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都市小说 - 闪婚独宠:陆少娇妻有点狂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互相追对方

第二百九十一章:互相追对方

        他陆凌天可不会输给任何人,更何况,这个人是程越。

        就算是过去云依为他做过的事情,他也要有。

        曲云依愣住了,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什么叫做,程越有的,他也要有?

        “老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有的,你也要有啊?”

        “就是,你为他做过的事情,我也要。而且要不重样的!我要,你重新追我,就像以前你对程越好那样。”他才不会给程越炫耀的机会,下次,他见到程越,一定加倍还回去。

        曲云依目瞪口呆看着他:“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了,你如果爱我,就应该让我知道。”

        曲云依感觉,程越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大的麻烦。以前年轻,当然会想方设法哄着对方开心。可现在不一样了,她都是结了婚的人了,哪里还折腾得动啊!

        “老公,咱们换一个,行不行啊?”

        “哼!你不爱我了,在你心里,我还是没有程越重要。”

        “我……”

        看样子,她除了答应,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可是……

        “你不是有十八般武艺吗?全都拿出来给我看看,我不管,这事就这么订了。”

        “陆先生,你确定要这么做?”曲云依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既然自己要答应这个条件,那么,她也不能吃亏,这可是陆凌天教会她的。

        “我确定。”

        曲云依嘿嘿一笑:“那好!夫妻之间,是不是应该公平一点呢?好歹,也不是我一个人有过去,你好像也有吧!为了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觉得,你也应该重新追我。你曾经追过别人的那些小花样,我也要有。”

        “嗯?”陆凌天皱起了眉头,自己才是受害者,为什么一眨眼地位就变了?

        “老婆,我才是受委屈的那一个。”

        “我想,你应该不会希望看到我以后和你今天一样受委屈吧?”这句话,陆凌天竟然无力反驳,这丫头,越发伶牙利嘴了。

        他认真想了想,这才说道:“好像,有点道理。”

        “这明明就是事实。咱们家,是不是应该公平一些呢?所以,我们从明天开始,互相追对方。”

        “你真的要这样吗?”

        曲云依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我很认真,也很确定要这么做。”

        “那你可别后悔!老婆,我怕你到时候会招架不住的。”

        “哼!尽管放马过来吧!我怕先招架不住的人,会是你。既然是一家人,那大家就整整齐齐的,就这么说定了。”

        谁会想到,夫妻之间,都登记这么长时间了,两个人会突然想起要重新追求对方,享受热恋的滋味。而且不是单纯的男追女或者女追男,而是互相追对方。

        听起来,似乎很刺激。

        云依以前一直在想,那些没有感情直接结婚的人,后来是怎么才产生感情的?那样的婚姻,会有真正的感情吗?

        现在,她应该很快就能体会到了。

        “既然我们都约法三章了,那……今天的事情,咱们先清了账,明天再从头开始。”

        “今天的账,清了?怎么清?”

        陆凌天嘿嘿一笑:“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他刚说完,猝不及防翻了个身,将人压在了身下,吻了上去。

        他生气了,吃醋了,自然要老婆亲自哄他才行。

        曲云依可知道,他们这是在客厅,万一七婶和孙叔突然冒出来,撞见他们俩这样,她以后还怎么见人?

        好不容易挣脱开他的亲吻,云依微微喘着气:“别在客厅,七婶他们会看见的。”

        陆凌天得意地笑了起来,直接懒腰将人抱了起来,便往楼上走去,转移阵地。

        卧室门关上那一刻,他变化身成狼,不再克制自己。

        云依冷不丁说了一句:“乖!我还没洗澡呢!”

        “正好,我和你一起。”

        云依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一茬,她本来还想缓缓的,这下,她真的要招架不住了。

        深夜情浓,屋外的寒风也抵不过卧室里炙热的温度,悄然退去,不敢打扰。

        此时的程越,又是难以入眠,只能喝些酒,帮助自己早些睡去。看着外面安静的世界,他总在想,现在的曲云依和陆凌天,又在做什么。

        口袋里空荡荡的,他的心也被挖走了一大块,不知该去用什么填充。

        手机屏保还是沈佳琪的照片,看着昔日笑靥如花的她,程越才慢慢回过神来。

        他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去想起一些不该想的人呢?他和佳琪还在为今天的事情冷战,并未和好,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去把她哄好才对。

        靠在床上,他叹了口气,拨通了沈佳琪的电话。

        电话彩铃还是那么熟悉,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可他却感觉好像有些腻味了。

        响了好一会,电话才被接起来。沈佳琪一直看着手机,她在等程越的电话。看到他的来电,沈佳琪恨不得第一时间接起来,可想起他今天在婚纱店里的态度,她又停住了。

        沈佳琪还是介怀着,她的容貌和灵萱相似这件事,更不确定程越对自己的感情。

        现在的她,不敢过于矫情,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对程越百依百顺,男人不能太过纵容。

        所以,她等了一会才接通电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趋于平静。

        “喂!”

        “睡了吗?”

        “睡着了,就不会接你的电话了。这么晚了,怎么想着给我打电话?”这话听起来有些生疏,程越知道,她还在赌气。

        “这么久了,还没消气吗?还在为婚纱店的事情生气?”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才响起沈佳琪的声音。

        “越,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究竟是因为什么生气。婚纱是一回事,可真的只是因为婚纱吗?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感觉我们之间突然存在了许多问题。我不知道是因为现在的我不够好了,还是你已经不爱不能跳舞的我了。”

        程越长叹了一声:“胡思乱想些什么呢?我们不是在准备婚礼吗?不爱你,怎么会和你结婚?熬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结果,你想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