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二章:保持距离

第一百九十二章:保持距离

        医院里,方怡正陪着墨羽,也不在乎自己名义上的丈夫是否被人惦记了。

        一开始,墨家夫妇见儿子高兴,也没有阻拦方怡来看儿子。只是,几天过去,方怡每天都在。这一天,谢兰带着炖好的汤来医院,无意中经过一个病房,恰好听到有护士说,贺文杰的病房里,竟然有女人在,看上去,关系不一般。

        好奇心使然,谢兰跟了上去。竟看见,一个女的正小心翼翼喂给贺文杰吃东西。那句‘亲爱的’,听得她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还真是他!”

        贺文杰身边有别的女人照顾,方怡就去找自己的儿子?

        这算什么?她的儿子,难不成被方怡当成了备胎?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算是朋友,也不该每天带着伤陪在病床旁边。难道,贺家的人也不在意吗?

        可她仔细一想,贺家的人似乎真的不在意方怡做些什么,她是生是死,贺家人从来不过问。只怕,他们也不知道,方怡住院期间都在做些什么。

        谢兰想,贺家人不管,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儿子的名声受到影响。应该趁现在还没出事的时候,及时提醒,悬崖勒马。

        方怡之前还说,不会再有任何想法,这才多久,就改变主意了?

        还是说,那些话不过说说给她听的。

        她越想越觉得不妥,快步回到墨羽的病房,果然看到他们两个有说有笑的。

        方怡在,儿子的病是好得更快,人也开朗了很多。可她不能因为这样,就放纵他们这种不对的关系继续发展下去。

        她放下汤,心里藏着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看他们一起喝着汤,谢兰鼓起勇气说道:“方怡啊!其实,墨羽这边,我们是有人照顾的。你自己还有伤,每天这么跑来跑去的,不会受影响吗?伤筋动骨的,可要好好养着,别到时候落下什么病根,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方怡笑道:“谢谢伯母的关系,我来之前问过医生了。医生说,可以适当出去走动一下,影响不大。”

        “可你毕竟是个病人,就算待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你自己也需要人照顾,不是吗?你这每天跑过来,医院里人多口杂的。总归是,影响不太好。”

        方怡一愣,这才明白谢兰的意思。

        她是在提醒自己,不该和墨羽走得太近了。她骤然想起自己前不久才在谢兰面前承诺过,此生都不会再和墨羽有过于亲密的关系,他们只会止步于普通朋友。

        只是,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想通一些事情。

        现在,她要告诉墨羽的母亲,之前是自己钻了牛角尖,没有想明白吗?“

        她张了张嘴,又觉得,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这句话,病房里原本融洽的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

        墨羽明白了母亲的意思,赶紧拦着她,担心母亲再说出难听的话来。

        方怡好不容易态度好了些,墨羽求之不得,他不想因为母亲的一句话,又让方怡疏离自己。

        “妈,你在说些什么?方怡来看我,那是她一片好意。你这是在赶她走吗?她在这,我心情也好了不少,没什么不妥的。”

        谢兰见儿子帮着外人说话,又想起刚才在贺文杰病房里看到的,顿时有些气恼。

        她也懒得拐弯抹角,当着方怡的面说道:“臭小子,你知道些什么。不说男女有别。人家方小姐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贺太太,你忘了吗?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女人的名声,却是很重要的。方小姐结了婚,你难道想让别人对方小姐说三道四,说她结婚了还不检点,朝三暮四吗?”

        “妈,你怎么能这么说?”

        “难道不是?你每天麻烦方小姐过来,医院人来人往的,指不定背后的人怎么说方小姐。她名誉要是被毁了,岂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谢兰明面上是在指责自己的儿子,其实,是在暗示方怡。做任何事,都应该有个度。

        “方小姐是有原则的人,你可别坏了别人的名声。”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贺文杰是怎么对她的?你这……”

        墨羽急了,他岂会不明白,这些话是说给方怡听的。

        方怡脸皮薄,哪里受得了母亲这些话。他真担心,方怡就因为这事,以后都不来看他了。

        方怡笑了笑,自打她过来,她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去面对这些问题。她也清楚,以后,她可能会面对更多难题。可她决定了要和墨羽在一起,就一定会坚持下去,努力,让墨家的人接受自己。

        知道谢兰不高兴,方怡不再逗留。

        她很有礼貌笑着说道:“伯母的话很有道理。我现在还是有夫之妇,的确应该和你保持些距离的。以后,我会少来,不让伯母担心。”

        “方怡,你别听我妈的,她不是这个意思。”

        谢兰笑着应道:“我就知道,方怡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肯定能明白我的苦心。”

        “墨羽,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听我说完!没有什么是比你养伤更重要的,等你的伤好全了,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也需要好好休养,不是吗?你好好养着,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她说着,便让丁香推她走。

        墨羽看着方怡离开,有些生气。

        “妈,你干嘛这样说方怡?以前,你不是很喜欢她吗?”

        “你也会说那是以前,现在不同了。她毕竟是结了婚的女人,和你是不一样的。我做事自然有我的原则,你就别管了。喝汤!”

        墨羽无奈,只能老实喝汤。他也知道,母亲说的有道理,方怡没有离婚,他们见面过多,只会给方怡带来麻烦。

        可是,她又不愿意离开贺家。

        难道,他们的感情,注定要变成一个解不开的死结?

        丁香推着方怡往回走,心里有些不高兴。

        “少奶奶,刚才,谢夫人是故意在说你。那些话,也太难听了些。”

        方怡笑了笑:“不难听!墨羽的母亲说的都是实话,她只是站在母亲的角度提醒我,她没有做错什么。”

        “可是……她这是在赶你走!我看,以后咱们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