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五章:梦见母亲了

第二百二十五章:梦见母亲了

        “你是想说,自己命硬吗?”

        “被你看出来了?”

        曲云依无奈地笑了笑:“凌天,我真的没跟你开玩笑。有的时候,真的不得不相信命。”

        “我相信命,命里注定,你要嫁给我,我给你幸福,这就是我们的命运。”

        她不说,陆凌天真的不知道,曲云依的身世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李如芬曾说她是扫把星的时候,她的反应会这么大。其实,她很介意这三个字。

        听她说起整个故事,陆凌天有一点感觉很奇怪。

        “事情过去了八年,有些事,我本不该问的。不过,你父亲既然答应要和你一起过生日,怎么会毫无预兆就跳楼自杀呢?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父亲很爱你,怎么可能舍得丢下你?还有,就算他万念俱灰不想活,有哪个父亲会选在自己孩子的生日那天自杀?”

        这些问题,云依也反复想过。可当时给出的结果就是跳楼自杀,父亲的遗书上也说了,十六年,他熬不下去。十六岁的她已经成年,以后可以学会照顾自己,他要去找母亲。

        “你确定,那封信是你父亲亲自写的吗?”

        “为什么这么问?你是在怀疑,我父亲的死有可疑?”

        “我只是听你这么说,觉得有些奇怪。当时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你看过那封遗书吗?”

        云依点点头:“我看过,那是父亲的笔记。他习惯用左手写字,他的字,一般人很难模仿。信是真的,不会错。只是不知道,他当时为什么会突然丢下我一个人。”现在想想,她的心还是会很痛。

        陆凌天明白,失去双亲的痛不是他三言两语能够抚平的。这样的曲云依,让他心疼,也值得自己以后加倍对她好。

        “花开并蒂,寓意很不错。既然是岳父岳母留给你的,你就好好收着。只是有一点,他们一定不希望你再像今天这样,一个人躲起来哭了。答应我,以后有什么心事,都要和我说,千万别一个人扛着。”

        云依仔细想了想:“我尽量吧!”

        “尽量?”

        “对啊!万一,是你惹我生气了,我怎么跟你说?凡事没有绝对嘛!”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生气。”

        曲云依看着盒子里的银簪子,突然有了个想法。虽然这个东西不算值钱,可它代表着父母的爱情。

        “凌天,等我们举行婚礼那天,我想戴着它出嫁,好吗?”

        陆家准备的东西都是极为贵重的,这个银簪子,或许会有些格格不入,可她希望父母能够亲眼看着她结婚。

        “可以!你喜欢就好,这个簪子很漂亮,你戴着,一定会很好看。”

        这天晚上,云依在陆凌天的怀里熟睡,梦见了年轻时候戴着银簪的母亲,风华绝代。

        只是,那身影似乎听不到她的呼唤,等曲云依要靠近的时候,那身影就消失在了烟雾之中,她甚至没有看清母亲的容貌。突然惊醒,陆凌天也刚好起床。

        看她神色不太对劲,陆凌天赶忙走到床边。

        “做噩梦了?”

        曲云依拍了拍自己的脸,摇头说道:“不是做噩梦,就是……我梦到我妈了。”

        从小到大,她很少梦到自己的母亲,不是不想,而是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这么清晰的,还是头一次。

        其实,要说清楚,她还是没有看清母亲的脸,只是看到那个背影,还有她头上的银簪子。

        她想,大概是突然收到那件信物,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笑了笑,希望陆凌天能安心:“我没事,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罢了。”

        “那你再睡一会?”

        云依摇了摇头,人都醒了,哪里还睡得着。

        暴雨过后的早晨,有些神清气爽,空气里带着些泥土的气息。冬日的早晨带着寒意,云依刚推开窗户,就被陆凌天逮住了。

        他几个快步过来关上窗,身旁传来了某人不满的声音。

        “我还想感受一下雨后的早晨呢?你怎么就给关上了。”

        陆凌天敲了敲她光洁的额头:“光脚站在这,还感受雨后的早晨?这是什么季节?你感冒了,到时候心疼的还是我,还得照顾你。等天热起来,你想怎么感受都行。现在,先去穿鞋。”

        陆凌天说着,一把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云依笑着搂住他的脖子:“你要带我去哪儿?”

        陆凌天不说话,只是把她放在床边上,自己蹲了下来,拿来袜子亲手帮她穿上,又给她穿上拖鞋,这才满意地笑了。

        “你可是陆凌天,现在居然帮我穿鞋袜,传出去,被人知道你做这些,岂不是会被笑掉大牙?”

        “这有什么。”

        “帮女人穿鞋袜,你还很骄傲?”

        “当然!为我老婆穿鞋袜,是我的专属福利。这件事,只能我做。你全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指都是我的,只有我能碰。”

        他突然吻住了曲云依,云依整个人都愣住了。

        过了很久,陆凌天才把人放开,云依微微喘着气,白了他一眼:“我都没刷牙。”

        “很甜。”他笑着摸了摸云依的头:“好了,去换衣服,我帮你挤牙膏。”

        “好!”云依乖巧地应了一声,起身去衣帽间拿衣服。她一眼看见了一件果绿色的毛衣裙子,灵机一动,换在身上,一脸满足。

        绿色,波点,鱼尾裙,还是不错的。套上米色的大衣,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不少。

        只是,这个颜色,陆凌天似乎不太喜欢。

        当他看到云依穿着这条裙子时,自己也愣了一下。

        “怎么选了这个颜色?”

        “今年的流行色!你没听过吗?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必须带点绿。你不觉得我这样很精神吗?”

        陆凌天扶着额头:“老婆,要不我们换个颜色,行吗?”

        “为什么?”

        “我不喜欢这个颜色。”

        “嗯?不是应该我喜欢就好了吗?不好看?”

        “好看是好看,就是这个颜色……”行吧!老婆高兴就好,他没有意见。

        随后,陆凌天做出了一个决定。以后,不能让专柜再送绿色的东西过来。这个颜色,总让他觉得像是在暗示点什么,很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