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 - 科幻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在线阅读 - 第652章 四方阵营缺失的最后一角

第652章 四方阵营缺失的最后一角

        “咦?是鬼族式神?还是双胞胎?真是少见……”

        「七濑」忽然注意到了安静站在原地的「拉姆」和「雷姆」两姐妹。

        退魔师所驭使的式神分为神、鬼、妖、灵四大类。

        其中以后两类居多,前两类在现代社会已经快要濒临绝迹,能保留下来的基本都是靠家族或流派传承。

        如无战斗或指派,式神是与主人形影不离的,「七濑」很容易就从鬼族双胞小女仆的站位上找到了她们的主人。

        “名取先生,这个年轻人是你带来的吗?是名取家的后辈吗?”

        “我们家族可培养不出这么优秀的后辈来。”「名取周一」向罗戒招招手,将他介绍给「七濑」:“这位是夜魇君,八原多轨家的人,今天我是来做他的推荐人,带他参加退魔师考核的。。。”

        「七濑」很是意外:“多轨家?这个家族不是在退魔师圈子里消失了很多年了吗?原来还没有断了传承?”

        「名取周一」笑道:“这种事在驱魔师的圈子里不是很常见嘛,若不是这一代有我觉醒了灵视,我们名取家也会逐渐销声匿迹呢。”

        「七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感叹道:“说到底,还是我们的退魔师血脉不够纯,如果能像京都的「土宫」家、「花开院」家那样,从数百年前就坚持退魔师世家内通婚,不让没有灵力的普通人血脉混杂,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人才凋零的尴尬境地。”

        咦?

        罗戒的心中微微一动,从「七濑」与「名取周一」的闲聊中,他似乎听到了一点很了不得的信息。

        “七濑女士,怎么没听您说起京都的「土御门」家?”

        「七濑」面露疑惑,思索片刻奇怪道:“我没有听说过这个退魔师家族啊,是京都的哪个小家族吗?”

        “哦,抱歉,我也是在一本家族的典籍上见到的,很可能已经断了传承了吧。”

        罗戒不动声色的将话题原了回来,心中已然确定了之前的猜测。

        难怪他之前就觉得四方阵营缺了一个角——《喰种》的暗世界阵营是喰种族群,人类世界是ccg白鸽,而《喰灵》似乎只有人类势力的退魔师,暗世界势力却一直都是空白。

        原来问题的答案就在这里。

        提到退魔师,就要提到其前身阴阳师,而提及阴阳师,又必然绕不开一个人,那就是——「安培晴明」。

        这位倭国传奇阴阳师的生平在这里不必多做复述,可以说只要是有阴阳师或妖怪出现的作品,就必然会有「安培晴明」一族的登场。

        但这个姓氏,在大约他的第五六代子孙时,就发生了改变。

        那时的「安培」一族始终没有新生代的出生,传言是受到了妖怪的诅咒,于是便以所居住的地方为姓,将原本的姓氏改为了「土御门」。

        所以,但凡是在动漫作品当中,看到有「土御门」这个姓,十有八九就是「安培晴明」的子孙。

        那这又与罗戒的发现有什么关系呢?

        有,而且很大。

        无论是曾经的「安培」一族,还是后来的「土御门」一族,在倭国的地位都是极为尊崇的,世代执掌着神道教的最高权利机构阴阳寮,哪怕在绝大多数动漫作品中也依旧延续这个设定。

        然而刚才「七濑」却说不知京都有「土御门」一族,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七濑」说谎了吗?

        没有。

        因为罗戒知道,在这个世界代替「土御门」一族存在的,正是之前「七濑」提到的「花开院」家。

        说到这里估计已经有人懵了——这「花开院」家又是个什么鬼?

        这个「花开院」家其实是一部名为《滑头鬼之孙》的动漫作品中虚构的阴阳师家族,其地位等同于「土御门」一族。

        当然,从这部作品的名字就能看出,故事并不是从代表着正派的阴阳师视角展开的,真正的主角是一个名为「奴良陆生」的国中生。

        在《滑头鬼之孙》的世界设定中,妖怪是以极道组织的形式存在的,而主角「奴良陆生」则出生在京都地区最强大的妖怪组织「奴良组」。

        这个有着1/4妖怪血统的三代目少爷,一心想做人类而不是妖怪,于是便逐渐分裂出了两个人格——一个是普通的人类少年「奴良陆生」,一个是只会在夜晚出现的大妖怪「滑头鬼」。

        故事的剧情总结起来也很简单,其实就是个极道少爷在战斗中逐渐认可自己的妖怪身份,最终继承家业的故事。

        尽管整个故事看起来充满了少年漫特有的友情与羁绊,但其中透露出的很多细节也表明了,妖怪的世界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样和谐美好。

        妖怪是吃人的,哪怕是原著中描绘成正义化身救世希望的「奴良组」,其麾下照样有许多以人类为食的妖怪。

        只不过为照顾三代目「奴良陆生」的情绪,这些妖怪很少会在总部出现,也没人会提及这些事情。

        阵营无所谓善恶,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正如喰种对ccg,这冒出来的妖怪极道刚好就对上了人类退魔师。

        至此,四块阵营拼图中缺失的最后一块终于补齐了。

        「七濑」没有注意到罗戒那微妙的表情变化,而是继续与「名取周一」对话道:“我听说了,名取先生似乎最近正在追捕那只异种飞头蛮?”

        「名取周一」也没隐瞒,坦然承认道:“我也是听说那只妖怪吃掉了很多式神,退魔师协会已经发布了高额悬赏任务,就算为了赏金我也要试一试。”

        作为当红流量小生,「名取周一」自然不缺钱,但退魔师协会的赏金并不是现金,而是类似积分的内部专用货币,可以用来兑换各种珍贵的退魔道具与装备。

        「七濑」不以为然的笑笑,似乎并不看好「名取周一」能够抓到那只妖怪。

        “这个送给你,算是饯别的礼物吧。”「七濑」抬手将一个写有“封”字的陶壶抛出,“这是封魔壶,应该可以封印住那只妖怪。”

        “多谢。”「名取周一」点头致谢,随手将那陶壶揣入了口袋。

        原剧情……出现了么。

        看着那其貌不扬的陶壶,罗戒的眼底闪过一道寒芒。

        他可是清楚的知道,这陶壶早被「七濑」那个老妇人动了手脚,只要「名取周一」抓住了那只异种飞头蛮,这陶壶就会自动飞回「七濑」那里,相当于为他人白做嫁衣。

        原著中,「夏目贵志」也是因为这一事件,才对加入退魔师圈子产生了深深自我怀疑——人心若是险恶起来,真要比妖怪可怕得多。

        「七濑」带着她的两个式神离开后,「名取周一」拍了一下罗戒的肩膀,道:“走吧,我先陪你去进行退魔师考核的前两项。”

        “前两项?”

        “对了,我还没有给你讲过考核的内容……来,夏目君你也听听吧。”

        「名取周一」领着两人走出大厅来到走廊,耳畔乱糟糟的声音逐渐清净下来。

        “退魔师的考核内容一共分三项。第一项是「灵视」测试,主要看考核者的灵视觉醒的完整程度——如果灵视觉醒不完整,有些妖力低的妖怪是看不到的。像夏目君这种几乎能看到所有妖怪的人还是很少见的。”

        「夏目贵志」吃了一惊:“名取先生,你怎么知道我能看到所有的妖怪?”

        “猜的,看来我是猜对了。”「名取周一」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露出了标志性的闪光微笑,“其实很简单,之前那个在路口给你们带路的那个小妖怪,即便是我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而夏目君你却明确的描述出了它的模样细节,这就足以证明你的灵视觉醒很完整了。”

        “那灵视至少要觉醒到什么程度,才能算是通过考核?”罗戒问道。

        他同样也能清楚的看到那只引路的小妖怪,对这「灵视」考核倒是完全不担心,问这个问题仅仅只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其实只要能看到70%左右的妖怪就可以了,毕竟妖力再低的妖怪,对人类也造不成任何伤害,完全可以不用理会它们。”

        “原来如此,那第二项呢?”

        “第二项是灵力测试,主要是检测退魔师对灵力的控制能力与输出强度,但测试数值的高低并不代表什么,毕竟退魔师的传承不同,有些以封印和阵法为主的退魔师,并不需要太强的灵力,反而对知识的要求比较高。”

        罗戒点点头,他听懂了,第二项测试其实就是为了筛除掉「夏目贵志」这种空有灵视,却无法控制自身灵力的半吊子退魔师的。

        “那第三项呢?”

        “第三项就是实战考核,这也是最难的一项,绝大多数考核者都是在这一项上败下阵来的。”

        说话间,「名取周一」停在了走廊中央的一面白墙前,数米高的平整墙壁上贴满了各种手绘的妖怪图形。

        “那啥……名取先生,你确定这些画都是认真的吗?”

        其实罗戒在看原著的时候就很想吐槽,这些悬赏任务画像的作者简直就是个灵魂画手,可以说与《唐伯虎点秋香》中祝枝山的《小鸡吃米图》不相伯仲。

        “喂,夏目,你也帮我画一张吧。”

        猫咪老师跳到公告墙下,很滑稽的模仿着上面妖怪的动作和表情。

        「名取周一」哈哈大笑,摆摆手道:“我最初看到这些画时和你们的反应是一样的,但后来见得多了也就明白了……妖怪不是人类,只要抓住特点就很容易分清。”

        “而且我说过,并不是所有退魔师都能清楚的看到妖怪,这种印象派的画法对那些灵视觉醒不完整退魔师是非常友好的,远比清晰图形更容易快速判断。”

        “那如果碰巧有妖怪长得很相似怎么办?”「夏目贵志」担忧道。

        「名取周一」迟疑了一下:“唔……一般不会那么巧。”

        心思单纯的「夏目贵志」没听出来这回答里面的潜台词,但罗戒却是听出来了。

        一般不会这么巧——如果真的碰巧有长得相似的妖怪,杀错也就杀错了,难道还要退魔师给妖怪偿命不成?

        尽管听起来充满了血淋淋的味道,可这就是退魔师与妖怪之间最真实的关系写照。

        「名取周一」不希望「夏目贵志」因为他这句话想得太多,赶忙岔开话题,接着刚才继续说下去:“好了,接着说第三项的实战考核。如果说前两项只是考察你是否有退魔师的资质,第三项才是真正考察你作为退魔师的实力……”

        “考核者需要从近期的悬赏任务中,挑选出一个作为自己的考核任务——这是很看人品和运气的一件事。如果运气好的话,找到个低难度的悬赏,考核简简单单也就过了。如果运气不好,一连几个月找不到合适的悬赏都是可能的。”

        「名取周一」在公告墙上大致扫了几眼,对罗戒遗憾的摊了摊手:“很显然,夜魇君你的运气不太好,今天没有四五等的低难度悬赏……不过没关系,这是考核中很常见的情况,我先陪你去把前两项考完,剩下的最后一项,你慢慢等着悬赏更新就行了。”