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翻开自己的伤疤

第一百七十七章:翻开自己的伤疤

        他说的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曲云依竟然无从反驳。

        可当她看着陆凌天选的地方时,她有些后悔了。

        “我们……换个地方,好吗?”卧室落地窗前的躺椅上,他确定不会掉下来?而且,大晚上的,他不拉窗帘是想干什么?

        “风华园里,不会有外人。这可是你说的要补偿我,不许反悔。”

        虽说不会有人看见,可她还是心惊胆战的。

        “这样,真的好吗?我们还是……”不等她说完,陆凌天已经迫不及待开始攻城略地。

        一阵大汗淋漓之后,她靠在陆凌天怀里轻喘着,陆凌天突然让她抬头看看。她这才知道,原来,他只是想让自己看看星星。

        她第一次知道,冬夜里的星辰,也可以这么美。

        “日月星辰,见证我们的感情。”

        他说,他们的感情,就像是一个空碗,一开始,什么都没有。感情就像水,一滴一滴落在碗里,到最后,满载而归,夫妻情浓,便是最让人向往的。

        云依笑了:“照你这么说,要是一开始感情太深,反而不好。”

        “凡事都有可能!你没听过一些感情吗?都说在一起七八年,乍一听好像很吓人,你仔细想想,这样的感情,真的牢靠?”

        “在一起时间久,这不意味着,他们感情好吗?”

        “既然互相喜欢,为什么七八年了都不结婚?”

        这个问题,倒是真的把云依给问住了。

        “真心喜欢一个人,便想将对方占为己有。结婚,就意味着,对方是完整属于自己的。若走不到这一步,不是对自己没信心,就是另有想法。肯定有问题!”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可是,她又觉得,陆凌天说的很有道理。

        “那你觉得,墨羽和方怡呢?”

        “他们之间也存在问题,这需要他们自己去解决。我们做朋友的,只能尽量开导。不过,看到你这么上心,我真心觉得,自己当初把你捡回来,这个决定没有错。”

        云依笑了起来:“缘分,大概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

        曲云依想当劝说人,陆凌天没有阻止,反而很支持,只是让她注意休息,别让自己太操心。

        二人相拥而眠,早已不是刚认识的样子。陆凌天也不曾想过,当他放这个女人进入自己的世界以后,她会一点点占据自己的心,再也挪不动。

        此刻,抱着她,陆凌天才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圆满了。

        正值周末,陆凌天要去应酬客户,云依独自一人提着东西去医院看望方怡。

        冬日里的暖阳很是舒服,方怡躺在床上,也能沐浴到阳光。再见她,气色好了些,只是整个人还是恹恹的。

        她想,多半是心里藏着事情,没能想开些,所以怎么都是不开心的。

        见云依来了,她放下手里的书,让她坐下。

        “你又来了?”

        “没什么事,小珂要赶着画图,我想着,过来看看你。小羽有事要忙,我来陪你,他也放心。”

        “我早说过,不必如此。我习惯了一个人,其实没什么。”

        “看得出,你习惯了平静的日子。我给你带了水果沙拉,不如试试。多吃点水果,气色也会好很多。”

        她没有说起离婚的事情,看到方怡,云依总有些感同身受。

        云依甚至想过,如果当初自己执意嫁给程越,到最后,会不会也落得方怡这样的下场。

        留在程家,也不过是守活寡。程越和现在的贺文杰,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区别,无非是,程越不曾对自己动粗罢了。

        程振锋有心向着自己,时间一长,谁敢保证,他会一直帮衬着自己呢?

        方怡发现曲云依一直盯着自己,难免有些不自在。

        “我这个样子,很难看吧?你大概有些不太习惯。”

        “不是的!我是看到你,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心里难免感慨。也正是这样,我才会对你的事情特别上心。换做平时,我可不会管闲事。”

        “曾经的自己?”方怡有些不相信:“你和陆少,不是感情很好吗?你怎么可能会像我这样?我们俩的命运,根本不同。”

        云依同样苦笑了两声:“难道你没听说过,以前,程家的程少,一直有个不受待见的未婚妻吗?”

        “程越?”

        她和墨羽在一起,多少知道些关于程越的事情。

        “程越和陆少,他们不是……”

        云依点了点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才闹得这么僵。可是,在过去的七年里,我也像你一样,守着自己那份执着。方怡,怎么样?有兴趣听我说个故事吗?”

        方怡愣了愣,没有拒绝。

        曲云依说起了自己的故事,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聊起。

        方怡听着,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母亲早逝,一直跟着父亲过活。真要算起来,她的童年还比曲云依要幸福一些,至少,她见过母亲的模样,得到过母爱。

        “父亲旧伤复发,一次就要了他的命。当我看着父亲死在我面前的时候,那一刻,我的世界都崩塌了。从那时起,我一直记着父亲的话,按照他的意思生活着。”

        她在程家,寄人篱下,忍气吞声,不被李如芬待见,还稀里糊涂喜欢上程越,这一追,就是整整七年。

        点点滴滴,历历在目。现在会想起,云依才觉得,当年的自己原来这么傻,竟强迫自己去喜欢一个男人。为了他,熟背了他所有喜好,思考任何事情,都会从他的角度出发。

        可她的付出,并未得到回报,换来的是无情的抛弃。

        她用自己的经历告诉方怡,是她在遇到陆凌天以后,才获得了新生。是陆凌天,给了她新的生命。

        “没想到,你的过去竟是这样的?”

        “很多人都说,我贪婪势力,攀龙附凤,为的是陆家的权势,我也懒得理会。清者自清!相比而言,你比以前的我,稍微幸福一些。”

        “算是吧!五十步笑百步,其实都一样。”

        “方怡,既然你都说,我们的人生是一样的。我可以重新开始,为什么,你就不愿意重新开始呢?你父亲把你安排好,也是希望你幸福。如果他知道你现在过得这么艰辛,他肯定会很后悔。难道,你希望他死不瞑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