煲电话粥,只能写写信咯!你以为像你和曾仕友呀!动不动就两个人出去开房……”赵崇敏嘴巴也不含糊,跟她们斗嘴打闹。

        “曾仕友就算和我不在一起,他也不会写信,你以为个个像你的“仕湖哥哥”那么有文化呀!曾仕友要写个信估计写200字有100个错别字……”

        “洁茹!你觉得曾仕湖好呀!我还觉得曾仕友好呢!又敢抓蛇,打架又厉害,长得高高大大,又粗又壮,跟他一起走在大街上多有安全感啊!至于会不会写信,写错别字有什么关系呢?”

        “那你觉得曾仕友好!我又觉得曾仕湖好!要不,我们两个换一下,我把曾仕友转让给你,你把曾仕湖转让给我……”秦洁茹口无遮拦,像个疯丫头一样乱说道。

        “你们两个啊,什么话都敢说,也不害羞……快点看你仕湖哥哥的信吧。”李秋菊见这两个丫头越说越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插嘴说这两个人了。

        ………………………………

        “哇……”

        拆开信还不到五分钟,只见赵崇敏看了信后脸色大变,拿信纸的手都发抖,终于没忍住,“哇”一声哭了出来,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到信纸上……

        “怎么了?怎么了?”

        秦洁茹,李秋菊,李冬梅立即感觉到了不对劲,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一个人,怎么会看到信后就立刻大哭起来呢?曾仕湖到底说了什么,哪怕是说分手赵崇敏也不至于这样啊!

        “仕湖哥哥他……他……他不行了……”说罢赵崇敏就扑在秦洁茹身上,毫无掩饰地大哭起来……

        李秋菊拿过信纸,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也不禁脸色大变,心跳加快,不过她毕竟年纪要大那么一点,而且最主要的,她和曾仕湖关系也只是普通朋友。她理了理思绪,对赵崇敏说:

        “崇敏,先别着急哭!搞清楚情况先,曾仕湖也是说他住院而已,信还是他亲手写的嘛!如果死了还能写信吗?你知道他们曾村谁家的电话号码吗?发生这么大的事,只要是曾村的人都会知道情况的,我们先打个电话问一下。”

        经李秋菊这么一说,赵崇敏也稍微冷静了一点,确实应该先了解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她还真不知道曾村任何一家人的电话。她想了想说:

        “我只知道林振云隔壁家有一部电话,我打电话给林振云吧,他排得近看看知不知道情况。”

        李秋菊很快就问隔壁宿舍的同事借了一部手机过来,林振云也很快接通了电话,话筒里传来了赵崇敏带着哭腔的声音:

        “喂!振云啊!我是赵崇敏。你听说了曾仕湖的事了吗?听说他得了重病去了桂林医院抢救,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啊!这么严重吗?我没听说哦!我这几天也没去曾村那边,天天呆家里,崇敏你先别着急哈!我打个电话到曾村那边帮你打听一下。你就这个手机号码对吧?我问完马上回你,你先挂手机,等我两分钟。”

        也就两三分钟后,赵崇敏手上的手机就响起来了,赵崇敏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林振云的声音:

        “喂!崇敏啊!我刚才问了一个曾村的朋友。他们说了,曾仕湖是清明节前两三天去县里人民医院住的院,但是在县医院没好转,病情恶化。清明节晚上转院去桂林抢救,人暂时是没危险了,但不知道会不会是白血病,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听到林振云口中的“白血病”三个字时,赵崇敏只觉得头脑嗡的响一下,两眼发黑,差不多站不稳,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扶着床头坐床上,强忍住哭,对林振云说:

        振云,那你知道曾仕湖是在桂林那家医院吗?我明天就请假去看他,看来仕湖哥哥真如他在信中所说的,存亡不保,危在旦夕了……呜……”

        “崇敏!你别哭!别太着急哈!他们只是说有可能是那个病而已,送曾仕湖去医院那几个堂哥回来的时候还没确诊,但是现在肯定是确诊了,应该不会是那个病,只是消息还没传回来曾村而已。至于是在桂林哪个医院我那个朋友也不清楚。这样好吗?我明天就骑单车去曾村亲自问一下,看到底什么情况,明天你9点左右你再打这个电话给我就可以,我早上就去问了,得确切消息就在这电话机这里等你打过来。”

        “好的!谢谢你振云……”

        挂了电话之后,赵崇敏坐床上倒是没哭出声了,只是眼泪却一直大滴大滴的顺着脸颊淌下来,她知道这个时候哭没有用,要恢复理智,理清头绪!她想努力让自己眼泪止住不再流,却怎么也止不住……

        “崇敏,别着急哭!”旁边的秦洁茹拿纸巾帮赵崇敏搽眼泪,然后又像哄小孩一样轻轻拍着她的背说:

        “振云不是说了吗!那时候还没确诊,估计在医院的是好消息,不是坏消息的,如果是坏消息应该早传回曾村了。好消息传不了那么快。”

        “不管好消息坏消息,你们明天帮我请假吧。我要去桂林看曾仕湖,谢谢你们安慰我……”说罢赵崇敏去卫生间洗了把脸,把眼泪搽干净,对三个姐妹说。

        “我们关灯睡觉吧,不想再说什么了……”

        赵崇敏躺床上蒙上被子后,眼泪又不争气地一直往下流,她的记忆又回到了第一次中秋去烧烤,跟曾仕湖刚认识的时候,曾仕湖用那种略带痞气、略带忧伤、又略带自信的语气说:

        “本人初中三年写过作文无数,就算是上过作文选的也有那么几篇,不知道美女是看了我的那一篇……”

        一会儿记忆又回到曾仕湖送她回家,她仿佛又看到她和曾仕湖两个人,她带着他,蹑手蹑脚地像做小偷一样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换衣服时,他老老实实地趴桌子上一动不动,呆若木鸡的样子……

        一会儿仿佛又看到,曾仕湖拉着她的手,两个人都喝了蛮多,跪在第一次开房时的那个房间阳台上拜月亮时发的誓:

        “我,曾仕湖,自愿与赵崇敏结为夫妻,无须摆酒为证,天地为证。无须他人为媒,月光为媒。天地神灵皆知我心,此生永不相负……”

        曾仕湖,我不许你死,你发过誓的,此生永不相负,难道你就想逃避吗?仕湖哥哥,你不要死好不好?老天爷,求求你放过仕湖哥哥吧……

        赵崇敏躲被子里低声抽泣,泪如雨下………………

        那晚上赵崇敏直到半夜三点以后才迷迷糊糊睡着,开始做梦,一会梦见曾仕湖瘦骨如柴,奄奄一息地拉着她的手说自己不行了,即将要去另外一个世界,叫她自己好好保护自己,照顾自己……

        一会却梦见曾仕湖活蹦乱跳地一脸痞气,一脸不屑地拉着她的手说:

        “我死了谁照顾你呀!我想死阎王爷都还不肯收我呢……”言毕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

        ……………………………………

        尽管头晚上三四点才迷迷糊糊得进入梦乡,但第二天早上7点多赵崇敏还是醒了。睡了几个小时后,赵崇敏也恢复了部分理智,他觉得曾仕湖没那么容易死的,一个活蹦乱跳的人,才20多岁,那能说死就死呢?

        赵崇敏把自己打扮了一下,脸上打了爽肤水,涂了点面霜。用眉笔画了一下眉毛,只是眼睛因为昨晚哭得比较厉害,加上没睡好,有点黑眼圈。她又给自己画了一下睫毛,嘴唇也涂上了淡淡的口红,再穿上一身红色的春裙,穿上一双春天穿的高跟鞋。照照镜子,自己都感觉蛮漂亮的,再看看手表,马上要到9点了,她和秦洁茹她们打了声招呼,就出大街找了个报刊亭,在报刊亭的公用电话那里拨打了林振云邻居家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振云吗?我找林振云。”

        “我就是,崇敏,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今天早上七点多去曾村问了曾仕湖的叔叔,他们说曾仕湖妈妈打过电话回来了,检查结果出来了,不是白血病,而是什么溶血性贫血,这个病可以治好的,不要紧了。连他们曾家人给他凑的钱都用不上,又一家一家的还回去了。还说曾仕湖恢复得很快,估计还有两三天左右就可以出院,你不用去桂林看他了,太麻烦。如果你实在想看他,到过几天他出院回家你再回来看他吧……”

        “哦!那谢天谢地了!谢谢你哦振云!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先,拜拜……”

        打完电话后,赵崇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看来曾仕湖只是病一场而已嘛!居然写信来吓本姑娘,把自己写得快死那么严重,妈的,回去看他只要他身体是没问题的,一定要她给本姑娘写份检讨书,检讨要深刻,不深刻不给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