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一章:服软

第二百五十一章:服软

        艾茗薇静静扫了她一眼,很不屑说道:“姑娘,说话是要讲证据的。你说我算计你,证据呢?”

        罗彤冷哼了一声:“我威胁了你好几次,你肯定心里早就记恨着,想找机会出口气,这才盘算出这么多事。你别忘了,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你算计我,自己也讨不到好处。”

        “就凭这个?”

        “是你调查我,你想摸我的底,抓我的小辫子,是不是?”

        艾茗薇掩着嘴笑了起来:“我要是摸了你的底,你觉得,你还会和贺文杰每天花前月下吗?我早出手让贺文杰把你踢走了。”

        “不是你,还会是谁?”她想,恨自己的,应该是艾茗薇才对,可艾茗薇说的也不无道理。

        “我算计你,不如直接把你踢出天盛,再找贺文杰聊聊,你就成了昨日黄花,何需这么麻烦去查你的底细。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罗彤握了握拳头,不喜欢艾茗薇这样看清自己,可她说的也不是假话。

        “不是你!那就是……曲云依?她要对付我?”

        可是,曲云依要对付自己,大可直接让陆凌天把自己开除了。吹个枕边风能有多难?

        “茗薇,你最好别骗我。我只要一问就知道,我弟弟来陵城是谁帮的忙,你骗不到我的。”

        “是我去你老家,把人接回来的。还是我,替你料理了你父母的后事。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艾茗薇干脆承认了自己做的一切,她有了曲云依这道挡箭牌,也不再怕罗彤的威胁。她在自己面前,嚣张不了几天。

        “工资的事情,也是你的意思?茗薇,我们是队友,你居然向我捅刀子?”

        “是你先不仁的,我早告诉过你,做人,不要太得意。尤其是你这样没有背景的,你膨胀得太快了,我得给你敲敲警钟。”

        罗彤心里不服,也不敢这个时候在办公室和艾茗薇起争执。她还需要这份工作维持自己的体面,用它来套住贺家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大不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威胁你。你为了这点小事就和曲云依联手连对付我,有必要吗?”

        “知道错了?”

        见艾茗薇问她,罗彤不得不点头认错,还给艾茗薇倒上茶,又变回了原来乖巧听话的样子。

        艾茗薇笑了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我知道,最近是我有点过分了。茗薇,可你把我弟弟放在陵城,实在太危险了。如果让贺家人知道我弟弟的存在,贺文杰不会要我的。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你能不能去劝劝我弟弟,把他送回老家去?”

        “这事,我还真不能答应你。”

        艾茗薇在心里嘲笑着罗彤的不自量力,她还真以为,以自己的身份,没有家人托后腿,贺文杰就会真的和她在一起吗?

        简直是痴人说梦!

        “为什么?”她一激动,语气有些冲。察觉到不对,她又缓了缓语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不是你带到陵城来的吗?你说的话,他肯定会听的。”

        “你是他亲姐,他听你的话吗?你把我想的太厉害了,他是个人,有自己的想法,我左右不了他。”

        “你这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人不就是你带来的吗?”

        “可是,你弟现在恨透了你。他要留在陵城,就是想报仇的,我怎么可能拦得住?要我说,做姐姐做到你这个份上,真的不用活了。我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狠绝的人。为了自己,父母亲人全都可以不要。”

        在这点上,艾茗薇真的甘拜下风。

        罗彤听出了她话语中的讽刺,心里不是滋味。

        “我们家的事情,你不会明白,你更不会懂我的感受。总之,我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你不帮我,我只能强行把人送走了。”

        那是她自己的弟弟,作为姐姐,她有权让他离开陵城。大不了,就多给他一些钱。

        艾茗薇听她这么说,直接笑出了声。

        “我想,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是我弟弟,我还没有权利安置他吗?我爸妈都不在了,我就是他的法定监护人。”

        “他已经十六岁,在法律上,算是成年人,有权利自己做决定。更何况,你真没办法把人弄走。就算你找贺文杰帮忙,也办不到。”

        “你这话什么意思?”罗彤盯着艾茗薇:“难道……你还想拦着我?”

        艾茗薇摇了摇头:“拦着的人可不是我,是曲云依才对。你弟弟的事情,连陆凌天都惊动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弟弟的学校,就是陆凌天出面联系的,陵城的重点中学哦!要我说,你弟弟比你有福气多了。当初,你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罗彤瞠目结舌:“陆凌天?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件事?”

        艾茗薇耸了耸肩,她可不会说,是自己亲自带着罗鹏去见陆凌天的。看到罗彤着急抓狂的表情,艾茗薇心里舒服了不少。

        “所以,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我劝你,暂时别去动你弟弟。你知道,陆少不是那么好惹的。再怎么说,他也是你亲弟弟,现在他要顾着高考,你不如趁着这个时间,抓紧贺文杰,这才是最重要的。“

        罗彤愣住了,没想到,自己眨眼间就处于这么被动的状态。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还有,以后安安分分来公司上班,明白吗?别让我难做,我总是要公事公办的。至于你的私事,我不干涉。我要是你,就会让贺文杰早点娶了我,进了门,就不用受这份罪了。”

        罗彤苦笑了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贺文杰本来就花心,让他心甘情愿娶我,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谁说一定要心甘情愿了?普通女人想嫁入豪门的法子,无非就那么一种可能,这还是你之前就想到的,如今到了你自己身上,你怎么反应不过来了?”

        “你是说……”

        艾茗薇淡淡一笑:“贺文杰老大不小了,贺家就他一个儿子。他花名在外,这么多女人,却没有一个怀上孩子的。你觉得,贺夫人会不会为子嗣这件事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