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系统不正经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不管什么都是一个系列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不管什么都是一个系列

        虽然在我国佛教广为传播,但是很多佛教流传出来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我们国内的。

        像是佛祖的等身像,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曾有各年龄的等身像。

        即8岁等身像、12岁等身像和25岁等身像。

        其中8岁等身像和12岁等身像,都在我国雪区。

        佛祖8岁等身像,最初供奉在印三古国憍萨罗国波斯匿王那里,后来被迎请到了尼泊尔。

        我国唐朝时,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迎娶当地一个古国尼婆罗的尺尊公主。

        这位公主她将佛祖8岁等身像带到了雪区,并将其供奉在了大昭寺。

        佛祖12岁等身像,最初也供奉在波斯匿王那里。

        十六国时期前秦皇帝苻坚,尊奉佛教,他送给印三法王达磨波罗三件无价之宝,求取到了佛祖12岁等身像。

        唐朝时,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所携带的物品就有这尊佛祖12岁等身像。

        12岁等身像遂文成公主到达雪区后,先是被供奉在小昭寺。

        后来唐朝金城公主又与吐蕃和亲,她到达xz后,把12岁等身像放到大昭寺,而把8岁等身像挪到了小昭寺,直到今天依旧如此。

        除此之外,那些像是琉璃珠的东西,应该是舍利子。

        这个东西是个华夏人都应该知道,但是真正见过的应该寥寥无几。

        而佛祖舍利更是珍贵,这是佛祖释迦牟尼涅槃后,留下的骨头。

        听说当年火烧之后,从骨灰中得到了一块头顶骨、两块肩胛骨、四颗牙齿、一节中指指骨。

        这些是少数,除此之外还有8.4万颗,五彩缤纷的珠状真身舍利子,这些皆称为佛祖舍利。

        公元前185年,印三婆罗门教和佛教发生激烈冲突,即“中印法难”事件。

        为了保护本门圣物,佛教徒携带圣物前往海外避难,佛祖舍利开始流向海外各国。

        目前,我国已发现的并被认可的,供养佛祖舍利的寺庙共有8所。

        分别是张家界天门山寺的释迦佛舍利子,雷峰塔地宫的释迦佛螺髻发舍利,扶风法门寺地宫的释迦佛指骨舍利,云居寺雷音洞内的佛祖舍利子。

        其余四家还有北固山甘露寺铁塔佛祖舍利子,八大处灵光寺的佛牙舍利,阿育王寺的佛祖舍利子和大报恩寺阿育王塔的佛顶骨舍利。

        其中最珍贵的是2008年,在金陵大报恩寺遗址出土的佛顶骨舍,全球只此一枚。

        出土前,它被深埋在大报恩寺的地宫之内,目前被供奉在金陵牛首山佛顶宫内。

        而现在,这些珍贵的舍利子,都出现在了陈文哲眼前。

        特别是那些数量稀少的舍利子,更是一件不缺。

        要知道像是肩胛骨头顶骨什么的,全世界就只有一件,哪里来的第二件?

        这种东西,如果是真品才怪了。

        所以,与其看这些不知道真假,不知道是什么骨头烧出来的东西,还不如看看那些经书呢!

        经书里面,最广为人知的应该是贝叶经了吧?

        佛教诞生时的古印三还没有纸,所以佛经都记录在“贝多罗树”的叶子之上,故称贝叶经。

        这些贝叶经都是佛教诞生之处的产物,历史久远,所以传世极少。

        最主要的是,这种佛经不少都是孤本,根本就没有第二本,所以才弥足珍贵,被称为“佛经中的熊猫”。

        据传,当年玄奘法师从天竺带回的657卷佛经,皆为贝叶经。

        公元648年,贞观二十二年,太子李治为追念其母长孙皇后,建立了大慈恩寺。

        着名的大雁塔即在大慈恩寺中,由玄奘法师亲自监造。

        在大雁塔第四层,供奉着两叶长约40厘米,宽约7厘米的贝叶经,上面记录着由古梵文写就的佛经。

        目前同类型贝叶经的存世量,已不足20片,可谓价值连城。

        这样的东西,李天强这里有一大摞。

        虽然看着很像是贝叶经,但是这可能是真的?

        这也是有着侥幸心理,所以抱着万一的想法,把这些高彷全都收购了过来?

        其实,除了这些贝叶经也真没什么,主要是那些佛祖的等身像。

        这东西对于那些宗教人士来说,这才算是真正的宝物。

        现在他这里弄到了一整套,就算是赝品,如果放在展馆之中,也应该能够吸引一些眼球。

        不得不说,李天强还是很有想法的。

        他不止是敢想敢干,而且想的还有点东西。

        比如眼前的神人纹鎏金银盘,他居然用这东西托着一大摞贝叶经。

        这让陈文哲哭笑不得,如果说刚开始的东西,还有一点可能是真的,那么现在他看到的,就只能算是一眼假。

        就算看不出破绽,这些东西就能有一丝的可能是真品?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虽然心里给这些东西判了死刑,但是看还是需要看一下的。

        这些东西,毕竟每一件都是国宝,就算能彷制的相似一些,都很不简单,这都需要极其高明的技术。

        这件神人纹鎏金银盘,发现于1988年。

        当时在甘省白银靖远县,出土了一件直径约31厘米,厚约4.9厘米,重达3.2千克的鎏金银盘。

        该银盘的纹饰为三圈,最外圈为植物、飞鸟、动物纹,中间为12个人像环纹。

        盘子中央部分,为倚坐在勐兽背部的青年异族男性,盘的底部圈足内刻有西方字母铭文。

        盘中所刻的男性赤裸上腹,腹部裹着袍巾。

        他右手执掌,神情悠闲,但并非是我们国人,应该是来自小亚细亚地区。

        据专家考证,这个银盘很有可能是从丝绸之路流传而来的拜占庭帝国的物品。

        陈文哲还真没想到,李天强收集古董也是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收集。

        比如刚开始的碑刻,说是北魏的就是北魏的。

        想要找欧阳询的,就找欧阳询的。

        想要弄碑帖,就弄一大摞。

        就连佛祖的等身像,居然也能找出一个系列,做成全套。

        看来,这些外国的宝物也是一个系列。

        陈文哲翻了翻,还真有找出来了一件。

        这一件不管真假,都算是有点价值。

        因为其材质是红玛瑙,嗯,还是黄金制品。

        这是一件镶嵌红玛瑙的虎柄金杯,这种东西不说真假,只是材质,就值点钱。

        wap.

        /75/75384/315270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