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山寨小姑爷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 野茫茫

第二百三十章 野茫茫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轰隆作响中,剑北关的北门开启,这次由乃朵不花率领北周使团在前,引领大晋的队伍前进。

        肖华飞终于见识了草原的壮阔,一眼望不到边的枯草,一直蔓延到天际,偶见尚未融化的大片白雪,有几只野羊在那里觅食。

        不知为什么,肖华飞觉得关外的天空要比大晋那边高出不少,空气也更加清新,只是气温明显要低许多。

        乃朵不花的使团在出关后,便马上停住,有人跑到后面请肖华飞去见北周正使。

        在大晋礼部官员疑惑的目光中,肖华飞钻出了马车,沐浴在凛冽的寒风中。

        肖华飞心里大约猜出乃朵不花所为何事,当下不再犹豫,跟着北周武士向队伍的前方行去。

        乃朵不花依旧是当初的打扮,不过他的衣服外面已经罩上华丽的铁甲,看上去更显威武。

        当初那个斯文的北周正使已消失不见,转而眼前的是北周的枢密副使,西院大王。

        肖华飞上前见礼,乃朵不花虽然脸上带笑,但明显不同于在大晋时低调真诚。

        想来也是正常,一出剑北关,对乃朵不花与北周人来说,那就是鱼入大海,所有的一切均在人家的掌控当中了。

        肖华飞内心苦涩,这趟差事明显不好干啊。

        乃朵不花高坐在马上,并未下马。

        肖华飞平静说道:“不知正使大人唤在下何事。”

        乃朵不花轻笑道:“肖大人此时像不像你们晋人说的,那词好像叫前据后恭吧,记得你我当初在云浦渡第一次见面,肖大人还是肖将军时,可不是眼前这般低调。”

        肖华飞这时还是不怕乃朵不花的,因为身后便是剑北关,南城门尚未关严,他还真不怕乃朵不花搞事。

        剑北关内的五万边军,能力抗北周这么多年,想来不会眼睁睁看着北周人在此欺负自己。

        不过考虑到还要与对方相处一路,肖华飞并没有把事做绝,虽然那样可以借故跑回关内,但这样回京可是交不了差的。

        但输人不能输阵,肖华飞淡然笑道:“正使可是要毁约?为何不见郡主所说的那三千头牛?”

        乃朵不花闻言一愣,他本来是要为难为下肖华飞,没想对方倒是先提出来了。

        肖华飞摇头道:“如今我已在关外,自然不能将正使与郡主如何,不过我大晋还有一句话,不可轻信女子之言,若是正使不愿交割,咱们就当打个哈哈,一笑了之。我大晋还不差这几千头牛。”

        乃朵不花恢复了淡然的态度,对肖华飞正色道:“我们大周人不像你们晋人,说出去的话就会兑现,你看好了,不出一时半刻,那牛就会过来。”

        只听乃朵不花身边卫士一个口哨,直传远方。

        果然时不长,有轰隆声至远处响起,有星星点点的活物在地平线上出现。

        起初只是一个个小点,随着时间过去,那些斑点变得越来越大,至到离肖华飞还有百多丈时,肖华飞终于看清,那是大片的牛群正被牧人赶向这边。

        当真看到三千头牛时,肖华飞才知道那到底有多少,没见过的人根本想象不出来。

        在草原上,三千头牛可能很少,可这三千头牛来到大晋人面前时,所有的晋人全都呆了。

        此时左新良早就带着亲卫从城头下来,关内的兵士也戒备起来,提防北周人有什么猫腻。

        肖华飞知道事情不能拖下去,他对乃朵不花说道:“不知正使大人是想再言语教训一下本官,还是马上交割这些牛?如果正使大人觉得面子不够,咱们可以回剑北关里继续聊。”

        乃朵不花哈哈一笑,用马鞭点了点肖华飞,“希望肖大人一路上也能如此嘴硬。”

        说完,乃朵不花不看肖华飞带着使团开始向北周行进,独自留肖华飞在风中凌乱。

        肖华飞马上请左新良派人交割牛群,而自己则又钻回马车,跟着使团继续前进。

        乃朵不花的态度让肖华飞心里没底,这梁子明显不会这么轻易过去。

        不过事已至此,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重熙皇帝与冯克明不会同意,他跟着左新良回剑北关的。

        杜金在马车里向着肖华飞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到是真硬气,刚才你就一点没害怕,咱们现在说是身在虎穴也不为过。你没看人家礼部尚书连个面都不露,这明显是把你当枪使啊。”

        肖华飞苦笑道:“刚与不刚就那么回事,我就算服软北周人就会轻易忘记我给他们找的麻烦?事已至此,咱们走一步算一步吧。”

        杜金道:“你让张信与李雷弄那小陶罐子,管不管用。我在京城外荒地上试过一次,也就那么回事啊。动静倒是挺大,就是不知杀伤力如何。”

        肖华飞低声道:“大哥还是不要谈这个,这里耳目太杂,这样东西是咱们最后的保命手段,小弟希望咱们根本用不上才好,群狼环视之下,除非超越时代,否则一两样小东西又能有什么用呢。”

        杜金点下头,“我们几个商量过,如果事有不顺,不行就抢了马带着你往南跑。你不用过于担心北周的骑兵,只要一开始没被围上,十来个人躲在草原上,还没河里的一滴墨水显眼,天大地大,哪那么容易被人抓住。”

        肖华飞想了想,叮嘱道:“那至少每人得保证四匹马在手才行,我让大家准备的干面饼不要动,就当成咱们的最后储备。我知道茫茫草原上找人基本不可能,只有没吃没喝才是最要命的。”

        杜金道:“真不知道你这些东西从哪学得,听起来好像挺有道理,是书上看的吗?”

        肖华飞笑道:“大哥现在才知道小弟是读书人?有道是才子不出门,便知天下事。”

        杜金叹道:“你什么时候把我妹妹接京城来?”

        肖华飞,“......”

        车厢中沉默半晌后,肖华飞正色说道:“其实我一直不让兰英过来,是担心京城会有大变,那时兰英在京城会有危险。”

        杜金低声道:“你觉得京城会出大事?”

        肖华飞把手抄进袖子里,眯眼说道:“是肯定会出事,临出京前,我已经让茗月与红袖在咱们后面离开京城,到周边县城暂时躲避了。”

        杜金对朝局基本不关心,他整天只想着带兵打仗,对于京城的局势走向何处,从未想过。

        肖华飞继续说道:“指挥使让我离京,未必没有保全之意,按照他与陛下的想法,应该是把我留给新帝当狗腿子的,可是目前储君未定,京中局势一天三变,早晚要出事的。”

        在京城时肖华飞没向任何人打听重熙的身体如何,但他用自己眼睛看到的情况已不容乐观。

        就是不知道重熙皇帝有什么样的后手,能保证朝局不乱。

        马车在草原上缓慢前行,草皮下面的地面依然坚实,如果到了雨季,这马车在草原上就得扔了。

        两国队伍向北前行进不到二十里,乃朵不花的直属亲卫便已过来迎接。

        肖华飞看着那五千北周轻骑兵如海浪般涌来,不能不说心里是有些虚的。

        五千骑兵策马飞驰,足以将地面震的发颤,那响如擂鼓的马蹄声,让人难以心生反抗。

        此去北周京城还有二千多里,以影龙卫的了解,路上并没有什么大型城市,使团队伍每天均需要在野外扎营过夜。

        还好因为有乃朵不花在队伍中,北周人对使团的物资供给很是充沛,沿途的各部落均献上了大群的牛羊。

        肖华飞学着北周人的模样把羊油抹在了双手与脸上,虽然脏了些,但确实好用。

        他时刻保持着最好的身体状态,至于为什么根本不需要问,这就是在时刻准备跑路的节奏。

        万一北周人对大晋使团动了不该有的心思,肖华飞肯定第一时间逃跑,他是密谍头子,可不是文官。

        英勇就义这种事肯定留给李春阳大人来干,密谍自然干密谍该干的事。

        肖华飞甚至让人在箱子里准备了几套草原牧民的衣服,充分将爱惜生命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到时大家化整为零,分成多路向南转进,肖华飞就不信北周人有天大的能耐,能把他留在关外。

        一连五六天,整天吃牛羊肉让肖华飞有些反胃,晚餐时他并没有吃多少,便回营帐就寝。

        草原上升起了星星点点的篝火,乃朵不花的亲卫护卫在使团外围,倒是让人觉得十分安全。

        大晋的营帐与北周人的营帐有明显的不同,两国使团虽然驻扎在中央,可是还是一眼能从帐篷的形制上分清各自所在的区域。

        肖华飞睡到半夜,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营地中响起。

        不多时北周人的营帐那边传出了嘈杂的声音。

        肖华飞连忙爬起来,站在帐外向着北周人那边看去。

        只见乃朵不花那顶银白色的大帐边上已升起了多道火把,一群人围在那边正在说着什么。

        肖华飞连忙叫来自己的几名亲信,时刻注意着乃朵不花那边的情况。

        不断有报信的马匹在乃朵不花那边往返,肖华飞注意到北周那五千轻骑兵已经开始给马装上马鞍。

        肖华飞连忙吩咐身边几人快点整理马匹。

        这时李春阳的侍从过来,请肖华飞跟李春阳一起去乃朵不花的营帐议事。

        看来事情不小,肖华飞不再犹豫马上让所有大晋的卫队开始整个马匹与武器,并且严防乃朵不花的人向他们动手。

        按肖华飞的想法真的不想跟李春阳去乃朵不花的大帐,这时二人同去,万一被人家包了饺子,哭都没地方哭去。

        可李春阳再三派人来传,眼下还没有与北周人兵戎相见,肖华飞自然不能置正使的命令不理。

        无奈之下,肖华飞只能带着杜金陪着李春阳向乃朵不花的大帐行去。

        不过肖华飞临行前,已经交待邹通,若是事有不妥,就带人死命往乃朵不花的大帐进攻。

        等肖华飞与李春阳进入到乃朵不花大帐时,已经手心见汗。

        如此的异动,说明北周人这边有大事发生,谁说心里不怕都是假的。

        乃朵不花此时已全身披挂,他身上的铁甲虽然与大晋的铁甲不同,但仍能看出是锻造精良的护身宝甲。

        乃朵不花带着手下的万夫长与千夫长,正围在一幅巨大的牛皮地图前。

        见到肖华飞与李春阳来到后,乃朵不花仍能面带微笑向着二人说道:“深夜打扰二位,实在迫不得已,眼下我国境内有些小事发生,需要与二位通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