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她们不够格

第一百四十一章:她们不够格

        艾茗薇在自己的同盟当中轻易找到了存在感,毕竟,和栀子,罗彤相比,她的身世是最好的,同桌吃饭,她多少会有些优越感。

        栀子装扮略显朴素,罗彤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就没有把她真的放在心上。

        原本,她还以为,艾茗薇会找一个多厉害的人过来。一看,竟然也是个穷人,看起来还不如自己,罗彤顿时也找到了些优越感。

        她们却不知道,栀子压根就没有把她们二人放在眼里。

        “我来介绍一下吧!罗彤,栀子。以后大家都是朋友,正好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认识一下,以后有什么事,也方便。”

        栀子对罗彤这个名字略有耳闻,她无意中从曲云依的嘴里提起过,一个极为市侩虚荣的女人。

        她笑了笑:“原来,你就是曲云依的那个大学同学。”

        栀子上下打量着罗彤,略有不屑,这让罗彤浑身不舒服。

        “茗薇,她到底是谁?”

        艾茗薇笑了起来:“说来,栀子应该比我们都有优势。因为,只有她能随意出入风华园。她一直都在陆凌天身边照顾他的衣食起居。曾经,陆凌天很信任她。”

        艾茗薇故意强调,陆凌天对她的信任只留在曾经。栀子脸上的笑容一僵,什么朋友,也不过如此。

        看来,艾茗薇也没有真的把她当回事,之前的讨好,也不过是想利用自己。

        她笑着,将心思都藏在心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决定去国外读书,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如果自己再和这些人混下去,还不知道会堕落成什么样。

        想起之前陆凌天看她的时候,眼神中略显厌恶,栀子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看自己了。因为,她看艾茗薇和罗彤,也是同样的心情。

        罗彤笑了笑:“栀子原来是陆家的佣人,这个身份,的确方便做很多事情。”

        栀子听出了罗彤话语中的讽刺,却不发作。

        “你们不会平白无故找我出来吃饭的,想说什么,不如直接一点。”

        艾茗薇立即殷勤地笑了起来:“其实也没有特别的事情,就是想着,大家见个面,联络一下感情。以后,我们可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先干一杯,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互相配合,一起对付曲云依。”

        她们都端起了酒杯,栀子却迟迟不动。

        艾茗薇愣了愣:“栀子,你怎么不动杯子?”

        “我还以为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为了介绍你的助理给我认识?你不知道,我出来和你们见面,要冒多大的风险吗?万一被人看到,我和你们在一起,我会在陆家失去信任,以后还能做什么。”

        栀子终于知道,艾茗薇为什么斗不过曲云依了。连这点心思都没有,怎么可能赢得了曲云依,亏她们还在这沾沾自喜。

        她现在才看清楚,原来自己找了两个猪队友。

        “茗薇好心叫你出来吃饭,你怎么能这么说?”

        “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更何况,我又不是没吃过好东西。事情都还没开始办,你们就在这庆祝,是不是为时过早了?”

        “你够了!别以为你在陆家做事,就可以目中无人。在我看来,你就是个佣人,还不如我们,你有什么资格眼高于顶,还敢教训茗薇,不知天高地厚。”

        罗彤一开始就看不惯栀子那不可一世的眼神,见她开口训斥,她正好借题发挥。一个女佣,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原来,你们是这样看我的。”

        艾茗薇叹了口气:“行了!我叫你们出来,可不是让你们吵架的。本来好好的,怎么闹成这样?才见面就吵架,以后还怎么齐心合作。大家都很重要,谁也不要看轻谁。”

        艾茗薇当起了好人,见她们不吭声,又说起了栀子。

        “本来高高兴兴的,栀子,你刚才这么说,不是扫了大家的兴致吗?只是一顿饭,能有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不对了?”

        “栀子,你可不能把在陆家受的气冲我们发。还没开始就内讧,以后还怎么一起对付曲云依?”

        她哪里知道,三个人一见面就搞成这个局面。之前她和栀子联系的时候,也不见栀子的态度恶劣成今天这样。

        栀子见她这么说,冷笑了一声。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和你们一起对付曲云依了?”

        艾茗薇和罗彤一听,这才觉得不对劲。

        她尴尬地笑了笑:“栀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家的目标都一致,在一起合作,事半功倍,不是很好吗?”

        艾茗薇不明白了,她都主动提出合作了,栀子有什么好拒绝的。

        栀子看了看桌上的菜,只说了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句话,你们没听过吗?”

        二人一听,脸色铁青。这不就是在骂她们蠢吗?

        “栀子,你这话有些过了。”

        “我只是在说事实!其实,我今天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和你们把话说清楚。以后,我走我的阳光道,你们过你们的独木桥。我们,不再有关系,你们也不要再来找我了。”

        “栀子,你可要想清楚了。就凭你一个人的能力,能扳倒曲云依吗?别痴人说梦了。你在陆家,只是个小小的佣人,她是女主人,你们身份就差了一大截。陆凌天根本不会听你的,她若要赶你离开陆家,轻而易举。”

        栀子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艾茗薇把情况分析得很透彻。她也是想到这一点,这才有了决定。

        “正因为这样,所以,我决定改变现状。没人规定,我一辈子都要在陆家当佣人。虽然我身份矮了曲云依一大截,可这不代表,我要盲目选择队友。而且,我什么时候说,一定要把曲云依赶出陆家了?”

        艾茗薇惊讶地看着栀子:“栀子,你在和我开玩笑?一开始,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看不惯曲云依留在陆凌天身边吗?该不会,你也被她迷惑了吧?”

        栀子笑了笑:“我是看不惯曲云依,可相比之下,我突然发现,你比曲云依更没有资格待在少爷身边。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和你们,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