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炫耀

第一百六十四章:炫耀

        其实,曲云依还是嘴硬心软。

        餐厅见到的事情,让曲云依辗转难眠。她也不想眼睁睁看着罗彤走错路。无意中翻到了以前了合照,她心中还是有所触动。严珂也是一样!

        两个人不约而同给对方发了信息,决定最后努力一次。

        看到彼此的恢复,两个人拿着手机都笑了起来。她们两个的想法还是一样,云依嘴硬心软的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改掉。

        次日,两个人商量好,约着罗彤中午一起吃饭。

        罗彤见她们难得主动,不由得笑了起来。

        她把玩着自己手上的新手链,长长吐了口气,第一次觉得,自己能在她们两个面前真正抬起头来。

        昨天,她才跟贺文杰走在一起,今天,她们就主动找自己吃饭,她们还敢说自己不势力?

        都是虚伪的女人!

        早知道会有这么好的效果,她就不用吃这么多苦了。现在总算是,苦尽甘来。

        昔日的她,只能跟着严珂她们去化妆品专柜的时候,找导购索要自己喜爱的口红小样。可她现在,完全可以自己一口气买下好几只娇兰,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这就是有钱的感觉!

        以前的她,小样也要省着用。现在,一个星期口红的色号都可以不重样。这种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西餐厅里,罗彤有些姗姗来迟,扭着细腰来到她们面前。虽然一身职业装,依旧掩盖不住她眉眼中透出来的风尘气。两人都诧异,罗彤身上,何时有了这种气息。

        “你们等很久了吗?工作上有点事,我忙完了才过来。”

        云依和严珂笑着摇头,让她点餐。

        罗彤一开口就要了最贵的牛排,还很大方说:“今天这顿我来请吧!来天盛工作这么长时间,我也没好好请你们吃顿饭,这顿,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服务员,再开一瓶红酒。”

        当然!如果是以前的罗彤,肯定不敢用这种口气说话。只是现在,她不一样了。

        “请客就不用了,这顿我来。你只是助理,每个月的工资还要付房租,生活哪有那么简单,总要给自己留点钱的。”云依本想照顾她,可她这么说,罗彤却以为,这是在看不起她。

        “云依,小珂,你们是看不起我吗?”

        “我们绝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你一个人在陵城生活,挺不容易的。不想你破费。”

        “和你们吃饭,怎么能叫破费。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别跟我这么客气。我现在也不差这点钱了!”她说着,故意露出自己的手链,就是要告诉她们,自己有钱了。

        严珂突然发现,她和曲云依做出这个决定,其实是在自己找罪受。

        罗彤开始聊起了不痛不痒的话题,说的都是些名贵的东西,衣服和化妆品,也问起她们,平时都用的什么,哪天有空大家一起去买。

        云依实在听不下去,打断了罗彤的话。

        “罗彤,以你的工资,何必这样?我们应该按照自己的能力去买适合自己的东西,不必这样铺张浪费。”

        “云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用不起这些东西吗?”她说着,将自己包里的化妆品拿了出来。

        “你们不信的话,就给你们看看。娇兰,圣罗兰,香奈儿。这些都是我以前敢想不敢买的,现在我都有了。你们不该用以前的眼光看我!现在的我,早就不一样了。”

        严珂看不惯她嚣张的样子,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靠着贺文杰,你就这么骄傲吗?你真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罗彤开始愣了愣,很快说道:“我都不知道你们说什么。他,只是我的客户,私底下,我们也只是朋友。”

        曲云依叹气道:“既然你问,那我就直说了。本来,这件事我们不该过问的,毕竟是你自己的人生。可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作为朋友,应该提醒你。”

        “有什么事,还得你亲自来提醒我?我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看到我变好了,你们应该替我高兴才对。你们该不是,见不得我好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和云依都是为了你好,不然,怎么会约你出来吃饭。昨天那情形,我们都看出来了。”

        说起这,罗彤突然沉默了。看样子,她们两个叫自己出来吃饭,是打算教训她。

        云依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罗彤,你也是个很聪明的人,我们之间没必要打哑谜。当初,我,你和小珂是很好的朋友。要不是看在以前同学一场的份上,小珂也不会跟我说起这事。虽然我不知道你跟贺文杰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只想提醒你,贺文杰这种人,不是你能接触的。”

        罗彤听她这么说,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贺少不是我能接触的人,那么,我想问问你,究竟什么样的人,才是我应该结交的呢?还是在你和严珂的眼里,我罗彤就只配跟贫民做朋友?”

        “你应该知道,贺文杰是什么人。你口口声声说,你们只是朋友。你扪心自问,你们真的只是朋友吗?朋友之间,需要亲密成昨天那个样子?你这是在作践自己!“

        罗彤听了,不屑地笑了起来。

        “你们现在是对我说教吗?我接触富家子弟,就是作践自己。你们一个和富二代交往,一个闪婚嫁入豪门,那就是正儿八经。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难道我罗彤就注定了只能当贫民,不能成为有钱人?”

        “你怎么这么执迷不悟?贺文杰已经有妻子了,你和他混在一起算什么?他用不了多久就会甩开你,你只是他的床伴。难道,你心甘情愿男人之间的玩物吗?”

        “玩物?说来,你何尝不是陆凌天的玩物?只是这个玩物被贴上了标签,一切都变得光明正大罢了。至于你说的贺少结婚一事,他对自己的老婆一点感情都没有,我怎么就不能争取自己的幸福?你曲云依能嫁入豪门,难道我就不可以?”

        “你当然可以,但这个人绝不是贺文杰。”

        “笑话!我今天就算和别人在一起,你们也会拦着的。你们俩,从来就没希望我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