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清冷小皇叔会撩还会宠在线阅读 - 第44章 果然不省油

第44章 果然不省油

        “果然不省油”

        “是!”

        炎辰也不废话,说完直接上了马车,坐在贝雨田的对面。

        贝雨田皱皱眉,没有说什么,毕竟这马车是人家的,书院也不是她开的,她自是管不着。

        “好了,走吧!”

        炎辰淡淡开口。

        话音刚落,马车就开始晃动。

        还没出血云府,马车慢慢行进,传来“哒……哒……哒……”声,出了血云府,就开始加速,变成了“哒哒哒”声。

        不过,这马蹄声听着不像是一辆呀!

        贝雨田想着,就掀开车帘,向后看去。

        在他们乘坐的马车后面,竟然还跟着几辆马车。

        再远些,竟然看到几个人骑着马,远远地跟着。

        虽然距离有些远,但马上之人目光都是紧锁着马车,可以肯定,也是他的人。

        看来昨日他说,他也要去临江城,不是在玩笑。

        不过,因为何事,这不是她该问的。

        很快,马车停下。

        贝雨田知道,是书院到了。

        好在,书院的马车就在门口等候,除此之外,林之瑶,纪五,还有一个男子,应该是宋督学口中的谭明诚,都站在马车外。

        纪五看到贝雨田,脸上立马挂着笑容,迎了上来。

        “贝雨田,你怎么才来,我刚还担心你赶不上了呢!”

        凑近了,纪五小声耳语,“不过,你不用担心,如果你来的迟了,我肯定会为你拖住教习他们的。”

        说完,纪五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看着贝雨田。

        “好在,教习们还没有来。”

        “对了,你东西呢?我帮你搬下来,装上我们的马车吧。”

        贝雨田点点头,用手指了指他们后面的一辆马车。

        纪五欣然向后面马车走去。

        “贝雨田,真是好本事!尤教习是因为你,才离开书院的吧!”

        林之瑶看着贝雨田,眼中带着敌意。说话的语气也很是犀利。

        贝雨田眼睛一瞥,勾起一边唇角,淡淡回应:

        “林小姐此言差矣。我想,那日在练武场,尤教习是怎么离开的,大家都知道。”

        “如果林小姐认为这件事错在我,那是不是我可以这样认为,林小姐觉得教习侮辱学生,以及教习没有遵守书院的规矩,更甚者,不将督学的话放在心里,都是对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

        “好一副伶牙俐齿,贝雨田……”

        林之瑶有些咬牙切齿的看着贝雨田,忽地抬眸,看到马车上又下来一男子,话头一顿。

        正欲再开口嘲讽,不想,那男子抬头,向她们这边看来,她一下子愣在了原地,口中的话也忘记说,眼中的讥讽也来不及收回。

        贝雨田看着突然安静的林之瑶,皱了皱眉。

        “你们都到了,你们教习怎么还不见踪影?”

        炎辰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贝雨田闻声转身,发现炎辰竟不知在什么时候下了马车,来到了自己身后。

        再看看林之瑶愣愣看着炎辰出神的样子,贝雨田瞬间明了,林之瑶刚才的话为何没有继续,反而愣住。

        原来,她心仪于他呀!

        不过,林之瑶毕竟是林知府的女儿,大场面多少经过一些,很快就回过神来,眼中的讥讽隐去,说话的语气也像瞬间换了个人:

        “公子有所不知,我们督学有些话要私下跟教习说,所以我们就先出来在这里等着。”

        “小女子林之瑶,宜中城林家长女。林才良是家父!在我家,曾有幸见过公子一面,不知公子可还记得?”

        林之瑶满脸希冀,眼中更是充满柔情看着炎辰。

        朱红色唇瓣紧抿,手中锦怕被她抓在手上缠绕又松开,回环往复!

        说完,满是埋怨的看了眼贝雨田,“贝姑娘,上次问,你还说不认识辰公子,怎么今日,是跟辰公子乘坐一辆马车?”

        看着林之瑶一副受了欺骗和伤害的样子,贝雨田心中忍不住冷嗤:这又是唱的什么戏本子?

        不过,既然你喜欢唱戏,那我就陪你唱一出。

        贝雨田眼睫下垂,冷笑一声:

        “林小姐,你上次问时,我确实不认识什么辰公子。可是,从你上次问到现在,我难道就不能认识辰公子吗?”

        “还是说,我认识什么人,都要一一向林小姐呈报?”

        林之瑶咬着唇,急忙道:“贝姑娘,我不是那个意思。”

        话是对着贝雨田说的,可是那眼神,却时不时的落在炎辰身上。

        见她如此,贝雨田也懒得搭腔。

        林之瑶更是抓住时机,紧紧盯着炎辰,无限委屈道,“辰公子,之瑶没有那个意思。您不要误会。”

        炎辰俊逸非凡的脸上,现出一丝不悦,看都没看林之瑶,轻蹙眉,转身向着贝雨田,淡淡开口:

        “贝雨田!”

        林之瑶看炎辰不看自己,正暗自神伤,不想,突然听他叫贝雨田的名字,眼中忽然浮现一丝喜色。

        哼,贝雨田,不要以为,能认识王爷,就有了靠山。

        你毕竟是农家女出身,跟我比,王爷自然分得清谁更适合他。

        炎辰顿了一下,语气忽然一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是什么人跟你说话,你都要回的。对于那些太自以为是的人,你不仅不要搭理他们,最好呀,连个眼神都不要给。”

        贝雨田站在一旁,自是将林之瑶的表情变化收入眼底。

        看着她现在一副吃屎的样子,终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这位王爷,果然如传闻一般——“清冷”。

        即使是林知府的千金,说不给面子,也不给面子,见过又如何。

        其余几人离的很近,自是将所有事情尽收眼底。

        纪五虽然没有像贝雨田一样笑出声,但是也是忍的很难受,怕被林之瑶看到,忙低了头,肩膀微颤。

        谭明诚刚刚似乎在走神,这会儿见大家都在笑,林之瑶脸色异常难看,有些不知所以的看向身边的纪五:

        “纪五,你们在笑什么?刚才说了什么吗?”

        纪五听到谭明诚问起,身体抖动的更厉害了。

        看着一脸懵的谭明诚,贝雨田也没有多做解释。

        林之瑶不死心的来到炎辰面前,抬眸看着他,无比认真道:

        “辰公子,您真的不记得我了吗?家父是林才良,字贤明,宜中城知府。”

        看林之瑶没完了,炎辰眼露不耐:“林小姐,辰某本欲给你留些脸面。但是既然你自己不要,那辰某就也不客气了。”

        “辰某是到过府上,见过令尊。但是,辰某见过的人多了,难道要将每一个见过的人都记下吗?”

        “林小姐又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辰某过目不忘?”

        炎辰冷冰冰的声音,犹如一柄利剑,再次直穿林之瑶的心脏。

        他话刚说完,林之瑶仿佛受到天大的打击,身子都有些摇摇欲坠。

        “林小姐如果身子不舒服,不妨去马车上休息一下吧。”

        贝雨田淡淡开口。

        她并非是圣母心肠,明知林之瑶对她有敌意,还同情于她。

        只是考虑到这林之瑶万一因为受不住打击,晕倒过去,恐会耽搁他们今日去往临江城的行程。

        还有,万一一会儿教习出来,看到她如此,再误会他们这么多人欺负她一个,那就冤枉了。

        她贝雨田向来什么都能吃,就是这亏,不想再吃。

        “是呀,林之瑶,你赶紧去车上休息吧。不然,后面的路程,你再吃不消。到那时……”

        纪五也住了笑,听贝雨田开口,忙帮她说话。

        说来奇怪,他纪五向来不太喜欢与书院女子有交集,对那些名门闺阁的小姐更是敬而远之,觉得她们甚是虚伪,可是对贝雨田,从未有过这种看法。

        她说的什么话都相信,认为她什么行为都透着率真和真实!

        不知不觉,纪五看着贝雨田的眼神无比温柔,仿佛能将人溺毙。

        纪五和贝雨田视线皆放在林之瑶身上。

        一个担心她真的晕倒,一个怕她再整什么幺蛾子。

        唯有炎辰,看着纪五看贝雨田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只感觉异常刺眼。

        好在,没有刺眼多久,书院门口处传来动静。

        贝雨田也收回视线,看向院门口。

        从门内,先是走出宋督学,其次,是芙蓉院陈教习,然后是锦绣斋王教习。

        他们身后,还跟着芙蓉院的危教习。

        “久等了吧!因为临时想到一些事情需要嘱托几位教习,所以我们来晚了。”宋良弼一边走近,一边朗声说道。

        视线扫过来,脚下顿了一下,随后又恢复如常,笑着跟炎辰打招呼:

        “辰公子也在?不过辰公子是来找宋某的,怎么不直接进去?”

        看宋良弼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炎辰淡笑着回道:

        “宋督学日理万机,辰某就不打扰了。只是昨日碰巧知道,书院今日可能要前往临江城,我刚好有事,也要去。

        恐路上一个人无聊,于是决定跟书院一同前往。不知可否?”

        炎辰简明说明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宋良弼眉毛一挑,有些怀疑的看着炎辰:

        从未听说过他近日会出宜中城的打算。

        再说,他也去临江城,难道也是因为文会宴?

        可是,这文会宴,哪里用得到他去?

        虽满是疑问,但是宋良弼并没有问出口,只点了点头,感激道:

        “那就真是太好了。有辰公子在路上跟我书院的人照应,我就放心多了。”

        说完,转身看着身后的三位教习,笑着向他们介绍炎辰:

        “这位辰公子,是我的好友。此次,他跟你们同行。路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可以求助于辰公子。”

        然后又向炎辰介绍书院的教习,“辰公子,我身后这位,是王永安,王教习。

        旁边的,是陈思远,陈教习。他们身后的,是书院的危教习。”

        简单介绍完,炎辰点头致意。

        几位教习也纷纷向辰公子见礼。

        他们能成为书院教习,除了凭借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还有一双敏锐的眼睛。

        如果他们没看错的话,宋督学在跟炎辰打招呼前,似乎想要弯身行礼,但是不知为什么,突然又停下了。

        由此可见,这位辰公子,定不是一般人物。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如果再这样耗下去,今晚恐怕都要露宿荒郊野外了!”

        炎辰看着宋良弼催促。

        wap.

        /131/131499/315252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