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四章:墨家长辈

第一百八十四章:墨家长辈

        病房里,贺明胜的眼睛里划过一抹寒光,他一咬牙,看着儿子被打成这样,心里有了决定。

        “也是!不还手,他们还以为你好欺负。这件事,交给我去办。你就安心在医院养伤,其他的事情,你别管。”

        “爸,你记住,一定要小心,千万别露出马脚。陆凌天,精明得很。他要是查出,事情和我们有关,恐怕,到时候整个贺家都会有**烦的。”

        贺明胜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如今吃了亏,怎么能不讨回来。

        “这些我知道,爸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不护着你,谁来护着你。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其他人可不知道,危险将至。

        墨羽最近一直不着家,也没有告诉家里人,自己在忙些什么。如今脸上带着伤,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

        这不!人还在医院的时候,墨家长辈火急火燎赶到了医院。

        看见儿子英俊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手背上也是红肿的,墨羽的母亲谢兰当场就红了眼睛。

        “好好的人,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还闹到警局去了?你不在办公室好好玩键盘,跑到医院练什么拳脚?”

        谢兰出口便是责骂,又心疼儿子的伤,还是墨廷伟拉住了她。

        “好了!大男人皮糙肉厚的,过两天自然没事。小陆他们还看着,你这幅样子,像什么样。”

        谢兰赶紧收起了情绪,尴尬地笑了笑。

        “小羽这孩子不听话,还让你们这几个朋友为他担心,真是他不懂事。”

        陆凌天知道,墨家夫妇肯定会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先解释道:“此事,真不是小羽的错。你们也别责怪他!今天换做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这件事,袖手旁观。”

        谢兰一听,看了看墨廷伟,问了一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打架?”

        “阿姨您也是女人,应该也接受不了殴打妻子的男人,是吗?”

        谢兰一听,当时就说:“这怎么能行?大男人,哪有打自己老婆的?还是不是人?”

        杜铭明白了陆凌天的意思,接着说道:“正是我们大家一个朋友,被她的丈夫殴打成重伤住院,身上多处骨折,小伤更是数不胜数。哪怕是这样,就在今天,那个人渣还跑到医院里来,还要对我们那个朋友动手。叔叔阿姨,你们说,这种人渣,该不该出手教训?”

        谢兰和墨廷伟一听,脸色都黑了。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没有分寸?老婆娶回家是用来疼的,不是给自己练拳脚功夫的。这还是男人吗?打!该打!应该狠狠地打,不用手下留情!”

        墨廷伟身为男人,同样看不惯这种暴行。谢兰更是不用说了,只是听着,都心疼起被家暴的人。

        “这孩子是谁?怎么命这么苦?这样的男人,还留着干什么?家暴,情节严重,可以直接起诉离婚。这种人,早点离开好。指不定,自己的命都要搭在里头。”

        陆凌天认真点头说道:“我们也是这么以为的,所以,这次小羽动手,是教训那个人渣,这是在做好事。”

        “这被家暴的到底是谁?你们大家的朋友,还是女的?”谢兰一时没想起,他们还有哪位朋友,居然如此命苦。

        陆凌天叹了口气:“其实,这姑娘,二位也认识。当时,您也特别喜欢她的。”

        “我也认识?”

        这么一说,墨廷伟已经知道他们说的是谁。

        他从这群年轻人身上一扫而过,轻笑了一声。他们几个,陆凌天最聪明,还知道从谢兰的角度出发,如此一来,他们先认可了墨羽的做法,再说出对方是谁,将影响力降到最低。

        不愧是陆清扬的儿子!

        “你们说的,可是我儿子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个女人,方家那个丫头。”

        “方怡?她不是嫁去贺家了吗?”

        以前,谢兰是挺喜欢那个孩子。谁知道,后来,她嫁去了贺家,她也没有再想起过,只当是,她跟墨家没有缘分。

        这三年,儿子一直对她念念不忘,也没有交新的女朋友。对此,谢兰对方怡还是有些怨气的。都结婚了,还在耽误儿子的终身大事。也不知道,儿子什么时候能够看开这件事。

        现在,他居然为了别人的老婆大打出手,还受了伤。一时间,谢兰的心里也很矛盾。

        “你们刚才说的,很可怜的女人,就是方怡?”

        陆凌天叹了口气:“我们知道,阿姨您可能觉得,方怡已经结婚,不该和小羽有任何纠缠。他们这三年也的确没有联系过。直到之前一个酒会上,大家遇到,简单打了个招呼,聊了两句。谁知道,就因为这几句话,给方怡招来了无妄之灾。”

        陆凌天将事情始末道来,谢兰听着,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贺文杰花心也就算了,居然还家暴。你们如果不信,可以现在去骨科病房看看,她就躺在那,身上还打了石膏。我们几个轮流照顾她,却不想,贺文杰还是误会,旧伤还没好,在病房里就要动手,险些连阿铭的女朋友,护士一起给打了。这样的人,墨羽怎么可能看得下去?”

        谢兰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墨羽还是不该掺和到她的事情里头去。毕竟,她已经结婚了。当初,可是她自己选择的贺家,过得不好,也该她自己承担后果,怪不得别人。”

        听这语气,谢兰心中有气。

        曲云依见状,上前握住谢兰的手:“阿姨,您不知道,这事,还有些不得已的苦衷。当初,其实是方怡的父亲临死前逼着方怡发下毒誓,必定要嫁给贺家,不然,他死后不得安宁。说起来,方怡也是太过孝顺,被父亲所逼,这才不得不顺从。”

        “还有这样的事?我们墨家,哪里比不上贺家,他父亲竟然如此看不起我的儿子?”

        “您别激动,其实,这其中是有些渊源。方怡的父亲也是处于愧疚,才这么做。不想酿成现在的祸患。整件事,小羽和方怡都没有错。您就别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