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都没放下

第一百七十章:都没放下

        贺文杰表面上和人谈笑风生,可他从进来开始,就看到了陆凌天他们一群人,还有身旁人突然僵硬的身体。

        他皮笑肉不笑,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讥讽道:“你是有多急不可耐,才看了一眼,就忍不住了。”

        身旁的人笑容一僵,方怡抬头看向贺文杰,柳眉紧皱着:“我没有。”

        贺文杰轻抿着杯中酒,冷言冷语:“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吗?这几年,嫁给我,真是让你憋屈。守活寡的滋味,不好受吧!不过,不好受你也要受着,以后的日子,还长。”

        他说着,故意用力搂住她贴近自己,动作粗鲁,全然没有平日里对女人的温柔。

        方怡吃痛,在众人面前,也只能强撑着笑容,不敢再出声。她知道,自己的辩解毫无作用,只会换来丈夫越发厉害的讽刺。

        嫁入贺家这三年,她都已经习惯了。

        只是刚才,看见人群中那抹熟悉的身影。她以为,三年的时间已经让她淡忘了一切,不想,目光碰撞的那一刻,她的心还是跳漏了大半拍。大概是那一刹那,让贺文杰感觉到了。

        她也没料到,三年,她依旧没有放下。

        这三年,她守在深闺中不问世事,做好贺太太分内做的事情,对外界一无所知。就是不想让自己对墨羽再怀有任何念想,不想,再见他,他依旧形单影只。

        墨羽痴情,当年若不是家里以死相逼,她根本不会妥协。

        说来,也是她对不住墨羽。就算再见面,她也没脸和墨羽再说话了。

        整个宴会,方怡都乖巧地跟在贺文杰身边,旁人自然夸赞她美艳不可方物,可对她而言,这些话毫无意义。

        她在人群中游走着,却能感觉到,有一道刺眼的目光始终停留在她的身上,不曾移开过。

        他越是如此,方怡的心里越是难过。

        早知道,她就不该来。可是今天,竟是贺文杰主动提出,让她一起来。现在,她才真正明白丈夫的用意。

        宴会大厅就那么大,陆凌天一眼看穿墨羽的异样,见他一个人躲在角落闷闷不乐,他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今日的方怡和当年相比,更加温婉。看来,他这个兄弟还没有把那段感情放下。这三年来,也只是用繁忙的工作麻痹自己,从来不去考虑个人感情问题。

        “三年了,还放不下?”

        墨羽轻摇着自己手里的酒杯,苦涩地笑了笑:“这话,不用我说,你应该懂我。”

        陆凌天点了点头,他这样子,比当初的自己更加痛苦。

        墨羽只是后悔,当初没有强硬些把方怡带走,不然,也不会有今日的悲剧。

        “看着她的身影,我就知道,这几年,她过得并不好。”

        “那又如何?如今,她已嫁作他人妇。过得不好,你也没有资格插手。悲剧已经酿成,你们再见面,最多是普通朋友。生分些也好,至少不会给她添麻烦。”

        墨羽看到贺文杰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死死握紧了拳头。

        “要是可以,我真的想……”

        陆凌天看他这样,立即按住了他的拳头。

        “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冲动。方怡已经嫁人,事情无法挽回。你若纠缠她,只会让她名誉扫地,被世人唾弃。”

        “我当然知道!要不是考虑到她的感受,就贺文杰这几年做的混账事情,他十条命都不够我揍。我不明白,他既然娶了方怡,为什么不好好对她。看她又清瘦了不少,妆容也盖不住她的憔悴,我就知道,她过得不好。”

        以前的方怡,那双眼睛神采飞扬,现在的她,更像是行尸走肉,只不过是一副漂亮的皮囊。

        “过得不好,那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你家里不会允许你再和方怡有任何瓜葛!听我一句,放不下,你也要学会放下。只要方怡还是贺家的人,你就不要给她带来麻烦。”

        墨羽心里憋屈,也知道,陆凌天的话在理,除了点头,他什么都做不了。

        就像现在,他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哪怕知道她不开心,过得不好,也不能上前给她一个拥抱。

        这才眨眼的功夫,贺文杰就被别的女人给缠上了,方怡被甩在一边,尝尽了冷落的滋味。

        不过,对她而言,这样反而更轻松。

        见贺文杰有了新的女伴,她半个字都不说,悄悄退到了一边。站了这么久,她早就已经累了。觥筹交错的场合并不适合她,相对而言,她更想出去院子里吹吹风,让自己冷静一下。

        那本是自己的丈夫,她大可勇敢地上前,将那些女人推开,宣布自己的主权。

        可是,她没有这么做。父亲说,家和万事兴。她不想驳了贺文杰的面子,只好当做没看见。这些年,她都是这么过来的。做一个有名无实的贺太太,如此,他逍遥,自己也落得清闲自在。

        她心里始终觉得,若心中无爱意,便不愿和他亲近。

        她不拒绝贺文杰亲近自己,可要她做出回应,原谅她,办不到。

        也真是如此,贺文杰气恼,结婚三年,他不曾碰过方怡一根手指头。就是如此,她度过了安静的三年,以后,应该还有很多个这样的三年等着她。

        而支撑着她的,只有过去那点可怜的回忆。

        方怡没敢靠近墨羽那边,一个人悄悄离场,去院子里亲近冬夜里的寒风。

        寒风拂过,顿时让她清醒过来,一个人自在的时候,她也松了口气。长叹一声,此刻,她才真正觉得无比自在。

        “方怡!”

        这个熟悉的声音,让她浑身一怔,转身时,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身后的人。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后退了好几步,和他保持该有的距离。

        这下意识的动作刺痛了墨羽,他往前走了一步,方怡便往后退一步。

        墨羽心如针扎:“你……一定要这样吗?”

        “如今,你我身份有别,保持距离,这是应该的。”

        墨羽苦涩地笑了笑:“这三年,你……过得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