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手绳

第二百八十八章:手绳

        程越二话不说,放下手里的工作去见他。

        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不苟言笑,成了咖啡店最显眼的风景线。

        陆凌天不喜欢耽误时间,开门见山问道:“沈佳琪为什么找依依的麻烦?”

        程越看了他一眼,笑道:“我以为,这一次你们夫妻俩要说同样的话,让我管好自己的女人。今天这话,不像是你的风格。”

        陆凌天没心情和他说这些:“沈佳琪是你的人,她突然发疯一样找依依的麻烦,源头不在你身上?我不信。”

        程越目色一沉,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了。那根手绳还在他西服的左边口袋,时刻提醒着他,这才是祸事的源头。

        曲云依今天吃了亏,他心疼,又有些高兴。因为沈佳琪毁掉的是她要嫁给其他男人时穿的礼服。看她那般在意,居然冲佳琪大发脾气,他又气恼。

        他明白,曲云依在意的不是那件礼服,而是她和陆凌天的婚礼。

        当初,她要嫁给自己的时候,也不见她对婚礼的事情这么上心,两者的差别太大了些,他怎么能心里平衡?

        不过,既然陆凌天都亲自来问了,程越也起了个坏心思。天底下就没有挖不动的墙角,他是坏心思也好,自己就是不想看到他们感情太好。

        于是,下一刻,他将身上的手绳拿了出来,就摆在陆凌天面前。

        “你想知道的,就是它。”

        陆凌天仔细看了看桌上那根做工粗糙的手绳,一看就不像是买的,大概是谁送的。可程越不会喜欢戴这种东西在身上。

        “这是源头?”

        “不错!陆少这么聪明,不至于猜不到,这根手绳是谁送给我的。刚才看你的第一反应我就知道了,其实,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是偶,也和你的反应一样,很嫌弃。我是谁?程家独子,鸿跃集团的执行总裁,怎么可能戴这种廉价的东西呢?”

        “所以呢?”

        “这就是曲云依曾经向我无数次表明心意时送给我的其中一样东西,我也忘了,那是第几次。我只记得,那天我过生日,喝了些酒,庆祝完回来,好心情都被这个鬼玩意儿给破坏了。当时,我毫不犹豫将它从窗外丢了出去。你知道吗?当时外面可是下着大雨的。”

        他越说越得意,拿起了手绳,又仔细看了看。

        “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再那么黑的情况下,又下着大雨,在我家院子里找到了这根东西,还一直保存到现在。我也是前阵子才发现它的,现在看看,又觉得,它有几分韵味,舍不得丢了。”

        陆凌天不是不知道,云依和程越有过不少过去,而这些过去,多半是云依在主动付出。而这些,就是程越嚣张的资本。

        “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依依的东西,该留的早就被她带走了,剩下那些,都是她不要的。没想到,程少对我老婆感情这么深,连她不要的东西,你都舍不得扔。也难怪,沈小姐知道了,会忍无可忍。”

        程越也不生气:“你是不会懂的,当初曲云依对我有多迷恋,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随时能见到我,我一直觉得她很烦。可后来人走了,我就觉得少了点什么。我再看到这根手绳,总觉得,这是我和曲云依之间的一种缘分,老天是在暗示我。”

        “暗示?暗示你什么?”

        “暗示我,我和曲云依的缘分还没有结束啊!她当初对我那么用心,我现在如果告诉她,我后悔了。你说,她会不会抛下你,重新回到我的怀抱?”

        听到这话,陆凌天忍不住笑出了声。突然发觉,过了个春节,程越更是没有自知之明了。

        “我只知道,你之前就被拒绝过很多次了。你以为她是什么人,选错了一次,她还会选错第二次吗?程越,你现在这个样子,实在可笑。”

        “陆凌天,你可以认为我在开玩笑,可我要告诉你,我说的都是认真的。只要你点头,这事还有商量的余地,我甚至可以,主动放弃风月楼盘的竞争机会,如何?”

        程越的表情不能再认真,陆凌天却笑了。

        这是他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你放不放弃,结果都一样。不过,你不觉得可笑吗?以前的你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她,现在又甘愿用风月楼盘的竞争机会,跟我换她。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你以为我想吗?”程越没有和陆凌天说笑,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真的有这个念头。

        如果陆凌天愿意的话,他可以主动放弃竞争风月楼盘,前提是,他和曲云依离婚。

        只有这样,自己才有机会重新得到曲云依的心。

        “陆凌天,我可以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要楼盘,还是要曲云依,你自己选。”

        陆凌天平静地笑着:“小孩子才会做选择。我,两样都要。”

        程越迎上他凌厉的目光:“陆凌天,做人不能太贪心,风月楼盘,你确定自己能一口吃下去吗?你真以为,那位陆先生和你同姓,你就能十拿九稳了吗?机会就这么一次,你可要想清楚。”

        “不用考虑,我的字典里,不存在选择。”

        “狂妄!”

        “你是第一天认识我吗?你越来越幼稚了,以为拿了一根破绳子,就想毁掉我和依依之间的感情,那你就把我想得太简单了。”

        “我当然没这么想,我只是想在你心里,扎一根刺。时不时让你疼一下!”

        陆凌天耸了耸肩:“疼吗?程越,其实我真的要谢谢你,因为你,才有今天这么优秀的曲云依。我谢谢你,把最好的她,亲手送到了我身边。就在那天晚上……”

        不提那天晚上,程越还不会气恼,陆凌天一说,他的脸色都变了。

        那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情!

        如果他知道,曲云依会上了陆凌天的车,那天晚上,他肯定会……顺从父亲的意思,随后,也就没有陆凌天什么事了。

        “陆凌天,我后悔了!我后悔把她丢在街上,行吗?你点头,把人还给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我们斗了这么多年,我可以公开向你认输,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