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末凶兵在线阅读 - 第1048章 遭殃

第1048章 遭殃

        第1048章遭殃

        李凤提死死盯着铁默,他有种被人施舍的感觉,他必须要战,什么都不做就带着安怡倩回去,不就是乞丐得了赏钱好生磕头么?他要战,还要赢,要告诉所有人,安怡倩不是汉人施舍的,而是他拼死搏杀抢回来的,那样他李凤提才可以心安理得的活下去。

        战斗的号角吹起,李凤提挥舞凤嘴刀,领着麾下三千健卒拼死冲杀,只是一交手,晋北军就潮水般退去,这次不是佯败,而是真的顶不住,之前列阵无非摆摆样子罢了,举盾的士兵手都酸麻了,双腿打着哆嗦,别人一冲还不就散了么。

        晋北军败了,真的败了,所以李凤提看不出半点虚假,于是他挥兵追击,离着王都护城河越来越远。

        王都大军以逸待劳,晋北军反而疲累无比,如果不是耗不起时间,铁默连佯败的戏码都不愿意,因为就算是佯败也会死人的。李凤提麾下可是有着近千骑兵,这么多骑兵在王都附**坦沃土上,绝对可以制造出无穷的杀伤力。

        起初李凤提还有点担心,他也怕汉人是佯败,可随着追击进行下去,他发现佯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一开始晋北军撤退的还算有点秩序,可随着追击深入,晋北军随之大乱,死在王都勇士刀下的人不知凡几,请问,如果是佯败,为何会死这么多人?铁默难道还能用人命演戏?

        福尔摩斯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你将所有不可能的都排除掉了,那剩下的那个即使再不可思议,也是事实。可惜李凤提不会想那么多,晋北军南征北战这么多年,就算失败,也从来没有惨败过,可这次却给人一种惨败的迹象,如果找不到任何解释,那只能说对方就是在诱敌深入。

        李凤提越战越勇,渐渐忘却了身边还有一个安怡倩,而在王都城头,全英紧皱着眉头,内心越来越慌乱,因为从表面上看,他也看不出这场战事有什么问题,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是一场阴谋,看着李凤提所部身影消失在茫茫田野,全英咬着牙,用力锤了下城垛,「孙涛,鸣金收兵,本将不喊,不许停下来。」

        「这....」守将孙涛为之一愣,神色犹豫,因为按照规矩,全英这个皇宫侍卫长是没有权力对战事指手画脚的,更何况是鸣金收兵这种事。全英瞪着孙涛,毫不客气的说道,「孙涛,你去传令就好,出了什么事,跟你没有关系,本将独立承担。」

        听全英如此保证,孙涛才点点头去传令,不久之后,王都响起了清脆的钟声。鸣金收兵,就是一个说法而已,有的人敲锣,有的人牛角为号,而王都则以铜钟为号,钟声悠扬,传的也远。全英希望李凤提能停下来,虽然不知道汉人有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但穷寇莫追这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钟声响起,李凤提也确实停了下来,可惜不是自己想停下来,而是前方多了一头拦路虎。

        一直彪悍的骑兵停靠在丘陵下,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大地上,银色锁子甲泛着淡淡的光芒,是晋北骑兵,在庙镇不知所踪的晋北骑兵突然出现在王都南面,他们似乎有意等待着李凤提的到来。李凤提脸色发寒,他虽然为人傲慢,可也知道凭着手下这些兵马绝对不是晋北骑兵的对手,这些日子之所以能与之周旋,那也是靠着王都城防以及绝对的人数优势,可在这个地方,占据人数优势的绝对不是他李凤提。

        晋北骑兵分出一半人列出了铁索连环马,其余一半人拔出骑兵刀左右两侧猛冲,与此同时刚刚还在仓皇逃窜的晋北军步卒也反过身来准备好了迎接接下来的大战。晋北军步卒们只是摆摆样子罢了,他们连夜赶路没有休息,本就累得够呛,刚刚又被衔尾追杀了半天,累的苦胆都快吐出来了,哪还有能力跟人拼命,全身所有力气也就能勉强撑着站好队形了。

        不过李凤提不会留意这么多,他现在所有的视线都被晋北骑兵吸引

        过去了,有晋北骑兵在,李凤提早已经断绝了继续冲杀的想法,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回到王都。

        尚可喜神情严肃,马儿得得的凿着地上的砂石,长枪一指李凤提,声如闷雷般吼道,「小儿李凤提,高某多日寻你不到,今日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可笑你只知追杀,却不知早已落入我家殿下鼓掌之中,识相的,纳命来吧!兄弟们,杀,取李凤提项上人头者,黄金千两。」

        「杀」千余名骑兵齐声呐喊,声震九州,虽千人,却又恢弘雄壮的其实,铁索抖得哗哗响,骑兵刀反射着寒冷的光,一声令下,骑兵冲出,铁索连环马居于中间,一个照面,追击在前的几百名王都骑兵成了倒霉鬼。

        一时间战场上满是战马悲惨的嘶鸣声,不知多少王都士兵死在了骑兵刀之下。安怡倩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生猛的场面,吓得俏脸发白,李凤提同样如此,如果任由晋北骑兵左右包抄,连环马在中间扫荡,等到合围之后,那可就想跑都跑不了了,所以李凤提再不敢有序,大声叫道,「撤,快撤!」

        那些王都士兵们似乎也在等待着李凤提下令撤兵,因为他们早被晋北骑兵吓破胆了,几天前就在庙镇大营前,三千王都勇士被这一千晋北骑兵杀的片甲不留,到最后逃回大营的连四百人都不够,可见这股骑兵战斗力有多彪悍了。

        李凤提的兵马一旦逃命,可就将训练不足暴露无遗了,逃命的时候李凤提在最前方,虽然也派了人去殿后,可只是装装样子罢了,晋北骑兵冲过来,立刻作鸟兽散。刚刚还在追的兴起的王都士兵们,现在也尝到了被人追的滋味,这可真是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了。晋北军骑兵追的很是凶猛,对着落在后边的人一阵砍杀,不过如果李凤提足够心细的话,一定能发现有点不对劲儿,因为冲在最前边的一直是连环马,而率先左右迂回的骑兵却落到了后边,这种情况简直是怪异到家。

        可惜,此时的李凤提只知道赶紧逃回王都,哪里有心思管这些,所以他更没有留意到,随着逃亡,队伍里多了一些人。

        其实追击的时候,就有一些人陆陆续续的掺和进来了,只是这些人身着王都士兵的衣服,一口流利的朝鲜话,追击的时候就属他们最勤快,所以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王都三大军营,几万兵马,互相不认识不是正常么?

        就这样,晋北骑兵从后掩杀,李凤提护着美人安怡倩连带着一群陌生人全部回到了王都。城头上,看到李凤提平安逃回来,全英总算长松了一口气,吊桥放下,城门打开,李凤提总算跑回了王都,此时此刻,李凤提从来没觉得王都城墙如此有安全感。真是可恶的汉人,竟然早早地将骑兵埋伏在丘陵前,怪不得一上来就仓皇逃窜,就是为了将王都勇士引到骑兵面前啊。

        李凤提想了很多,可事实上呢?晋北军往南逃窜拉开距离,只不过是让自己人有时间混进去罢了,尤其是王都士兵们仓惶逃窜时,更不会留意到身边多了个人,可如果在城下列阵的话,突然身边多了一个陌生人,一定会让人生疑的。劳累一天的李凤提回到了皇宫,安怡倩自然随着他一起进宫的,之前战事紧急,所以两个人并没有说太多话,如今静下来无人了,李凤提才有心思去留意安怡倩,「那汉人对你做什么了么?」

        安怡倩低着头,内心惴惴不安,他早就知道李凤提早晚会有此一问的,所以早就想好了如何作答,「没有,从平原城到王都路上,都没见过那个人,就是到了王都后,他才将我带到你面前。真的,凤提你要相信我,我安怡倩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

        安怡倩泪眼迷离,只是李凤提却不怎么相信,传说中铁某***妾成群,好色无度,又怎么会放过安怡倩这样的美人呢?不过李凤提真的累了,他也不想在这点事上多做纠缠了,对他来说,女人从来不是什么大事,「好了

        ,你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李凤提揉揉肩头,慢悠悠的走了出去,看着他淡淡的离开,安怡倩趴在桌面上抽泣了起来,为什么不相信她呢?

        那个汉人着实没做什么啊,伤心的安怡倩,哪里懂得男人的心,这种事永远都是内心的一块伤疤,只要揭开,就会刺痛,更何况是李凤提这种傲慢之人。

        夜色降临,李凤提睡下了,人困马乏的晋北军也在王都南面休整,全英却无论如何也睡不下,他总觉得今夜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似的。明天大王就该率领大军回来了,今夜绝不能出事,只要撑到大王领兵回来,一切就都不用怕了。

        王都虽然共有三大军营,庙镇大营在外,康庄大营和南衙大营在内,共有四万多人,可自从大王出征后,再加上汉人骑兵袭扰庙镇大营,如今驻守王都的也就万人而已,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全英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汉人兵马的动静,得知他们在丘陵一带休整后,算是放下了心,可惜,全英为人谨慎,却将温泉镇给遗忘了。

        夜里,十几个王都士兵游荡在街道上,似乎是在巡逻,来到一个胡同里,他们突然消失在一个院落中。此时子时刚过,院子里却站满了人,其中主事之人虽然穿着王都统领戎装,人却是虎头军的唐云州。

        唐云州早年间在王都居住过不少时间,所以对王都一切事宜了如指掌,可以说这次能不能一举拿下王都,就要看唐云州的了。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唐云州扫视院中众人,沉声道,「兄弟们,能不能荣华富贵就看今夜了,一会儿兄弟们看我手势,务必一举拿下王都。张希,你立刻发信号,通知李将军的兵马速速驰援。」

        寂静的夜色下,暗流涌动,一直以来,王都南面才是重点防御的部分,所以西面相对薄弱了许多,可即使如此,西门依旧有着三十余人两个小队在驻守。埋伏在王都西面几里外的李万庆大军得到城中信号后,立刻悄悄地领兵前进,李万庆麾下可不下六千人,如此庞大的兵马就是再怎么潜行也无法隐藏的。

        所以当到达西城护城河外后,李万庆果断下令道,「发响箭,众军搭桥过河,给本将拿下王都。」

        响箭一发,晋北军水师将士扛着早已准备好的长条木板冲到河边,由于护城河非常宽,直接横着探过去是绝对不可能的,那样另一头没有支撑,还不直接掉河里去。所以,将士们用绳索将木板立起来,下边有士兵摁着固定好,就这样一点点往下放,最后总算将木板横在了护城河之上,接着余下士兵就靠着这条木板飞速扛着其余木板过河,渐渐在西城护城河上搭建了一条宽为八丈木板桥。

        自打响箭一发,西城城头上的王都士兵就发现了城下的不速之客,敌袭的锣声刺破寂静的黑夜,城头的士兵也慌乱的奔走呼喊,「快....敌袭...敌袭....」

        西城城头大乱,埋伏在夜色中的唐云州看到机会到了,立刻领兵冲到了城门前,他们一身王都士兵的装束,唐云州还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汉人来袭,兄弟们守好城门!」

        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守兵们根本没有怀疑,还一个劲儿的喊着快点过来帮忙,这下好了,等来的不是帮手,而是一群杀神,城门前几十名王都士兵被唐云州的兵马杀了个措手不及,城头大乱,城门简直比城头还乱。

        王都士兵根本分不清楚哪是自己人,哪是敌人,因为都穿着一样的装束,说着同样的语言,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负责西城卫戍王都将军高启祥刚从梦中惊醒,西城门就已经落入了唐云州手中。唐云州占据城门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砍断绳索放下吊桥,随后打开了城门。

        wap.

        /101/101650/31525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