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四章:训斥

第一百一十四章:训斥

        曲云依知道他担心,赶紧安抚他几句,只是,她的话好像没多大作用。

        “放心?我老婆去见旧爱,我能放心吗?程越什么都做得出来,我怎么可能放心?”

        “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我去找程越,我才留下纸条自己去的。我这么大的人,公司那么多双眼睛,他胆子再大,真要对我怎么样,也不敢明目张胆在公司动手。我就是要去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问到答案了?”

        云依叹了口气:“还不如不问。”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程越居然会这么极端,有些话,她还是不要让凌天知道比较好。

        “是他故意搞出这么多事的?”

        “他是承认了,大概就是不想让我好过吧!我又给你添麻烦了,这次的新闻影响这么大,很难处理吧?”

        杂志上写的东西,她都看过了,连带着陆凌天都被骂得很惨,她心里很是愧疚,要不是因为她,陆凌天也不会有这些负面新闻。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到处都是这个新闻,公公婆婆如果看见,岂不是更糟糕?惨了!这下我是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生日宴会上,他们都在场。长辈们肯定会觉得,自己这是顶风作案,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没什么。不过是几张照片而已,不能说明什么。八卦新闻刷新得那么快,大家很快就会忘记。爸妈也不是那么古板的人,他们不会听信谣言的。”

        如果只是这几张照片,云依不会这么担心。

        可是,她以前的确对程越很好,很多人都知道。突然嫁给了别人,知道的人都会心存疑虑,现在又冒出这么一件事,任凭是谁,都会很容易联想在一起。

        “别担心,还有我在这。他们不至于连自己儿子的话都不信吧!”

        陆凌天安慰云依,让她安心工作,新闻的事情交给他来解决。

        他亲自出面对杂志社施压,新闻很快就会压下去。不过,他还是要找到始作俑者。

        当时,程越正忙着误导他,根本没有功夫偷拍,偷拍的人,只怕另有其人。

        云依在忐忑中度过了一天,她时不时看着手机,就怕陆凌天的母亲给自己打电话。她陷入困境当中,落井下石的人肯定不少。

        这次,她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而她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着。

        陆家宅院里,栀子借着回来取东西的名义,开始在田雪面前打起了小报告,借着这个机会,在田雪面前诋毁曲云依。但凡她知道的,事无巨细,全都说给田雪听。

        “夫人,也不是我做下人的说少奶奶的不是。可她既然嫁进来陆家,就应该守我们陆家的规矩。市长夫人的生日宴会,她毫不避讳去见自己的旧情人,她压根就没有把少爷放在心上,更没有把你和先生当回事。”

        “你不在现场,这就认定了,云依借着机会去见程越的?”

        看到新闻,田雪还半信半疑,栀子却迫不及待在自己面前搬弄是非,看来,上次对她的提醒,她没有放在心上。

        “夫人,少奶奶在程越身边待了足足七年,这七年,少奶奶都是深爱着程少的。七年的感情,可不是说没就没有的。”

        “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

        “栀子只是想提醒夫人,别掉以轻心。我总觉得,少奶奶对少爷感情微薄,倒是特别在意程少的事情。有件事,栀子不知道该不该讲?”

        “你过来,你就是要说这些给我听的吗?有什么话就直说,不必吞吞吐吐的。”

        栀子尴尬地笑了笑:“是这样的!就在前几天,我无意中看到少爷在清洗床单,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床单上有血迹。本来,我还以为是少奶奶例假不小心弄脏的,可这也不该让少爷亲自动手不是?但是,少奶奶没有来例假。”

        “什么意思?”

        “少爷和少奶奶领证这么久了,在这之前,他们还没有夫妻之实。这种事,说出来我都觉得荒唐。之前不是说,少爷和少奶奶早就有夫妻之实了吗?我担心,少爷在一开始是被骗了。也许,这事和程家也有瓜葛。”

        田雪审视着栀子,这丫头在陆家这么长时间,她以前怎么没发现,栀子有这么深的心机,这种事情,她敢想,还敢说给自己听。

        “你想说,少奶奶是骗婚。”

        “咱们陆家在陵城是数一数二的,我一直怀疑,少奶奶突然改变心意和少爷在一起,事有蹊跷。这才多久,婚礼都还没办,生日宴会上,居然闹出这么大的新闻。咱们陆家的面子往哪儿放?外头那些人,指不定都在等着看陆家的笑话。”

        田雪笑了笑:“我们都没想到这些,你一个丫头,倒是考虑得长远。”

        “我和爷爷都在陆家长大,陆家对栀子有大恩,栀子当然要处处为陆家考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少奶奶刚和少爷领证,就惹了这么多麻烦。夫人,这会不会是……八字不合啊?我听说,少奶奶没了父母,是个孤儿,这样的命,会不会不太好?”

        “那你的意思呢?”

        “我觉得,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夫人有顾虑的话,保险起见,找个大师算一算比较好。说得难听些,少奶奶这样的命格,可是天生的克星,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克死了,栀子担心,她和少爷在一起,会对少爷有很大的影响。”

        田雪品着红茶,不冷不热说了一句:“栀子,我真没想到,你知道的东西这么多。”

        “我也是担心少爷的安全,陆家的运势,这才多了解了一下。如果夫人真要找大师,栀子可以帮忙,只要夫人信得过我。”

        “你这么卖力,说实话,我的确要好好奖赏你。可换个角度想想,你只是个佣人,管得是不是太宽了些。”

        栀子一听,脸色骤变:“夫人,我说的这些,全都是为了陆家和少爷好,我没有别的心思。”

        “没有别的心思最好!说完了,拿着东西回去,以后先做好自己的事。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