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为什么要公证?

第二十六章:为什么要公证?

        艾茗薇气冲冲从书房出来,和云依撞了个正着。看她在这个房子里随意走动着,她怒气更甚,想也不想冲到了她面前。



        “向我示威?还是炫耀?”



        云依平静地看着她,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生气的,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呢?



        “我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吗?艾律师,国家法律里有明文规定,我不能在自己家里走走吗?”



        “你……”艾茗薇握紧了拳头,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暂且得意着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多久。陆凌天不爱你,终有一日,你会被扫地出门的。”



        她耸了耸肩:“没关系啊!就算被扫地出门,我是不是可以被分到好多钱,这么算的话,我也赚到了吧!这的确很划算。”



        艾茗薇冷笑了一声:“我没猜错,你心里果然是这样想的。”



        “艾律师还研究了读心术?”



        “什么读心术?”



        “如果不是,那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你最多知道,你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云依笑着,指了指艾茗薇的心口,艾茗薇警惕地往后退去。



        云依笑得更欢了:“艾律师看起来怎么很怕我的样子,我又不会吃人。艾律师不会读心术,我会。我现在就知道艾律师心里想什么。”



        艾茗薇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云依继续说道:“艾律师想的是,如果你换成我,成了这个屋子的女主人,该有多好。这是你一直希望的吧!”



        被云依看破了心思,艾茗薇涨红着脸否认道:“你胡说些什么。”



        “啧啧啧!一个高明的律师,应该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艾律师,看你现在,心事全都写在了脸上,你的道行还不够火候啊!”



        “你耍我!”



        云依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是你先招惹我的,作为客人,非要想不通去挑衅屋子里的女主人,我只是在提醒你,你做了一件蠢到极点的事情。”



        艾茗薇冷哼了一声:“好狂妄的口气!你对这个身份适应得真快,我希望,你能一直维持这个状态。别有朝一日,变成了落水狗,人人喊打。”



        她气冲冲下楼离开,云依靠在护栏上,哼着小曲送她走。



        “艾律师,生气的时候开车容易出事,路上慢点,深呼吸保持冷静比较好。慢走不送!”



        看着艾茗薇狼狈的背影,曲云依开心地笑了起来。



        跑到她的地方来跟她示威,只会自讨苦吃。她可不是那些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任由她欺负。



        以前那是在程家,她不得不低头隐忍,现在可不一样了。



        她回头看着靠在书房门口看戏看得入神的男人,笑着问道:“陆少,怎么样?你对我的表现还满意吗?”



        陆凌天见她调皮地朝自己眨了眨眼睛,竟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刚进门,就给客人甩脸色。就不怕我发火吗?”



        曲云依摇了摇头:“那就没办法的!你自己选的老婆,还能离咋滴?不行也只能凑合过了。”



        陆凌天大笑出声:“这些话,你都是跟谁学的?之前,怎么不见你有这么多花样?”



        “我得让陆少看认清楚,选我,你没有做错。既然进了这个家门,我得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刚才,你不就是想看看我会怎么做嘛!”



        “你的聪明,真讨人喜欢。”



        “多谢陆少的夸奖!陆少以后不用愁那些女人再来找你了,我这个‘大师兄’在这,为你斩妖除魔。”



        “我岂不是成了唐僧?”



        “随你怎么想。”



        陆凌天打量着站在眼前的女人,越看越觉得有意思。



        这么有趣的人在程越面前待了七年,程越居然没有发现她的好,真是眼瞎了。



        “我很喜欢你的自信,继续保持。刚才,艾茗薇还特地提醒我,结婚太冲动,没有提前做财产公证,以后离婚,你要捡大便宜。”



        “那你怎么说的?”云依以为,像陆凌天这样的生意人,在登记前应该早做好了准备。



        “你没有去公证财产吗?”



        “为什么要公证?”



        他反问了一句,把曲云依给问住了。



        “这样,以后如果分开,那岂不是……”



        见她和艾茗薇一个口气,陆凌天收起了脸上的笑意,又换成了那张清冷的脸。



        “刚登记结婚,你就计划着离开的事情?”



        “没有!只不过,以后,你肯定会……”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们会离婚?”



        “啊?”云依好一会都没反应过来,见他下楼,小跑着追上去。



        “陆凌天,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



        她一时没控制住脚下的速度,脚下突然失去了平衡,拖鞋都飞出去了一个。她一声惊呼,朝前面扑了过去。



        云依心想,这下可惨了。



        陆凌天正好转身,见她扑过来,顺手接住了她。



        云依吓了一大跳,连拍着自己的心口:“吓死我了,差点摔倒。”



        “曲云依,才夸了你两句,立马原形毕露。你能不能稳重点,总是冒冒失失的。”上次下车也是这个样子,不是每次他都会在的。



        “这不怪我,明明是你家的拖鞋太长了,我穿不了。”



        她一脸委屈的样子,逗笑了陆凌天。低头一看,一只拖鞋飞了老远,两个人一起笑了。



        “还不是你腿短。”



        “你腿长,就你了不起。天塌下来先砸死你!”



        “我被砸死了,你就要为我守寡。”



        曲云依嘿嘿一笑:“当然不会!我会继承你的遗产,成为富婆。到时候勾勾手指,想要什么样的小哥哥没有。”



        “曲云依,你敢!”



        曲云依吐了吐舌头:“随口说说,你还当真了,真是不经逗。



        风华园里,尽是他们的欢声笑语。孙叔看着客厅的两个人,不敢上前打扰。



        他都忘了,上次少爷这么开心是什么时候。



        不愧是少奶奶,真有本事。



        夜深人静时,风华园里只有卧室还亮着灯。闹完以后,该紧张的时候,曲云依还是忍不住紧张了。



        洗完澡出来,她看着整洁的大床,不知该如何是好。



        今天晚上,他们就要同床共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