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修真小说 - 长生种劫在线阅读 - 第9章 广施恩惠

第9章 广施恩惠

        历史上,卿大夫第一次召集臣民,意义都非常重大。

        如果是一位仁君,那么就会宣布施行仁政,对于从国都迁出来的一千多个子民来说就是一件大好事,很可能从此过上富足的生活。

        如果是一个庸君,就会颁布一些循规蹈矩的政令,大家吃点苦受点累,至少还能分到井田,不用像以前一样忍饥挨饿。

        如果是一个暴君,沉迷酒色,贪图享乐,一上来就大兴土木,大肆搜罗美貌姬妾,那么臣民的苦日子也就来了。

        比如五年前那位炼气士,被拜为上卿,授土十五里,授民五百户,抵达封邑后第一件事就是修筑了一座恢宏气派的神庙,命令他的三千臣民祈祷祭拜,日日不断。

        至于农桑井田、军士训练、钱粮水利等等几乎全部废弛,仅仅一年的时间,就将国君赐下的钱粮家底给败光了,臣民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很多人受不了折磨偷偷逃跑,却又被人抓回去处死。

        当然也有一些做得很好的,比如夏毅的四哥公子昂,被封为中卿,授地方圆十二里,治下有两千多臣民,本人不善于经营,却敢于授权给几位家臣,将偌大一个封邑治理得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举国上下都在称赞他的贤名。

        一般来说,如此大规模的召集全体臣民,都是有重要的政令要宣布,关系到封邑内的每一个人,包括奴隶在内。

        “呼——”

        寒风呼啸,一丝丝彻骨凉意刮来。

        峡谷中,一千五百多个臣民有的举着火把,有的抱着孩子,有的搀扶着老人,一个个尊奉命令排列得整整齐齐,全场鸦雀无声,目光投向了峡谷中间的马车。

        忐忑,饱含希望。

        夏毅暗暗点头,高声道:“今晚召集诸位,是要宣布几条政令。尽管离封地还有一段距离,但是途中遭遇了一些变故,我们还有三名勇士也在与野人战斗中死去,这是一件极为悲痛的事!”

        人群鸦雀无声,一些老弱妇孺在埋头啜泣,显然是极力在忍耐悲痛。

        夏毅顿了顿,继续道:“魂魄毅兮为鬼雄,我决定在封邑内修建一座家庙,希望往后凡是对封邑内的英烈,都可以在庙内设立牌位,让他们的魂魄免受颠沛流离之苦。”

        “哄——”

        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骚动起来。

        入庙?

        这个世界上,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点,魂魄会以另类的方式继续存在,所以上至天子和诸侯,下至庶人和奴隶,都是事死如事生,很多权贵在活着的时候就开始修建陵墓,衣冠、用具、宫人、食物等冥器,都要仿照活着的时候,一些邦国还有人殉制度,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在为积攒陪葬品而努力。

        所以,最讨女人欢心的往往不是甜言蜜语,而是给她建造一座华丽的陵墓,那才是最好的礼物。

        然而,普通百姓是负担不起这样的开销的,他们活着的时候都在为温饱挣扎,哪里还有闲钱去购买昂贵的冥器,更别提修建陵墓了,那简直就是奢侈和幻想。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死后能在床边点几根香烛,请巫祝诵念一下悼词,摆上几盘供品,草席子一卷就挖个坑埋了,这已经算是一个很好的待遇了,至于死后是沦为受风吹雨淋的游魂野鬼,还是在孤苦颠沛中烟消云散,那都不是活着的时候考虑的事。

        而且,他们还要受礼制的约束。

        礼制规定——天子七庙、诸侯五庙、卿大夫三庙、士人一庙,每一座庙祭祀一位祖先,可以设立一些神龛和牌位,用来供奉那位祖先的同辈。

        如今虽然礼崩乐坏,但是一些维护封建统治的制度却被各个邦国沿用,宗庙制度是统治阶级最重要的特权和基石之一,由于各国征伐不休,抑制百姓祭祀和葬礼还有利于减少国力消耗,所以宗庙制度反而更加严格了。

        普通百姓是没有资格立庙的,如果胆敢逾越,马上就会被削为奴隶,严重的还要处以死刑甚至灭族。

        士人虽然有建立一庙的资格,但是大多数士族都很落魄,没有私产也没有财力,往往一大个家族都是集中祭祀一庙。

        再如卫衡这种孤身一人的士人,他们更是和寻常百姓没什么两样,在家里设立一个神龛,每逢初一十五和重要节日祭祀一下也就完了。

        夏毅划拨出一庙将三庙之一用来祭祀英烈,这不仅颠覆了大家的认知,属于夏国历史上的独创,而且等于在宣布要给臣民养老一样。

        从此以后,忠烈之士将无后顾之忧!

        “卿上仁慈——”

        “我们遇到明主了——”

        “有德之人,必有天佑——”

        “愿祖宗保佑——”

        夏毅立于辇车之上,四周的臣民百姓欢呼雀跃,目光热切,崇拜且感激。

        五百名奴隶,一脸羡慕。

        夏毅抬了抬手,四周立即安静起来。

        “除此之外,我以下卿身份宣布,免去我身边的二十名仆从的奴隶身份,一律晋升为庶人。另外,从垦田建城再到春耕的这三个月,我将从庶人中选出十名优异者赐予士人身份,选出一百名奴隶赐予庶人身份,每个人都有机会。”

        “轰——”

        人群爆发出了雷鸣般的轰动,像是一堆干柴被烈火点燃,热情澎湃。

        如果说,刚才宣布英烈之士入庙享受祭祀,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相当于画了一张大饼,但是晋升阶级却是每个人能真真切切触摸到的。

        这个礼法森严的世界,改变人命运的机会极少,一个人的阶级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能够有幸阶层跃迁的基本没有,就比如夏毅的祖宗,往上一千年都是高高在上的国君,而卫衡的始祖在六百年前是一位上大夫,后来逐渐没落,嫡系一脉已经绝嗣了,子孙后辈世袭了几个士人爵位却没有任何私产,几百年来都没人再次晋升到大夫级别。

        一个家族,祖祖辈辈,子子孙孙,都被血统和礼法安排得明明白白。

        奴隶也是一样,很多人往上几代都是奴隶,有些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因为他们的母亲一旦到了生育的年纪就会被安排怀孕,生下一个个奴隶崽子,像是牛羊一般,稍微养大一些就会被主人拉到奴隶市场贩卖,层层转手,早就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

        现在,那个站在辇车上的人,要给他们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改变他们子孙后代命运弄的机会!

        让人怎能不激动,怎能不疯狂?

        “愿为卿上效死!”

        “卿上万年!”

        “……”

        山呼海啸般的欢呼,犹如浪潮在刹那间奔涌而来。

        对于夏毅的话,臣民们是没有怀疑的。下卿有赐封一百名士人的名额,他们都能享有免赋、免税、免徭役、多授田地、担任低级官员等特权,历来卿大夫都会把这些名额留给自己的宗族后代,像这种一下子赐出去十个名额的少之又少。

        十个名额,将改变十个家庭的命运。

        半炷香过后,臣民们的情绪才逐渐平息下来,交头接耳的声音也少了。

        夏毅取出一块帛书,递给了旁边的小义,道:“从今日起,你就是我身边的侍卫长,你们二十个人已经摆脱了奴隶身份,回去后开辟一个校场,将这浮墨剑术挂于高台上,以后和我一起勤练,争取早日建功立业。”

        小义激动接过帛书,单膝跪地,叩拜道:“谢主上隆恩,小人效死以报,九死不悔!”

        “效死以报,九死不悔——”

        “效死以报,九死不悔——”

        “效死以报,九死不悔——”

        夏毅点点头,扫了一眼四周,心里很是满意。

        民心可用,封邑营建之事有家宰卫衡等人操持,想来不会出什么差错,他也能够安心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为将来和太子恒的冲突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