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不知道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不知道

        酒会一事,罗彤只能吃下这个闷亏,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给自己讨回公道。

        她想不明白,酒会上,究竟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竟然让曲云依察觉,神不知鬼不觉将香槟掉包。

        罗彤还在医院养着身体,竟等来了一位贵客。她做梦也不敢想,陆凌天竟然会来医院看望自己。看见陆凌天的那一刻,她下意识掐了一把大腿,清晰的疼痛感告诉她,自己不是在做梦。

        “陆少!你……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陆凌天站在病床不远处,瞥了她一眼,面容憔悴,像是整个人都被抽干了精气神,可想而知,那东西喝下去有多厉害。

        幸好,这东西没有被云依误喝下去。当天,云依就有些奇怪,她怕是早有了预感,提高了防备心,这才躲过一劫。他今天来,就是想问清楚来龙去脉。

        “那天酒会上,看你行为失常。你既然是公司的员工,身体抱恙,我是老板,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

        罗彤竟天真地以为,陆凌天是真的来看望自己的,整个人都飘了起来。

        反正她也没有失身,如果能换来陆凌天对自己的关怀,她真希望多几次这样的倒霉事,让她住着院,起码能得到他的关心。

        “多谢陆少的关心,医生说,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要好好休养几天,让身体慢慢恢复。”

        陆凌天点点头:“这么说,你现在很清醒?”

        “清醒!我现在已经不能再清醒了。陆少亲自来看我,我都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陆少有什么事,尽管说,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全力。”

        赵勤不屑地看着她,如此恶心的嘴脸,只怕会影响陆少的食欲。

        “其实也没什么!你是公司员工,在酒会上出了事。我是老板,应该前来问问看,当时的具体情况。听说,那几杯香槟,是你亲自拿的。”

        罗彤一听,陆凌天这么问,顿时觉得不大对劲,很快找回了理智。

        “香槟,的确是我拿过来的。当时我们三个人,一人一杯。”

        “有无其他人碰过?”

        罗彤摇了摇头,正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才亲自经手,又怎么可能让别人去碰。

        陆凌天听到了满意的答案,扬起了嘴角。看来,和自己猜测的一样。

        他也不想浪费口舌,开门见山问道:“既然事情都变成这样,你直说,谁让你对依依下手的?你好大的胆子,连我陆凌天的女人都敢算计。”

        陆凌天厉声一喝,罗彤毫无心理准备,顿时吓得浑身一颤,眼神都是呆的。

        “陆总问你话,罗彤,你是聪明人,趁早说了实话,大家都好过。你应该听说过,惹怒了陆总,后果可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罗彤当然知道,陵城的冷面阎王陆凌天有多可怕,惹怒了他,自己这辈子就真的完了。

        可她也知道,就算自己现在说了实话,也不会有多好过。

        她该怎么回答?

        片刻间,她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种可能,当陆凌天再问她时,她下意识回了两个字:“没有!”

        “没有什么?你的心思,我一清二楚。我耐心有限,你最好说实话。”

        “陆少,我说的就是实话。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们该不会是以为,是我在香槟里动了手脚,想害云依吧?酒可是我拿过去的,出了问题,第一个怀疑的不就是我吗?我怎么可能做这么蠢的事情!而且,到最后,这东西还被我自己喝下去,怎么可能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罗彤越说越逼真,表情丰富,根本看不出她在撒谎。

        陆凌天扫了她一眼,冰冷的眼神让她浑身汗毛战栗,她下意识咽了咽口水,不敢看他。

        “那杯酒,最先是你给了云依,不是吗?要不是云依机警,和你换了酒,酒会当晚,出事的就会是她。你们可是大学室友,很要好的朋友,你真下得去手!”

        “陆少,我要怎么解释你才会相信,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不知道那杯酒有问题。如果我知道,就不会自己喝下去了。”

        乍一听,她的解释好像很有道理,只可惜,她的话,陆凌天一个字都不会信。

        “你以为,你不承认,我就没办法查到真相了吗?你是艾茗薇带进来的,之前就和云依有矛盾。是不是艾茗薇让你这么做的?说了实话,我可以对你网开一面。要是让我自己查到,这件事和你们两个有关系,想想后果。”

        冷冽的眼神,阴沉的笑容,这些让罗彤如临地狱。她心里直打鼓,也在犹豫,要不要说出真相,或许,陆凌天会对自己网开一面。

        可她转念一想,自己一旦承认,再怎么放过自己,她在陵城的前途也是毁掉的,陆凌天不会让她在陵城待下去。

        要是如此,她还不如铤而走险。只要自己不承认,陆凌天没有确切证据,也拿她没有办法。她护住艾茗薇,还能在艾茗薇面前邀功。

        自己中了药,艾茗薇也没有把自己丢人陌生男人,还照顾了她一整夜,她不能这么不讲义气。

        想到种种缘由,罗彤突然挺起了胸膛,理直气壮回答道:“陆少,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茗薇只是带我来见见世面,也是我求她带我来的。如果因为过去一些恩怨,你就认定这件事是茗薇指使我做的,那茗薇就太冤枉了。”

        “还敢嘴硬!你真以为我没办法?”

        她心想,如果陆凌天能在酒会上找到线索证明是她们所为,他不会亲自来医院问自己。她只要不承认,一切好说。

        “如果陆少有其他办法证明,尽管拿出确凿的证据来。茗薇是喜欢陆少,可她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毁人清誉。而且,我已经和云依和好了,没理由害她。酒会上那么多人,陆少如何能保证,不是其他人想借着对付云依,来打击陆家,甚至是对付陆少你自己?”

        情急之下,罗彤也顾不上许多,只要不怀疑自己,说成谁都行。还好,她在艾茗薇身边,学了点嘴皮子功夫,正好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